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陶醉在黄河的臂弯里


□ 王其槐

  ●王其槐

  九曲黄河是飘扬的缎带,舞一路旖旎醉人的神奇;万古海滩是旷世的文章,写一阕回肠荡气的激情;冬枣园是丰盈的宝库,贮一腔赏心悦目的惊喜;龙吟湖是迷离的眼睛,汪一弯羞涩温润的情思….

  这是一个多梦的季节,这是一方绝佳的去处.连太阳来到这里都变得无比温柔。放下手中的活计,松开束缚身心的桎梏,站在这片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土地上,任你再愚钝麻木也会心生微澜,口吐莲花。

  晨风吹落了满天繁星。这时节,若在城市早已是车声嘶鸣,人声迭起了。可这里仍是一片静谧。没有风,薄薄的雾霭笼住大地。其实,那不能算雾的。没有雾的浊重,多的是气的轻柔。一丝丝、一缕缕浮在湖畔的草丛,挂在杨柳的梢头。荷叶上的露珠伸了伸懒腰,猛地向下滚落,在水面上荡开圈圈涟漪,一只青蛙悄悄浮出头来。莆苇已经结了磁实的棒,这些呆头呆脑的家伙默默低着头,不定哪天就会被顽皮的孩子折走。秋虫一夜狂歌,现在却没了精神,断断续续哼上两句,也是有气无力。月亮褪去了潮红,只剩下一轮苍白,这个擅长做媒的老倌准是害了单相思——有了自己中意的女人却不敢表白。

  一

  “咿呀”——湖畔一户人家的院门裂开一条缝,一条小黄狗摇头摆尾窜出门来。紧随其后的是一个虎头虎脑背了书包的小学生,惺忪着眼.手里却抓了一块白白的发面饼,夹了大葱和虾酱,巴嗒着嘴正吃得香甜。院子里,奶奶捣着碎步,抓了笤帚在扫地,笤帚扫过去留下一道道好看的花纹。院子本来是鸡、鸭和羊的乐园.现在要用来晒玉米、棉花和大豆了。奶奶本来身体不是太好的,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要躺在屋里,秋风一吹却来了精神。孩子的母亲回娘家了。难得没有约束,父亲昨晚就多贪了几杯,现在正睡得香甜,梦中家里的棉花堆成了银山.冬枣像红玛瑙缀满枝头。汉子中间笑醒过一次,看看墙上的石英钟时间还早,翻一个身又进入了梦乡。

  冬枣园里,叼着烟斗打转转的是爷爷。一会儿给被果实压弯的枝条架根竹杆.一会儿摘下树上腐烂的浆果。鼻孔一张一翕用力嗅着园中的馨香,两眼笑得眯成了缝。这儿原本是片寸草不生的盐碱滩,自打引来了黄河水,白白的碱花被压下去了,世上少了一片荒芜,人间多了数丛蓊郁。从第一抹新绿爬上枝头,老汉就搬到了园中,松土、除草、施肥,树上结的枣一天一个模样.仿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千万盏红灯笼.微风一吹,满园清香飘逸。乡亲们也不甘示弱.在各自的园子里大显神通。几度寒暑,这一带就成了绿色的海洋、冬枣的王国。说来,冬枣树全身都是宝呢!枣芽可炒制清心明目的上等好荼:枣花引得江浙一带的蜜蜂都穿江渡河来采粉酿蜜:枣果富含多种维生素,被誉为“中华神果”.连老外都竖着拇指说“OK”。有关部门检测后.认定这里的冬枣是无污染的绿色食品,颁发了山东省农业旅游示范点和国家级AAA生态旅游景区的牌匾。每年不少城里人都举家驾车来这里观景尝枣。前天有一家旅游公司打电话说今天要来看园定点.看样子今年的游客又不会少。

  太阳慢慢升起来了。老汉站在园子边手搭在额前,眯了眼朝东方的大路上望。远处天地相接的地方正有一列车队向这边急驶。

  路,蜿蜿蜒蜒,是真正的斗折蛇行,拐到这里却猛然被拦腰斩断。斩断路的是一条时隐时现的河,河水时而喧哗,时而静默。拦住路的是河,拦住河的是什么呢?是闸么,是创业者高峡出平湖的豪迈情怀吧!

  星分翼轸,地也有阴阳。河左边的土壤肥沃,种啥长啥,插根枯枝能发芽,掘出的井水润肺腑。河右边的地力贫瘠,寸草不生,墙角都泛白的碱花,打出的井水卤舌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左边的村民灵睿,植棉种枣,拉进城里找主顾。右边的村民憨直,晒盐捕鱼,码在埠头等客商。左边的姑娘聪明俊俏,能织七彩的锦缎;右边的小伙健壮粗悍,会造万吨的轮船。老天爷是公正的,没厚了左边,也没薄了右边。左边的枣棉一车车向外拉,右边的鱼盐一船船往外运。左边村民富裕了盖起广厦,右边村民有钱了建起楼房。

  连接左右的是一条船。撑船摆渡的是一个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塔样的身架,一头浓密的鸟发,胡乱蓬松着。两只紧握竹篙的大手青筋暴裸,食指被烟熏得黄兮兮。没人过河时,他就坐在船上夹了纸烟呆望着河水出神——汉子最近有心事了。邻家哥哥约他到城里做保安,包吃包住,每月还发六七百元。他犹豫不定,下不了决心。父亲把竹篙交到他手中时的叮嘱重有千钧。老婆说他不像个男人,虽然每天还是按时送来香喷喷的葱油饼、热乎乎的小米粥,见了面却虎着脸,摔盆扔碗,晚上睡觉也背对着他。汉子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可一上船,一握竹篙,就又有了精神,不停地同乘船的人大声说话,爽朗地笑。

  河水引自黄河.流向渤海。潮涨时,洪流滚滚,河畔的芦苇一忽儿扎入水中,一忽儿露出水面,上下左右不停地摇。潮水一回落,沟沟岔岔里满是鱼虾和蟹贝。这时,打起围堰,将筐篮斜放,挡好,让水流细细缓缓地穿过筐篮。一会儿回来,保准有半筐篮沉甸甸的鱼虾。河滩安静时,一种叫嘟噜子的小蟹就从洞穴中探出头来,看看左近没人,吐着气泡,挥着螯夹,欢天喜地,横冲直撞着,跑。稍有动静又慌里慌张,四下莽撞着,逃。

分享:
 
更多关于“陶醉在黄河的臂弯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