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形式跟随内容——过程中的感受


□ 林 洋

  | 内容摘要 | 作者以国外博物馆的启示和设计首都博物馆“北京通史”部分的亲身体验,阐释了博物馆设计中“形式跟随内容”这一不变的原则。
  [关键词] 博物馆设计/意识形态/展示形式/展示内容
  
  
  1→古罗马废墟,城市室外文物
  
  
  2→东京新建人居中心六本木地区中心,森美术馆
  
  
  3-4→首都博物馆北京通史
  5→东京江户博物馆
  6→洛杉矶自然科学博物馆
  
  世界博物馆协会对博物馆的定位是这样的:“博物馆是一个不追求盈利的,为社会和社会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永久性的机构。为研究、教育和欣赏的目的,对人类和人类环境的见证物进行搜集、保存、传播和展览”。在一些发达国家,去博物馆已经成为市民生活的一个重要选择。(图1)
  国内这几年博物馆像雨后春笋一样多了起来,但同样由于经济的发展,其它的公共场所也是呈几何倍数的增长,去博物馆的人相比之下不见多了多少。当年崔健在歌中唱道:“这世界变化快”,随后的日子证明了这一点,如今弗里德曼又告诉我们“世界变平了”。在这日新月异变化的世界中,古老的博物馆也在变吗?是的,世界上很多博物馆也在改变,传统的、高高在上的学术场所也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双方向的,博物馆和观众相互之间的关系不再只是看与被看,而是进一步的互相引导互相探求。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游走于国内外不同的城市,关注不同的博物馆与展场。我发现国内很多的城市里,几个省级或市级博物馆就像汪洋中的小船一样不为人们所注意,这与我在一些国家的感觉很不相同。在罗马,在华盛顿,在巴黎,博物馆及其类似的展场充斥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有专业的室内展场,也有被保护的室外文物,博物馆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学术机构,而成为城市元素之一。它与娱乐、商业一起和人们的生活紧紧相连,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图2)
  在这个圈子里,学术领域争论某个高深的专业问题时,我们的孩子们更少地出现在博物馆中了,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众多的,社会的、政治的等等。在这众多的原因中与设计师相关的说法是“对不起,你设计的博物馆不好看”,或者说是“不好玩”。作为设计师我也或多或少地做过这样“不好玩”的博物馆。为什么会这样?这与我们博物馆设计的某些习惯做法关系很大。在以往的经验中,一般会有这样一种定式:首先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经常是既负责文物又负责展览,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理解展陈的形式,在文物脚本中,他们会把展示形式要求得很具体。在这样脚本的前提下,设计人员很难发挥自己的专长,设计出来的结果差异不大,再加上设计时间普遍偏短,设计师与研究人员沟通不够深入,更鲜有突破的设计。
  这里有一个例外,在前一段时间,由RAA和我们共同完成的首都博物馆“北京通史”的设计,在大纲之外提出了不同的设计思维。在原大纲的要求下,北京的历史将被设计成由若干历史时期形成的串式展示体验,是一个封闭的展示结果,每个时代的重点被放大,形成重点的展示区域,以做场景的手段来完成。在设计之初,设计师们首先考虑我们做这样一个展览的目的是什幺,是展品(历史)本身,还是它带给观众的知识与影响,明显地我们更倾向于后者。然后让我们看看现在的观众的情况,特别是年轻一代的人群,他们出生于一个新的世纪,而这个“新”世界的变化日新月异,国家的差距,人与人的距离,都变得好像在一个“地球村”里。在这样一个“平坦的世界”中,北京的历史不应该是孤立的,这不利于观众在新的历史环境下思考问题。我们设想,北京的历史是在中国的历史大环境下发生的,中国的历史是在世界的背景下发生的,北京发生的事情和地球上另一个地方的事情同时发生了。但我们大多数普通人的经验是,这两个事件我们都知道,但并不知道它们是在同一时间不同空间发生的。它们之间也许没有联系,但不管有没有联系,我想观众也一定会产生一种不同于以往参观的新经验,从而产生兴趣,进而产生思考,而这正是我们的目的所在。当李自成打进北京,推翻明王朝,自己要建立新的封建王朝的同时,西方的资产阶级革命正在展开,命运就在此时产生了落差:中国逐渐没落了,而西方走在了前边,这不正是我们想要在历史中得到的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7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