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活捉


□ 董 易

活捉

      董 易

    一

小水仙一个跟头栽在了台上。曾经红极一时的这个花旦,在最后一场戏里,终于结束了舞衫歌扇的生涯。
他正踩着跷,用蹉步向下场门走去,刚要抬步闪身,忽觉左脚上的跷尖戳进了似乎是台毯接缝的地方。他的腿摇晃起来,而且愈来愈摇晃得厉害。这回可没法儿使出他那绝招了!他已收不住前倾的身子,来不及转那个“软鹞子翻身”。
忽然天旋地转。整个舞台仿佛向身后翘起来,同时向前面陷下去,不断陷下去。他看见台旁边的乐队一阵乱:打鼓佬在空中举着楗子,张大了嘴,琴师猛然站起来,垫在膝头上的手绢儿落在了地上。台下座儿上的观众也呼啦全站起来了,一片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回响在整个剧场各个角落。他感觉到后台有人挥着双手正奔出来,红丝绒大幕正迅速落下。
他趴在了台毯上。这回可真的一个跟头栽在台上了!他还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他扎挣着,可是已经爬不起来。我完啦,这一辈子总算完啦。谢谢老郎神,我的祖师爷!眼前一黑,他昏了过去。
在奔往医院的汽车上,他的老伴搂着他,控着他的上半身。勒头带松开了,头上的网子已经抹去,梳的大头和发垫跟着掭了,鬓边贴的片子早已散乱,可是脸上用鸡蛋清调的白粉和两颊上抹的红胭脂还闪着瓷人似的釉光。他还穿着白裙白袄,耳朵上那两绺白纸穗子,早掉在老伴胳臂下揉成一团。他的脚上还绑着那对木跷,又尖又小的跷尖上两朵白绒球儿在颤悠。他似乎恢复了些感觉意识。偶然睁开眼睛,他不明白前边司机旁坐着的那位老军人,为什么浑身纹丝儿不动,竟没有回过头来看看他。他苦笑了一下,扭歪了嘴。
红灯,绿灯,汽车在奔驰。他已无力矫正扭歪了的嘴,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晕眩。现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幻觉在眼前出现了:红的、绿的、黄的、紫的、青的、蓝的、白的,一闪即过的强烈光束,投射在生、旦、净、末、丑各式光怪陆离的面具上。这些面具忽然都活动起来了,或喜,或怒,或忧,或思,或悲,或恐,或惊,表情千变万化,脸谱不断变形。一排排晃眼的刀枪把子旁边,红漆描金的戏箱突然给谁打开了,扔出一件又一件色彩鲜艳的帔、褶子、裙、袄……银头面、钻石头面、点翠头面,伴着哈哈大笑声摔得粉碎,珠花四溅;七星额子、红彩球儿,丢在地上被人用脚乱踩。但是,一对雉鸡翎却在空中抖动起来,同时飞舞着五彩缤纷的手绢儿、绸带子,一面又一面画扇忽然打开来,又忽然折起来。与此同时,轰鸣着嘈嘈切切的吹奏乐器和打击乐器。震耳欲聋的锣鼓点儿,大锣、小锣、大堂鼓单皮或小鼓,乱成一片,忽而是长锤,忽而是急之风,忽而是扑灯蛾……突然一声唢呐,吹起了高拨子。忽然唢呐又变了笛子、洞箫,一曲《风吹荷叶煞》。他的嘴歪得更难看了。又是红的、绿的、黄的、紫的、青的、蓝的、白的,一股又一股强烈的光束旋转着、交织着,射花了他的眼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