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圣人思维”与《东方红》的风采


□ 王艾宇

所谓“圣人思维”,实际应该叫崇拜圣人的思维,之所以叫“圣人思维”,是为表述方便而作的文字省略。
“圣人思维”是崇拜、向往、追求、依赖,仿佛没有所谓的“圣人”就不能生存似的一种情感与心态。在崇拜者眼里,“圣人”具有最完美无缺也必然是最完美无缺的人格与人性。其表现多有狂热性和共鸣性,颇类一犬吠影,群犬吠声。在这种思维下,“圣人”当然只能是被肯定、维护和赞扬,不许与之有任何的一点意见不同,更不许有批评。封建时代的“尊孔”、“尊王”和“文革”中的领袖崇拜皆属此类,只是后者比前者的表现更具强暴性。“圣人思维”标榜的“圣人”完美在人世间是不存在的,所以其制造虚假、掩盖真实、美化丑恶,也就不言而喻,不彰自明。
“圣人思维”与宗教意识相似,但思想体系不同。前者是无神论,后者是有神论,在世俗社会里,“圣人思维”比宗教意识影响要大的多。在宗教意识下,惟神(主、佛、天、上帝之类)才是至高无上的,个人不论多么伟大,都不可能有超越神的权威;“圣人思维”相反,它认可的只是特定个人,惟“圣人”才是万物主宰,人间至尊。这样,在宗教意识下的某些权威倘要为非作歹,或实或虚,总算还有一个神“管”着,而在“圣人思维”里,“圣人”的口含天宪、肆行无忌,就都是当然的金科玉律,天经地义了。我无意为宗教意识助势,只是有感于“圣人思维”的制动本能,实在更应当忧虑。当然,“圣人思维”钟情的“圣人”,不会只是徒有“圣人”虚名的木乃伊式的“圣人”,而是要具有现实意义的真实“圣人”。
中国封建专制社会的绵延之长为各国少见,对这绵延的利弊这里不作探讨,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这绵延本身。“兴勃亡忽”的历史周期率,在中国怎么就那样难于克服?现代政治民主理念在中国又怎么那样难于推行?对此,理论上的说法已经很多,应该说都有一定道理。此外我想补充一点,那就是专制主义与“圣人思维”的默契与结盟,应该也是重要原因。专制主义借“圣人思维”以推行独裁,“圣人思维”因维护“圣人”而助恶专制。于是,历史就以“圣人”为价值目标,形成了这样的怪圈:寻求“圣人”一一维护“圣人”一一更替“圣人”,直至又复归寻求“圣人”。这看似是一个难解之谜,其实换个思维角度,把价值光标从“圣人”二字移开,那所谓周期率亦即怪圈现象也就不破自除。不过这在难舍“圣人思维”的人们是绝对做不到的。
在中国,“圣人思维”的强烈自然是与“尊孔”有直接关系的,但这只是表象,不是本质。真正“圣人”主体是“王”,即国王、君主、皇帝,这就是凡帝王都名正言顺地被称为圣人、圣上、圣主、圣皇、圣驾的来由。孔子不过是个古人,木乃伊式的“圣人”而已,只有“王”,才是具有现实意义的真实“圣人”。“尊孔”对“尊王”有重要的陪衬作用,说文雅点,这叫“烘云托月”,说直白点,这叫“挂羊头卖狗肉”。实在,“王”的形象太差,别说如符生、张祚、高洋、石虎、杨广这些泥猪癞狗、猛兽恶禽样的帝王,就是被时下影视棒上九天的秦始皇、乾隆帝、只看他们杀”戮文化人的不眨眼,能说还有几分人性吗?可见,要单拿这帮货色叫人认可是“圣人”,实在大有难度。至于孔子,好像是个学问不错的老头儿,执著和平追求,不辞磨难,又人品端正,好学谦虚,生平很不得志,非常令人同情;所以要开“圣人店”,用这样的招牌真是再好不过了,这兴许就是“尊王”与“尊孔”在古代中国并行不,悖妁原因。有点令人纳闷的是,近代以来的一些批判者,却似乎是只见“孔”不见“王”,’要砸“圣人店”,也只砸招牌,不问买卖,有点滑稽。这就无怪孔子这个偶像在中国被从“圣人”的宝座上揪下快近百年了,“圣人思维”在中国照样还是铁板一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