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衍强的诗


□ 陈衍强

  老家往事

  解放初期

  乡亲们只见过

  周区长用枪杀人

  却不知道

  王文书会用笔尖杀人

  他表哥的死就出自他手

  由于他表哥睡了他的姘头

  他就用毛笔

  把他表哥楷书成土匪

  他表哥被公安捆走后

  公安叫他表嫂

  写保证将他表哥保出来

  他表嫂没文化

  就请他代写

  他写好后叮嘱他表嫂

  不要给别人看

  他表嫂刚把保证交给公安

  他表哥就被拉出去毙了

  原来他代写的保证

  是两个很锋利的字:该杀

  初中同学

  刘不仅是我同乡

  还是我的初中同学

  毕业后回乡务农

  讨了一个大口马牙的婆娘

  生有一男一女

  现在

  儿子在浙江打工

  姑娘在师专读书

  刘以前非常老实

  没想到后来会变成服刑人员

  犯罪的原因

  是前年春天

  他的婆娘

  跟一个在县城卖烤鸭的光头

  跑到安徽

  他怀疑是他大哥卖了大口马牙

  就提起菜刀追砍他大哥

  咔嚓一声

  他大哥掉在地上的右手

  先是伸大拇指

  然后又握成拳头

  杨大学审案

  上世纪50年代

  北方人杨大学

  在镇雄法院当法官

  很多难断的案

  都被他照本宣科的

  审出来龙去脉

  但一件儿媳妇状告老公公的案子

  却把他难倒在卷宗上

  因为在当地

  老公公占儿媳妇的便宜叫烧火

  杨大学翻遍了所有的法律条款

  都找不到烧火案

  退堂

  送行

  今夜我的两个要回四川的妹妹

  将带着她们的孩子

  从老家包一辆微型车

  离开我们的父母的视线

  抵达我蜗居的县城

  今夜我一直开着手机

  我的房间炉火旺盛

  我已经空出床位备好礼物

  今夜我不能入睡

  我要在天亮前

  打点行装热好饭菜

  然后带着妹妹和她们的孩子

  赶早班车到火车站

  我还要买4张票

  再把妹妹和外甥们送上火车

  对于我的两个妹妹来说

  我不是惟一的亲哥

  只是她们惟一的依赖

  女大学生村官

  在四川省武胜县万善镇四村

  我问会杀猪的村长

  她们在村里都做些啥子

  他说她们虽然是他的助理

  但他从来没有使用过

  她们都在镇政府

  加班写材料和做报表

  坐城际列车去看李晴虹

  我赶到昆明火车站已经9点过

  到曲靖的下一趟城际列车

  要11点才开

  即便车速让子弹飞

  也要12点半才能到曲靖

  我在候车室候车

  时间过得比电影中的慢镜头还慢

  晚间新闻

  事情的由来

  还得从《水浒传》开播那一年说起

  老家当时只有五台电视机

  肖老二的婆娘自从迷上梁山好汉

  每晚都要去杨老大家看电视剧

  还没看到32集

  就与杨老大看出了事情

  那是杨老大的婆娘回娘家的那晚

  肖老二的婆娘与杨老大

  不再盯着与孙二娘打架的武松

  而是你看我一眼我瞧你两眼

  几句话就说到了床上

  从此两人的勾搭也像连续剧

  成为老家摆不完的龙门阵

  由于肖老二是憨包

  管不住长得有点好看的婆娘

  只有杨老大的婆娘的虎牙不好惹

  不过杨老大无论婆娘怎么疯咬

  都咬不断他与肖老二的婆娘的往来

  后来他干脆带着肖老二的婆娘

  到外省打工

  直到过年才一起回来

  所以每逢过年

  杨老大的婆娘与肖老二的婆娘吵架

  成了老家最大的看点

  但正月还没完

  杨老大又用手机短信约上肖老二的婆娘

  到昭通去赶从成都开往广州的火车

  搬家

  过去搬家

  是找亲朋好友

  帮忙把旧房子里的

  箱箱柜柜

  坛坛罐罐

  搬到新房子

  现在搬家

  是请亲朋好友和熟人

  到酒店的礼桌上

  帮购房者付按揭

  昭通宾馆

  标准间的台签上印着

  “尊敬的宾客

  盘内商品另外计费

  单价如下

  毛巾6元1条

  牙刷4元1把

  洗发液5角1袋

  男士内裤6元1条

  男女纯棉袜6元1双

  方便面3元1碗

  瓜子3元1袋

  矿泉水1元5角1瓶

  安全套2元1只”

