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或许你选择了幸福


□ 刘太白


多年以来,竺雨青总是的不时地回忆起那个初夏的傍晚。那个晚上留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场景总是历历在目,弄得竺雨青老是怀疑是不是冥冥之中真有神明降临,在那个晚上为自己一生的命运给予了某种暗示。
那是五月下旬的一天。那年的夏季好像就是在那一天突然降临的。刚刚下过一场透雨,天气就陡然热了起来。下午,竺雨青下班回家,一走到住宅大院的巷子口,就看见几个光着膀子的汉子围坐在一家小酒店的屋檐下喝啤酒。他们的下酒菜只不过是一大盆红彤彤的油焖大虾。酒却喝得热闹,不时有人把一大玻璃杯流着白沫的黄色液体仰起头来倒进油光光的嘴里,好像干了大河一样。竺雨青立时就有了一个想法,晚上去逛街。在竺雨青的心目中,男人露天喝啤酒和女人逛夜市应该是有着某种联系的。
吃过晚饭,竺雨青就给李杏梅打电话约她一起出去逛街。李杏梅很爽快就答应了。李杏梅是竺雨青的高中同学,现在同在市医药公司上班,是门市部的售货员。老同学新同事,两个人就成了当然的闺中密友。虽说是密友,主次之分还是有的。竺雨青在公司办公室上班,是公司的打字员,无形之中就有一些参预中枢的意思,每每就能知道一些机密的消息。有了这些机密的消息作后盾,竺雨青就往往能作出一些正确的判断来,因此也就能给李杏梅出不少主意,甚至是某种指导。不要小看这些主意和指导,公司的哪个人不能得罪,哪件事不能去做,哪样的话不要去听,虽然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却很重要。刚刚从学校踏人社会,走上人生的舞台,特别需要人帮助需要人指点,这样能让人少走弯路少犯错误。时间长了,李杏梅就把竺雨青当做了一只可依靠的臂膀,大事小事总要先问一下她,行不行呐,可不可以呀,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才肯去做。竺雨青呢,当然乐此不疲,有什么事也喜欢叫上李杏梅,好朋友嘛,就是要形影不离。更重要的是,每当李杏梅在竺雨青的指点下办成了什么事,比方说月底增加了两块钱的奖金,得到了领导的一次表扬,买到了一件得体的衣服,这个时候,竺雨青就感到心里格外舒坦,不觉暗自得意,毕竟自己的能力得到了一次检验。李杏梅总是喜欢把那些好消息及时地报告给竺雨青,让她得以分享自己的快乐与幸福。李杏梅趁办公室里没有人的时候,轻手轻脚地走进来,靠在竺雨青的打字桌边看她打字,脸上浅浅地笑着。哎,雨青,这一次又多亏了你。竺雨青一边打字一边说,这没什么。说完,她也抬起头来看看李杏梅。四目相对的时候,竺雨青就站起来搂搂李杏梅的肩膀,帮她抿一抿头发,就好像李杏梅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其实,细论起来,竺雨青还小着两个月。不知怎么的,竺雨青一看见李杏梅娇小的身形,怯怯的神态,就觉得她老实可怜,生怕她受了委屈,受了别人的欺负,胸中一股豪气就不由自主地向上一涌。
收拾得停停当当,竺雨青和李杏梅在巷子口见了面。
哎,雨青,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个事,你到底觉得怎么样?
哪个事?
就是……就是那个老师的事。
竺雨青想起来了。上个星期天,她们两人一起逛街的时候,李杏梅曾说起过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是一个中学老师,还是大学毕业生。李杏梅的意思是想听听竺雨青的意见,像往常一样给自己出个主意。说这话的时候,两人正好走进一个服装店,看中了一件衣服。竺雨青答应想一想,话题就没有继续下去。李杏梅找了一个大学生?竺雨青当时心里是咯噔了一下的。竺雨青高中毕业以后,心里颇有些失落,没能考上大学,真是令人遗憾的事。那要让人丧失多少机会多少选择呵。上大学,就像是要到另一个世界开辟一片新天地一样,神秘而又高不可攀。没能考上大学,可不可以找到一个大学生做男朋友呢?竺雨青时不时在私下里冒出一些不可言说的想法。她曾多次想象自己找到了这样一个男朋友,高大,帅气,睿智。两个人在幽静的林荫道上漫步。晚风徐来,自己就挽住了那只有力的臂膀。竺雨青每次想到这样的情景就独自羞红了脸。可到哪里去找一个大学生呢?整个公司都没有年轻的大学毕业生。竺雨青相信等待,等待是一种心态,是一种追求。说到追求,这样的字眼就有些崇高的意味了。竺雨青知道,正是这些想法让自己在公司里有了冰美人的雅号。公司里有一批和竺雨青前后参加工作的男女青年。他们都觉得竺雨青人长得漂亮但性格却极为孤傲,让人不好接触,可望不可即。竺雨青喜欢这种感觉。她知道他们在议论着什么。每当她从他们面前走过,总要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感觉到洒满她背部的目光。那时候,竺雨青就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现在,默默无闻的李杏梅居然找了一个大学生,竺雨青不觉吃了一惊。几天来,这个问题一直萦绕着竺雨青。最初,竺雨青甚至有些伤心有些愤懑。竺雨青一个星期都没有去找李杏梅。她不知道自己如何去面对自己的朋友,去给李杏梅出任何一个主意都像是不太合适的。但竺雨青终归是想通了,在她决定穿新连衣裙来和李杏梅逛街之前就想通了。大学生,老师,竺雨青从来就没把这两种人联系在一起过。大学生的落脚点最后竟然会是一个老师,这是竺雨青从未想到的。老师,竺雨青眼前出现了一个眼镜挂在鼻尖上,满身粉笔灰的邋遢形象。一个老师的家庭饿是饿不死人的,但要出人头地,把日子过得像模像样,这就难说了。李杏梅现在问的是她自己能不能和一个中学老师谈恋爱,竺雨青觉得这就另当别论了。李杏梅,售货员,老师,这不是很般配么?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