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献身艺术的女性


□ 小 山


直接献身艺术的女性还是凤毛麟角。
翻开艺术史,是男人的洪流!为艺术远渡重洋的,为艺术到原始村落的,为艺术寻找太阳炽热光线的,为艺术孑孓终身的,为艺术烂醉如泥的,为艺术风流成性的,为艺术穷困潦倒的……一旦艺术品成为上乘佳作,艺术家生存的怪僻与不足,反倒构成他个人独特的创作背景,岂不为男人喝彩?
而男人笔下,很多艺术形象是女性或者女性所属的,不在少数。这里,唱颂女性之美的、为女性命运叹惋的,尚可以理解生活的某些必然逻辑;至于毕加索之流,那么离不开女性,却偏偏在画布上肆意毁坏女性形象,发泄他们的兽性,似乎他们遇到的女性是罪恶之果、丑陋之源。难怪跟随如此变态艺术家的女性,或死或精神分裂,不这样不幸那才怪了——果真她们是罪恶和丑陋的帮凶了,可以不为心灵的苦难所折磨。每每看到这种记录,我总是恨不能穿破纸张向时间的深渊伸出手,把那因迷惘和软弱而绝望堕落的姐妹,拉出黑洞洞的魔窟,让这些迷恋艺术却妥协于恶魔的女性,重新站在春天的太阳下面,感受健康,感受自然的蓬勃花草,感受人间的温暖情怀与正常的爱……
人性里的施虐与受虐在艺术的夹缝病态地疯长,这是艺术的遗憾,还无可幸免?
既然喜爱艺术,为艺术倾倒,为什么女性自己不钟情于艺术创造,不身体力行像男性那样为艺术受苦、为艺术忘我,终于把自己人生的价值赋予艺术的价值!
艺术与女性之间的错讹与龃龉究竟是什么?
在艺术的长河中,也翻卷过几朵女性创造的浪花。可以传世的一本书,一首诗篇,一件雕塑,一幅画,不逊于男人作品的意味深长。这也可以为例:女性的智力和对世界的领悟能力,还不至于与艺术南辕北辙。不存在艺术宫殿对女性的排斥与鄙夷——除非把守艺术大门的是个狭隘的暴君和艺术无能的流氓。但是在艺术面前,才华可亲可佩的男性们,早已一派绅士风度,对从事艺术的女性持着尊重和一视同仁的。毕竟艺术家的审美,并非陷于无端歧视而沦为低廉。
常常是女性本身作茧自缚。
而解开个人天赋裹足的,又常常出于偶然。
比如女画家潘玉良,被潘赞化从火坑里救出来,也从没有觉悟自己的艺术才能,只是由于打发主妇寂寞,偶尔受他人艺术点化,从而走进绘画的彩色迷宫,把自己内在的绘画潜能,挥放到极致。这样中途开掘艺术潜力,从普通妇女转而为女艺术家的,可以举例多个。她们对艺术不是自觉的追寻,似乎是歪打正着。当然后来的道路,已经不归于简单,艺术规律同样制约着从事艺术的女性,不能因循深入探究、为艺术付出生命力的,照样被淘汰出局,成为不折不扣的“偶然”之举。
然而,还有这样中途崩溃的,本来已经上路,却夭折于非艺术原因。家庭变故、社会阻挠,还没有使她们中止艺术的脚步,乃是与艺术紧密相连的恋爱之痛,让她们的艺术之灯暗淡下来,甚至熄灭。歌剧女王玛丽亚·卡拉斯——这样的例子,不不忍心再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