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仁”与“科学法”


□ 雷 颐

  有人玩笑地说,希腊神话中的历史女神克莱奥(Clio)一定是位俊俏的时髦女郎,因为她总是欢待成功者而冷落失意人。这样说可能过于刻薄,但并非毫无道理。起码,张申府就是这样一位不该冷落而备受冷落,不该遗忘而几被遗忘的“历史人物”。
  在中国近代激荡不已的政治、思想和学术大潮中,张申府都曾英姿勃发地弄潮其间,最后却身不由己地任时潮冲击拍打,终只能坐看潮起潮落……当然,由弄潮儿而为观潮者,或也别有一种境界与意味。
  张申府(一八九三——一九八六)名崧年,以字行,为河北献县人。一九一三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大,在数学与哲学间“摇摆不定”,“变来变去”。一九一七年毕业后虽留校任数学助教,但终又难舍哲学,似乎花更多的精力读哲学书。这种“文理交修”的背景,影响了他今后的思想发展与学术方向。
  这期间,正是新思潮在北大孕育发动之时,思想敏感活跃的张申府深受时代精神震荡,对哲学、政治、社会、人生等重大问题深感兴趣,苦苦探索。在一系列文章中,他首次向国人介绍了罗素、罗曼罗兰等西方进步思想家。后来他曾骄傲地写道:“有些现代的新学说新人物都是我第一个介绍到中国来。有些名字也是我第一个翻译的,后来都流行了。特别是罗曼罗兰,罗丹,罗讷,巴比塞,伊本讷兹,等等都是。以后大大同情中国的罗素尤其是一个。这是我对于国家的一种贡献,我深自引为光荣。”(《罗素哲学译述集》)作为《新青年》的编委之一,他在李大钊的影响下又开始译介一些马克思主义的文章,逐步转向共产主义。
  一九二○年初,他参与共产党的组建工作,在“南陈北李”间奔走串联。年末,他遵陈独秀指示来到巴黎,发展党组织。在此,他介绍周恩来入党,组成中共旅法小组。不久他与周恩来一同转往德国,认识了正在寻求新路的朱德。多次长谈后,由周恩来作介绍人,张申府代表中共接受了朱德的入党申请。一九二四年初春,张申府回国来到广州,参与黄埔军校的筹建,并任蒋介石的英、德文翻译。正是由于张申府的极力推荐,周恩来回国不久便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至此,大约是张申府政治生涯的辉煌顶点,也是他未被完全遗忘的主要原因。此后,便陡然转暗。一九二五年初,张申府出席在上海召开的中共“四大”时,因讨论党的纲领与人争执而负气提出退党。尽管李大钊、赵世炎等反复劝说挽留,他仍执意持“在党外来帮助党工作”的立场。作为党的创建者之一,他对“铁的组织纪律性”似乎缺乏应有的意识,相反,却表现出传统士大夫那种“合则即,不合则离”的精神。
  退党之后,张申府以教学和翻译著述为生,但并未成为一位不问世事、埋首书斋的学者,而始终坚持五四精神,以一位正直的知识分子的良知,为科学思想的传播和民主政制的建立而奋斗。一九三五年国难当头之时,他发起成立“北平救国联合会”;在清华大学任教的逻辑课上,他时时置“数理逻辑”于不顾,向学生痛斥当局的不抵抗政策。不知为何,现在很少提及,他曾是著名的“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的重要发动者与领导者之一,并因此被捕入狱,后虽经冯玉祥保释出狱,却被学校解聘。此后,他倾全力从事抗日救亡运动。在重庆,他参加国民参政会,发表大量宣传抗战的文章,与其他民主人士连续发起宪政座谈会,要求进行民主改革,并参与了民盟的组建工作,任中央常委兼华北总支负责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