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英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西伦理中的“孝”


□ 李伟民

  摘 要:从莎士比亚悲剧《李尔王》的中译文的“孝”字的翻译出发,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孝”在《李尔王》的中译文形成的伦理意义的差异进行了分析。西方伦理中不存在中国意义的“孝”,因此,译文中不宜过多使用“孝”,而应该使用“爱”等词语,以免造成对《李尔王》悲剧意义的曲解。
  关键词:莎士比亚;《李尔王》;孝爱;伦理
  中图分类号:I 561.07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8-273(2008)03-0022-04
  
  在中国的《李尔王》研究中,有一些学者从伦理的角度曾经对《李尔王》译文中大量使用“孝”字提出了疑义和否定。面对中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我们可以发出这样的疑问,西方有没有类似中国的“孝”?回答是否定的。我们知道“在艺术中戏剧是最接近哲学的。……剧作家是最接近哲学家的。”[1]这种接近造成了隐含在戏剧中的哲学和伦理的倾向。况且,中国戏曲的伦理性特点非常突出。受此影响,我们在翻译、演出、评论莎士比亚的悲剧《李尔王》的时候自然就在自己的脑海里从“孝”与“不孝”来理解剧情。恰恰是这种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观念,使我们很容易将《李尔王》一剧中主要意象或产生悲剧的原因归结为是由于“不孝”所引起的。许多著名莎学家在其莎学著作中也称:“李尔由女儿不孝而引起 疯”,[2]就是最好的例子。对于亲子关系,孔子与亚里士多德的伦理观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威尼斯商人》第二幕第2景中有“了解自己的孩子的父亲才是聪明的父亲”,亲子关系相似,并不等于西方伦理中就有“孝”这种观念,起码不存在中国伦理道德中的“孝”。疑问是,如果西方没有“孝”的伦理概念,那么,子女如何向父母表达“孝”(爱)的呢?其实,包括《李尔王》中对相同词语的不同翻译已经说明,西方伦理道德一般用“爱”来表达亲子关系中的伦理道德。涉及到文学与翻译研究,如果我们在译文中过多地使用了“孝”这个带有浓厚中国传统伦理色彩的词语,势必就会在理解《李尔王》中造成南辕北辙的效果。但从《李尔王》在中国的传播来看,我们在阅读《李尔王》的时候,不管是阅读原文还是阅读译文,不管是观看西方人排演的《李尔王》,还是观看中国戏曲搬演的《李尔王》,在我们的头脑中和感情上都形成了大女二和二女儿对父亲不孝的印象,尽管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逐步被悲剧的精神所震撼,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孝”与“不孝”始终是我们中国观众和中国读者衡量人物好坏的一条重要标准。例如,丝弦戏《李尔王》不但鞭挞了被极端利己主义腐蚀了心灵的恶魔式的人物,而且大力歌颂了“恪尽孝道”[3]的伦理道德。但是,我们为什么又不能容忍在译文和演出中过多用“孝”字或突出“孝”与“不孝”,甚至这种“突出”“孝”的解读受到了很多责难呢?如果不用“孝”的伦理概念,是否能够用“爱”等类概念呢? 
  在中国文化中,“孝”有丰富的、综合的文化意蕴,而不仅仅是爱敬父母这样单纯的伦理意义,而西方文化中是没有这些内容的。孝在中国文化中,有广泛的文化内含,从宗教与哲学的形而上意义看,它具有祖宗崇拜的人文宗教意义,崇拜祖宗是因为祖宗是我们生命之所出,是生命之源。孝顺,要善事父母。而对西方人来说,养父母并非天职。孔子的伦理规范制约的父子关系比之于西方要严格得多。子女的服从与亲长的权威同样都是绝对的。这可能是因为西方封建社会的政治体制比中国要松弛得多。[4]在西方的伦理价值观中,以自由和平等为前提,如果父母的行为是不值得尊重的,那他们将失去子女对他们尊重甚或与之脱离关系。如果父母没有对子女尽到其对子女的养育、监护责任甚或虐待子女,子女或其他人有权利去法院告其父母,这在中国的孝道看来,恰恰是大逆不道的,是有罪的。[5]41-42例如,中国人历来不把生死视为个人的事,生是父母的恩典,应为之感恩(“孝”);[6]西方则与之相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