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烧云(中篇小说)


□ 陈应松


县图书馆馆员龙义海以扶贫队队员身份来到了山村,由此他便耳闻目睹了山乡畸变、人伦天欲的一些人人事事,后来为救一场山火,他以身殉职,丧生在那烈焰中。刚刚以《松鸦为什么鸣叫》摘取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的湖北实力派作家陈应松,本期奉献的最新中篇力作,相信留给读者的不仅仅是一次惊心动魄的阅读。



红云蔽空,太阳如炽,山岗和坡地呈现出一片赤褐色。空气中冒着火光———看久了,的确腾出红闪闪的火光,绝不是幻觉!人畜都躲在各自的角落里喘息。现在,树木蔫了,庄稼蔫了,田里裂出巨大的口子,从里面传来一声声奇怪的哼叫,好像是沉睡的祖先被惊醒了,正张开冒烟的喉咙辗转呻吟……
“除了背水的人,都上山找水去!”
县图书馆馆员龙义海哑着嗓子喊一群灰头土脸的村民。他的嗓子也在冒火。他是从很远的县里来的,他现在的身份是县扶贫队队员。可他那样子,别人见了,也恨不得想给他扶扶贫。领口已经松弛无度的圆领衫,从那里露出精瘦高傲的锁骨,一件灰白色的西装短裤,一看就是老婆用旧长裤改的(剪了一刀而已)。脚上的力士鞋与农民没有两样了,被汗水濡湿了,后跟还开了一个弯弯的口子。他这么嚷着,村民们就散开了,像一群山鸦子。他正想点烟,有人就把他的烟抢去。也不是什么好烟,一块钱一包的红金龙,他就这个水平。他索性把烟摊开来,“哪个要?”一下子,烟就抢光了。人们抽着烟,谈论着今年出奇的干旱。
背水的人要翻山越岭到二十几里外的伙计沟去,早出晚归才能背回一桶水来。他们背着塑料桶或椭圆形的木腰桶,在耀眼的太阳下走在滚烫的山路上,随行的狗发出烦躁不安的狺吠声,那声音好像要咬着什么似的。
“看!”有人喊。背水的和找水的人都往山坡上看去:一群野猴把牙齿扎进了红桦树干,在那儿拼命吮吸桦树里蕴含的桦汁儿———狗咬的正是它们。
可是,发现桦树是一场灾难———猴子们不一会就像粘在了树上一样,身子猛烈地摇摆着,嘴里凄厉地叫着,一只哨猴在石头上又蹦又跳。
“哈哈,它们的牙齿拔不出来啦!”有人说。猴急猴急的,渴急了,牙齿栽进了树干。这些可怜的猴子叫得更凶,不一会,都挣脱了树干。
“抢猴牙去哟!”有人一声喊,龙义海身边的人一下子就没了。不一会,他们手上都举着带血的猴牙回来,在树上拔的。可怜的猴子!这是龙义海在这儿看到的又一桩稀奇事。
另一桩稀奇事就是这场干旱,五十八天没有下雨了,他也五十八天没有洗澡了,而且是夏天。他闻见自己身上一股腐烂的臭味,他已经对自己的肉体充满了厌恶,想把自己扔掉,把身上的所有东西扔掉,手、脚丫子、嘴、胸脯、睾丸和鸡巴,只留下记忆,在县城图书馆的记忆。
“龙干部,你是条旱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