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一定很爱你(中篇)


□ 乔 叶




深圳李娟,四十一岁,一家外企的接线员,离异近十年。
“他说他家祖籍江苏,家族产业是制衣,在许多地方都开有分店。他大学一毕业就到处跑,照顾生意。我在报上看到了他的征婚启事,觉得条件比较合适,就写了一封信给他。一周后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正在深圳。我们就约了见面。我们是在国贸附近的麦当劳吃的饭,他外形不错,素质也很高,特别会照顾人,体贴人。他的证件我也都看了,没什么问题。我觉得他是一个能让人安心的、负责的男人。我信任他。我们的交往很快就深入起来了。”
——深入?深入到什么程度?
“你想去吧。还能是什么程度?一个月后,他又来看我,我们在香格里拉吃的烛光晚餐。第二天,他去厦门办事。两天后,我接到他的电话,口气很急,告诉我说他被厦门警方扣留了。他说他两年前借给一个朋友两百万元,没想到朋友拿去搞走私被抓了起来,也牵扯到了他。警方要他交五万元保释金。我就提了五万五千块钱,到厦门后给他打电话,他要我买一条金手链给警官,我就花了四千三百元买了一条男式手链。晚上,我在厦门市公安局附近见到了他,就把钱和手链给了他。后来,等了一夜的电话,没有任何音讯。再后来,我知道自己受骗了。”

张乾嫒,四十三岁,五年前离异后从大西北来到云南闯荡,十几年中生意越做越大,唯一的女儿也被送到国外学习。一切顺利,除了感情。
“我是通过鹊桥婚介所认识他的。这个婚介所的收费分三个等级,最低的是三百六十块钱,只能见到一些打工仔。两千六的就可以见白领,我交的是五千八,是密档会员。他们说给密档会员约见的对象都比较特殊,比如国家政府官员,知名的演员,或者商务圈的精英人士。他大概就属于商务圈的吧。电脑资料上记录他是一家外企的董事长,没有子女,还特别注明因为自己感情上受过伤害,所以特别愿意和有同样经历的女性交流。说老实话,就是这最后一条打动了我和他交朋友。我们就通过婚介所见面了。他气质不俗,谈吐高雅。一看就是很有层次的人。在这之前,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和外商开办合资企业,从他身上,我看到了生活和事业的双重曙光。我留心看过他在中国银行的美金存款,六位数的。还有中国工商银行的存款,七位数的。我是经常看单子的人。那些单子都是真的。我心里有底儿。认识两个星期之后,我们就同居了。”
——你不觉得太快了点儿吗?
“是有点儿。不过,也无所谓。大家都是成人了。这对我也是机会,是不是?再说,他住进来也是有理由的。他说被他开除的两名员工天天堵着他家门口,害得他一到晚夕就有家不能归,你说我能不收留他吗?后来他就开始借钱。说他公司被税务局找碴儿,急需五万走人情。又说他钱包丢了,已经在饭店定好了台请客,一桌子人都眼巴巴地等着两万块钱买单呢。最后这次,他说他美国的大伯病了,要他去美国接受遗产——我真的还接到了他大伯的电话,那个声音特别苍老,一听见就让人很放心,他喊着我的名字说:乾暖,我活不了几天了,你要和我侄子好好过,我的财产全都是你们的……我也是高兴昏了头,那次我给了他十五万。他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咨询了机场,说当晚根本没有飞往美国的航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