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样性与统一性:中国历史分期的多元视角


□ 张国刚

  “封建”在汉语古义中是“封邦建国”之意。其典型的意义是指西周建立后实行的分封诸侯、屏藩周室的政治制度。这一制度历春秋战国的变化而被统一六合的秦始皇所彻底废除。汉代以后也有分封制度,但是,其内容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近代以来,“封建”这个词语被用来翻译欧洲中世纪的采邑制度,进而用封建社会来翻译“Feudal-ism”。尽管两个词汇的内容很不相类,但是并没有太大的错误。这种格义之译法至少在魏源的《海国图志》中就已经使用过,只是当它通过日本的转口和放大,被用来指称中国从上古到近代之间的那段历史(也可以称为中国的中世纪)之时,便产生了混乱。因为它所描述的主要是秦到清的那段历史,而这恰恰是废除了西周封建制度之后的皇权时代。中国皇权时代的分封制度,在整个国家政治生活和经济制度中并不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
  
  近代中国的社会变革是旷古未有之大变局。为了适应19世纪以来中国社会、文化和学术的新变化,输入和造作了大量的新词汇。这些新词汇大多来源于西语或者日语。移译之际,改造古代汉语词汇,作为西学引入过程中的“格义”工具,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于是,洋为中用者有之,古为今用者有之。其古今之词义相差甚大者,也不只是“封建”一词。比如,“经济”的古义是经邦济世之意,“经济之学”大体指个人通过科考而经营仕宦前途之术,《红楼梦》中无意于仕途的贾宝玉就被指不通经济之事,而近代以来以“经济”翻译西文“economics”,两者含义相距甚远。举凡此类词汇都有一个先借用古义(原本义)诠释西义,然后又抽象而成泛化之今义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难免发生词义的转化,我们不必硬要去寻找古义与今义、泛化的转义之间的差别。但是,尽管许多词汇(如“经济”)只涉及词汇本身意涵的变化,却有另外一些词汇如“封建”因还涉及社会形态的识别,故而比较复杂。
  进一步说,“封建”一词之所以在古义、西义以及泛化之今义之间发生转换,并不仅仅是语词翻译的问题,而是一个意识形态问题。首先是以“西”铸“中”的结果——西方有的中国也有;然后才有以“今”度“古”——现实的需要促使我们从当下的眼光去看待中古历史上的“封建时代”。因而“封建”这样一个具有特定古义的中国概念,首先是被点化成舶来品,以描述欧洲中世纪社会,然后才格义为中国中古时代的社会标签。斯大林总结的五种社会形态或者五种生产方式的普世化是“封建”概念被移植于中国社会历史的关键所在。
  总之,借用“封建”这个中国古代词汇来描述西欧法兰克王国开始建立的采邑制度,并不算太过。找一个现成的古汉语词汇描写外来事物,这大约也是翻译史上的通例。问题出在把它社会形态化,又用这个社会形态化的概念来反观中国。
  
  二
  
  就“封建”一词本身的词义转化来说,问题的实质并不仅仅是一个词汇表述问题,而是对于中国晚清之前的中国社会形态的认知问题。一般人也许不清楚“封建”之吉义与今义的区别,但如果说郭沫若、范文澜、翦伯赞、侯外庐这些饱读古书的大学者在使用“封建主义”的概念时,不知道彼封建(封邦建国)不同于此封建(Feudalism),那就说不通了。记得“文革”中讲儒法斗争,毛泽东号召读柳宗元的《封建论》,可以说人人熟知柳子厚所言的“封建”绝对不是“文革”中批判“封、资、修”中的那个“封建”。因此,今天我们探讨“封建”问题,显然不能从字面上去找解决方案。我们今天其实并非突然发现了“封建”的本义与今义的差别而要做“封建考论”,而是感受到了用西方历史范式“封建社会”这个概念来描述中国中世纪历史或有疑窦,这才生发出字义辨析的冲动。换言之,词义的辨析只是表层的原因,深层的问题还是对于中国中世纪社会的认知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