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作《梁武帝》的缘起


□ 谈瀛洲



已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反正是我年幼的时候,祖母(按苏州人的叫法我称她为“阿婆”)告诉我说,她年轻时曾看过一出名叫《梁武帝》的戏,演出之前,还有许多善男信女,在剧院外罗拜烧香呢。
这一情景显然当时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致在她的晚年,她还会想到,并且述说给我。而她的话,也不知怎么就留在了我的脑海里,引起了我对梁武帝的兴趣,成为我写作这个剧本的最初缘起。



十年前,我那时住在浦东的一套一室户里,离我教书的学校很远,周围也没有什么朋友。放暑假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古人“日长可以读史”的古训,搬出几套史书读了起来,聊以排遣孤寂,其中之一就是《南史》。
为什么会想到读《南史》呢?记得袁中郎曾经说过,中国的史书最具可读性的,除《史》、《汉》外,当属《南史》、《北史》与《古今逸史》。这当中《史记》当然是高不可及的楷模,其次我最喜欢的,就是《南史》。
在看《王茂传》的时候,读到萧衍在攻破建康之后,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时东昏妃潘玉儿有国色,武帝将留之,以问茂。茂曰:“亡齐者此物,留之恐贻外议。”帝乃出之。军主田安启求为妇,玉儿泣曰:“昔者见遇时主,今岂下匹非类。死而后已,义不受辱。”及见缢,洁美如生。舆出,尉吏俱行非礼。
这一细节不知怎么当时就对我产生了很大的震撼,以致我有很长时间一直在思考它的意义。不管怎样,它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就是在这时,我产生了从这一细节出发,创作一部剧本的念头。可以说,这是我写作《梁武帝》的最直接的缘起。
但是,单凭这一细节,创作一部羽毛丰满的剧本是不可能的。怎样把历史中、传说中的各种细节,加上我的想象组织起来,使之成为一个艺术的整体呢?
这一念头一直在我脑中萦回不去,有数年之久。直到有一天,脑中忽然豁然开朗,各种补充的、次要的细节各就其位,我知道我可以动笔写了。我写作剧本的几个题材都是这样,起先只是一个想法,一种情绪,都是先在我的头脑中萦回许久,然后慢慢羽毛丰满,呈现出许多细节出来,最终被写到纸上。



在这过程中,我进行了种种补充阅读。
后来有一次去常州,在一位当地朋友的陪同下游览了有“东南第一丛林之称”的天宁寺,结果偶然在法物流通处看见了一套三本的《慈悲梁皇宝忏》,当时就把它买了下来,后来成了我在写作《梁武帝》的过程中时时翻阅的一套书。
在读《玉台新咏》的时候,还读到过梁武帝的这样一首诗:
捣衣
驾言易水北,送别河之阳。沉思惨行镳,结梦在空床。既寤丹绿谬,始知纨素伤。中州木叶下,边城应早霜。阴虫日惨烈,庭草复云黄。金风但清夜,明月悬洞房。袅袅同宫女,助我理衣裳。参差夕杵引,哀怨秋砧扬。轻罗飞玉腕,弱翠低红妆。朱颜色已兴,眄睇目增光。捣以一匪石,文成双鸳鸯。制握断金刀,薰用如兰芳。佳期久不归,持此寄寒乡。妾身谁为容?思君苦人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