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不为人知的医疗合作社


□ 李昌平

  我一直以为中国的合作医疗是一九六七年发源于湖北宜昌长阳,还以为除南街、华西等工业化的村庄外,再没有自始至终坚持合作医疗的村庄了。但是,当我到达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木嘎乡拉巴村之后,我知道我错了。木嘎乡拉巴村最早于一九六二年开始搞合作医疗,并且一直坚持到今天,从来没有间断过。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全村人均五角钱从一九六二年一直坚持到一九七一年;人均一元钱从一九七一年一直坚持到一九九七年;一九九七年至今是人均五元。就这点钱,竟然保证小病免费,大病报销30%,收支基本平衡。
  澜沧县木嘎乡拉巴村有三个自然村,九个村民小组。有农户六百零八户,两千六百三十九人,其中妇女一千二百九十九人;二○○四年人均收入五百八十元,人均口粮三百二十九公斤。全村百分之百的拉祜族。距离澜沧县城一百零八公里,距离木嘎乡政府十八公里。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前,拉巴村常见的病主要有风寒感冒、痢疾、疟疾、天花等,在缺医少药的山寨,得了病一般都认为是鬼作怪,通常都是找巫师,通过杀鸡、猪、牛,甚至杀人驱逐鬼怪治病救人。一九四五年,拉巴寨子因疟疾死了八十多人;一九五六年,拉巴村隔壁的左都寨子,有人得了病,几乎杀光了寨子里的鸡、猪、牛,病人还是没有治好,为了驱鬼,巫师最后下令,竟然将寨子里的一个“仇人”的头砍了,并且还将人头吊在高高的兰竹上半年之久,后将人头埋在稻谷、玉米中,以祈祷来年的丰收和平安。
  一九六一年,有个叫张扎区的中年人,儿子得了一种怪病(据说是劳伤加肝炎)。张扎区是寨子的叛逆者,他不信巫师,而相信一个用草药治病的张拉体婆婆。在张婆婆的精心治疗下,张扎区儿子的病慢慢地好了。从此,张扎区对草医草药发生了兴趣,立志学草医治病救人,挑战巫师杀生驱鬼治病救人的权威。从一九六二年开始,张扎区一边在向张婆婆学医的同时,分别拜周边县的十五个有名草医为师;一边用学到的草药草医知识偷偷摸摸地给村民看病,开始了他一生免费为乡亲看病——合作医疗的事业。到一九六四年,张扎区已经成为周围村子小有名气的草医了。为了进一步提高张扎区的医术,政府和村上还多次送张扎区到乡、县、地区的医院进行短期的培训。张扎区医术越来越精明,自己采集、研制的草药越来越多,给社员看病的成本却越来越低,社员每人每年五角钱的人头费(其中支付张扎区每月二十五元补贴),看病再不用任何开支了。为了降低村民的发病率,张扎区定期用草药熬制预防药汤分发到各家各户,村子里生病的人越来越少,巫师越来越没有了市场。
  张扎区经过多次培训,西医也有了一定的基础。从一九七一年开始,张扎区开始以草药为本,以西药为辅给村民治病,从此,拉巴大队的合作医疗和全国的合作医疗模式接轨了。赤脚医生也增加到四个。当时的拉巴大队有两千四百人,九个社,每人每年出一元钱加入合作医疗,分社核算,多退少补。收取的合作医疗费,由大队会计存入乡上的信用社,存折由大队书记管。张扎区开药方,病人找会计和书记拿现金买药(西药)。小病不出村,只出挂号费五分;大病由张扎区开证明到乡上医院治疗,国家补助一点(只补助了四年,一九七一到一九七五年),约30%,合作医疗报销20%(特困户报销30%),其余由个人支付。这样的制度一直坚持到一九九七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