  我住了一晚

  看完晚间新闻

  打了5次电话

  盘子里的东西

  无论吃的穿的用的

  都没有动

  直到天亮起床洗脸

  我才用了一条毛巾

  到总服务台结帐时

  收银元从我交的100元押金中

  扣掉6元后补给我

  94元

  示范小学六年级一班秋季学期语文

  平时成绩统计表

  56个学生

  按名次排序

  我从前往后看

  半天都找不到我儿子

  我迫不及待

  从下往上看

  倒数12

  就发现了陈辉煌

  再写父亲

  他和我的母亲

  在被农事围困的山村

  历经寒霜

  至今没有枯萎

  他作为一个当过合作社长的老党员

  和当过生产队长的老文盲

  衰老得让我放心不下

  我只好给他配了手机

  可他不懂拨号

  只会接听

  由于耳朵开始背

  我每次与他通话

  都要大声吼叫

  他才听清儿子的焦虑和牵挂

  尽管如此

  我仍然像交党费一样

  不间断的给他交话费

  因为我每次打通他的手机

  只要还能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

  就会如释重负

  县城

  被午夜的瞌睡

  逼出网吧的两个中学生

  男的是高三的物理

  女的是初二的语文

  在灯火阑珊处

  华而不实的嘀咕了一阵

  物理的手开始搂着语文的腰

  拦下一辆电三轮

  电三轮拉着合并在一起的文理科

  还有周杰伦的嗓子

  在人民街拐了个弯

  被坏了的路灯

  屏蔽在到处都是小旅馆的田坝村

  悲悯大地

  季节残忍如青黄不接的爱情

  词语焦灼成热锅上的蚂蚁

  我枯萎的笔挤不出一滴墨水

  如果能用南方的炎热

  换取北方的雪花

  滋润干渴难忍的大地和人心

  我愿拿出身体里燃烧的所有阳光

  我的爱心记录

  雪灾

  我捐了500

  地震

  我捐了600

  资助贫困生

  我捐了300

  现在家乡大旱

  写诗解不了渴

  捐才是人工降雨

  因为农民用粮食和蔬菜

  养育我的

  岂止是滴水之恩

  他们被干旱

  我虽无力涌泉相报

  仍凭个人的良知

  先捐200

  再以党员的担当

  另捐200

  再写春树

  我从天安门返回酒店

  就收到春树发的北京欢迎我的短信

  直到我和她相逢在老故事餐吧

  才发现她比照片更漂亮

  我和她很快就混为一谈

  她提及我以前为她写过一首诗

  由于很多人

  都把那首诗中的名词误读成动词

  我以为她会生气

  想不到她用微笑消灭了我的顾虑

  春树的确是一个可爱的北京娃娃

  她的脸配得上《时代周刊》的封面

  农村女孩在县城

  她们套上印有浏阳河酒的广告衫

  和穿着挂有一串钥匙的牛仔裤

  风吹杨柳般的走在街上

  从眼神和声音

  就能猜出她们谁是中学生

  谁是小保姆

  谁是服务员

  她们手脚和心情空闲的时候

  除了爱挽着同伴的手闲逛

  多半都把丰满的乳房端在桥栏杆的黄昏

  给在饭店系着围裙炒菜的张师

  在酒店穿着保安服用对讲机喊总台的李哥

  在工厂肩搭毛巾往锅炉里加煤的王叔

  在马路边用白手套和罚款单协管微型车的赵四娃

  打电话或发短信

  童年

  天刚麻麻亮

  我就起床

  背一背箩干柴块

  到很远的县城

  卖得两角钱

  我连米粑粑都舍不得买一个

  却饿着肚子到新华书店

  买一张扎一条粗黑长辫的李铁梅

  贴到我家堂屋的破墙上

  样板戏剧照中的美女

  就这样用她掌握的红灯

  照耀我忽明忽暗的前程

  王春燕

  我每次去移动营业厅交话费

  她都不问我的号码是多少

  就直接将11个阿拉伯数字

  输入电脑

  我一直纳闷

  这个可爱的女孩

  为什么有这样好的记性

  是我的号码容易背诵

  还是因为我是诗人

  在这个懒惰的时代

  我打电话都是翻出名字就拨

  从不记别人的号码

  所以她让我感动

  她后来离开了移动公司

  现在不知在哪里

  我手机里虽存有她的号码

  但不知她更换没有

  因为我没给她打过电话

  也没给她发过短信

  【责任编辑杨恩智】

  作者简介:陈衍强,上世纪60年代生,云南彝良人,在《人民文学》《诗刊》《大家》《中国作家》《诗选刊》《人民日报》《青年文学》等多家报刊发表大量诗歌,有作品收入多种选本,出版诗集《英雄美人》、《我的乡村》,其中《英雄美人》获云南省文学艺术创作一等奖。

分享:
 
更多关于“陈衍强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