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发痒的肋骨


□ 李 亚

  还不到凌晨四点半,怀喜的手机就开始叫喊:“爹,来电话了——爹,来电话了!”这种腔调是崔文英发给怀喜的。崔文英是个比较抠门的女人,她那个祖奶奶辈的破手机后盖动不动就掉,但她合不得买个新的,有一天电工到她家修线路,她向人家要了一片黑胶布,把手机后盖死死地贴上了。那天在潘家园旧书摊上,生意也不怎么好,几个人正说着怪话,崔文英突然间收到这个腔调,她觉得好玩,就带着几分取笑的意味发给怀喜了。怀喜当时听着也觉得很怪异,一边连说几个“我靠”,一边把它弄成手机铃声了。怀喜是个很懒散的人,他没有去接手机,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只有他的老板打电话过来,如果不是他的老板,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很难再找出另外一个人会在凌晨四点多给他打手机。
  怀喜的老板名叫张百川,四十多岁,是个大学教授,一边在学校里教版本目录学,一边在外边赁下门面做旧书生意。在怀喜看来,教书是张百川的副业,经营旧书才是他的主业。因为张百川不仅在他执教的大学附近开着一家旧书店,而且还在旧书网上注册了一个网上旧书店。更加要命的是,张百川一直坚持在举世闻名的潘家园旧货市场摆一个旧书地摊,虽然这个旧书摊给他赚不了多少钱,但张百川也不怎么在乎,他只是把这个旧书摊当作他旧书生意的一个情报站。替张百川负责实体书店和网上书店的几个人都是他的学生,就像张百川教授的这个专业招不到学生一样,学这个专业的毕业生基本上都找不到工作,所以都在他店里混着。怀喜不是张百川的学生,但在他执教的学校上过学,因为出了点问题被校方开除了。所以张百川就请怀喜替他在潘家园看守旧书摊。上班第一天,张百川就把怀喜叫到旧书店里,指着一个掉了很多漆的木椅子让怀喜坐下,还给怀喜开了一听可口可乐,然后开始对怀喜谆谆教诲:不要轻视自己的这份工作,要知道,能在潘家园占一个旧书摊,就等于在中国乃至世界旧书行业拥有一个窗口,拥有一条旧书流通的渠道,拥有无数次沙里淘金的机会等等废话。
  让怀喜最烦恼的是,当时张百川拿出讲课的特长,语重心长地讲了一个多小时,弄得他昏昏欲睡。最后,怀喜才听懂他的话归纳起来大致意思就是,在潘家园的旧书地摊上,有可能发现宋本明本珍本善本孤本,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百万富翁。张百川的话具有不可动摇的说服力,因为若干年前他本人就是在伟大的潘家园“捡漏”捡到几本宋版善本书出售给日本人而发的大财。这个龟孙,现在家里还藏有一些宋版明版的线装书,好像都是真的,装了满满一保险柜。不过,张百川的话对怀喜没有多少吸引力,因为虽然升官发财成为富翁是很多人的理想,但怀喜当时的理想非常简单:每月挣一千块钱,找个老婆,最好再找个情妇。而张百川给怀喜的工资恰恰是每月一千元,另外还给怀喜租房住,而且还当场发给怀喜一个联系业务的半旧手机。至于老婆和情妇,自然都不在张教授包办之内,所以怀喜就接受了张百川的聘请,每周双休日都早早赶到潘家园摆旧书摊。
  毕竟都在一个学校里混过,怀喜对张百川多少还是了解一点,加上又做了两三年主雇,怀喜对张百川的了解算是比较深刻了。张百川在课堂上滔滔不绝,很像个丫挺的伟大学者,其实他胸膛里有一颗小人之心,每到双休日,张百川老怕怀喜偷懒,每天都在凌晨四点多打怀喜手机,一开始还嗯啊说几句话,后来怀喜一接手机丫挺的就挂断了。好几次,怀喜每次都很纳闷,琢磨了好久才明白张百川就是想用手机把自己振醒及时去上班,并不想在凌晨时分给他说什么话。怀喜明白这个道理之后,破口大骂三声:“烂头!烂头!烂头!”怀喜之所以这样骂教授,是因为张百川左耳上边有一块牛皮癣,寸草不生,任他发疯般地把右边的头发朝左边梳,也无法全部罩住那巴掌大的一片闪闪发光的头皮。但每次消了气之后,怀喜又觉得这样糟蹋张百川教授很不道德,因为他毕竟给了自己一份工作,每月还发一千块钱,而且给自己租房住。更重要的是,经过几年的合作,怀喜潜移默化地从张百川那里吸取了很多关于旧书的知识。就冲这一点,要是在旧社会的这个行当里,怀喜得叫张百川师父才对。有一个周日晚上,张百川在一家小酒馆里慰劳店里那几个伙计和怀喜时,怀喜没有称呼他老板,也没有叫他张老师,而是由衷地叫了他一声师父。张百川当时很高兴,端着酒杯沉吟一会儿,再三称赞怀喜这样称呼他实在很江湖。
  说是给怀喜租房子,其实那间平房是怀喜的前任住的,怀喜的前任是个很灵巧的小伙子,新找到一个更赚钱的事做,就毫不犹豫地炒了张百川。怀喜当时不知道这些事,还很高兴了半天。临去出租房子之前,张百川对怀喜说本来想让他和几个学生住在书店那个仓库的,但仓库是地下室,人住多了会更憋闷;一个人住在外边的出租房里,清静是一,最主要的意思就是想让怀喜和那帮旧书贩子们打成一片。张百川说:“要想在哪个行业里有所作为,就要和这个行业最底层的人建立牢固的关系。”有了这样闪光的理由,怀喜就和那些在潘家园摆摊卖旧书的一帮人住在了一起。那帮卖旧书的家伙们虽然有老有少,基本上来自天南地北,但几乎都和张百川很熟悉,因为张百川老是在他们摊上买旧书,而且从来不讲价钱,你说多少就多少。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教授版本目录学的张百川花十块钱买他们一本书,放到自己旧书店里一定价就是二百甚至八百,而且往往一上架就被买走。因为有着这样铁的交易做基础,一听说张百川教授要安排一个人和他们一起住,当时就有好几个人立刻向怀喜发出了热情的邀请。比如老胡,比如张邦昌和马六娃等人。张百川话刚落地,他们就争先恐后地拉住怀喜的手,好像怀喜是张百川随手抛出的一根金条。
分享:
 
更多关于“发痒的肋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