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访英书简


□ 陈 原

  第一信
  
  ET:那天从巴黎飞到伦敦,就想给你写信——好像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到外面见到的新事多,非给你写几行不可。现在是六月下旬,到夜间八九点钟还像白天一样的光亮,不冷也不热,英国朋友说,这是英国少有的迷人的夏日——这些天竟然没有下雨。你想必还记得一个艺术家的钢笔画)——《大英博物馆》,背景是博物馆的正厅和侧厅,前景则是博物馆前面空旷的广场,湿濡濡的天气,戴着高筒礼帽、穿了燕尾服、拿着“士的克”的绅士们,以及穿起婆娑的长裙、打着雨伞的女士们……昨天,我到了这幅画中的境界:还是我们在图画中看惯了的那一座古老建筑,还是正厅那八根罗马柱,还是正面屋椽下的一幅希腊式浮雕,不过昨天没有下雨,没有看见打开着的雨伞,也没有高筒帽和燕尾服或长裙——这些英国绅士淑女的服式似乎随着世纪的推移,也进了博物馆了。广场围了铁栏杆,右边进口处有一块刻着“英国博物馆”和“英国图书馆”两个名字的铜招牌:这就是我们耳熟的“大英博物馆”。
  图书馆从博物馆分出来,那是六年前即一九七三年七月的事。图书馆独立扩展,主要是为了适应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需要——我本来以为英国人是很保守的,但图书馆独立这桩事却打破了我的成见。我去了著名的圆形阅览厅,这就是马克思当年常去的地方。这个圆形阅览厅是一八五七年落成的,到现在已一百多年了。阅览厅作为大英博物馆一部分建造的时候,正是这个老大帝国的黄金时代;殖民主义者到处横冲直撞、耀武扬威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这个阅览厅却保存了很多血泪斑斑的历史文献。这座建筑物的结构,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变,取光是自然光,光线从很高的圆屋顶下四周巨大的玻璃窗透进来,很大面积的阅览场所都显得十分明亮。屋子周围是三层楼书架,每一层都从地板竖立到屋顶。一进此室,便如入书“林”,确乎是壮观得很。据说书架一层一层连接起来共长六十哩,那就是说约近一百公里,几乎等于从北京到天津的距离。沿着周围的书架“伸出”了一条又一条的长书桌,书桌是一个座位连接一个座位的,据说总共有六百个座位,也就是说同时可以接纳六百个来此做学问的人——介绍说,每天平均要查找二千五百种书。我想,书架上陈列的各种工具书,各国百科全书,以及常用的重要参考书,当然任你随便翻阅,所谓查找二千五百种书,必是通过圆形大厅中心服务台借来的。
  陪我们参观的N.先生会讲广州话(到英国后已经遇见好几位英国人和华侨只会讲广州话),他说,进入这个圆形阅览厅,要申请一种特别阅览证。马克思和列宁当年都申请过,N.先生把他们的申请书复印件拿给我们看,马克思的签字就是我们在典籍上常见的那个签字,不过列宁用的是假名,看不到我们熟悉的签名式。列宁来此是一九○二到○三年,据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的回忆,列宁在伦敦的时候有一半时间就花在这个阅览厅里。N.先生领着我们穿过“书林”,去看马克思当年经常在那里工作的座位(据说不止一个)。曾听说马克思脚下的地板也磨损了好几寸,但这传说我们可惜没证实,也许地板已经修补过,而且铺上有吸音功能的塑料地毯了。
  
  这个圆形阅览厅,实在令我倾倒。我真想在这里流连几小时,几天,乃至几个星期,查找一些近代史上我们本来就没有,或可能已经散失的资料。可惜不行。那只好感受一下这里的气氛了。那天,我看见三三五五的研究者,错落地坐在那里用功,没有满座。特别是使我倾倒的是,偌大的一个阅览厅,竟然鸦雀无声:没有说话声(虽则有时一两个人交头接耳),没有打电话声(虽则中心服务台有人在打电话),没有脚步声(虽则不时有人到三层楼高的书架上去翻书),更没有斥责声和咒骂声,没有我们常常碰到的嗡嗡声(不知什么声响)。这叫做图书馆。这叫做研究室。这叫做工作。到此一游,你才体会到看书是个什么气氛,你才体会到马克思和列宁如何善于利用这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官方”图书馆,检出它所珍藏着的一切官方和非官方的准确资料,写下了推翻资本主义的“指南”。
  我无需乎引用数字来向你证明这里藏书的丰富,我知道你这人对抽象的数字很难引起具体的形象,我只想告诉你这个图书馆独立以后,有一个大变化,那就是增加了电子计算机设备;特别是查找现代科学资料,只要你家里有电话,有终端机,便可以通过计算机中心取得你所需要的一切资料。图书馆现代化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身在英伦,心却飞向北京,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该有这样的设备呢?然后,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设备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79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