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单名与双名:汉晋南方人名的变迁及其意义


□ 魏 斌

  摘 要:东汉人名呈现出明显的分层,上层人名是单名,底层人名单名、双名并存。这种情况亦存在于南方的巴蜀、吴越地区。在这种背景下观察,长沙走马楼吴简整齐的单名引入瞩目。楚秦至西汉前期,楚地编户民同样单名、双名并存,且具有显著的俚俗色彩。走马楼吴简整齐单名的形成,应是东汉时期长沙等郡大规模编户化过程中新附人口户籍登录整齐化的结果。东晋以后,受到民间口语习惯和信仰心理的影响,南方上层带有“之”、 “道”等虚字的双名逐渐兴起。单名惯例一旦突破,双名命名方式会进一步发展,最显著的是双名的“字化”。在此过程中,一些体现上层理念的双名用字反过来又影响到底层人名。汉晋时期南方人名中单名、双名变化的背后,是华夏文化对南方社会的持续影响。

  关键词:汉晋 南方 人名 单名 双名

  汉晋时期,华夏国家向南方扩展过程中留下了丰富多彩的文化、权力接触场景,只是由于文字记录缺乏,“莫可得而考”,①长时间内对这些问题欠缺细节上的深入理解。②随着湖南等地秦汉吴晋简牍的陆续出土,这种情况稍有改观。近几年来,针对简牍中出现的夷民、真吏等问题,学者进行了有意义的探索。③不过,由于简牍多为官府行政记录,直接显示华夏文化与南方接触的文字信息很少,而且,如何避免华夏立场上的“偏见”,也需要认真辨析。这些都要求研究者改变思路,尽可能在零碎的资料中寻找新的观察角度。笔者在这方面的努力之一,是通过分析吴简中特殊的姓氏结构,观察南方土著人群的编户化痕迹。①本文打算沿着这一思路,进一步考察汉晋南方的人名问题。

  “人之有名,以相纪别”,②在现代社会中,姓、名共同构成一项人群标记符号。但姓与名实际是有区分的。名的使用要早于姓,两者组合是一种后起的文化习惯。在不同的文化体中,人名的使用大都有其特定规则。③具体到古代中国而言,春秋战国以降中原地区逐渐形成稳定的华夏式姓名习惯,即“姓(氏)+名”。④这种用汉字标记的姓名系统,包含丰富的尊卑、统属等观念,⑤具有华夏文化标签的作用。在华夏国家向周边扩展其势力的过程中,这种文化标签也会随之扩散到周边地带。从某种意义上说,周边人群对华夏式姓名的接受和使用,意味着文化同化和变异的发生。

  这种现象至今仍然存在。民族学者和语言学者对人名所体现的民族接触,如双语人名现象,就给予了相当关注。⑥历史上,这种现象不断重复发生,不过由于南方民族普遍缺乏自身的文字记录,其人名系统的变化长期以来也一直隐而未彰。与之相比,湖南里耶、长沙等地所出时间上形成序列的简牍人名,虽然也属于华夏立场上的单方记录,由于其地方性和原始档案性质,仍为探索早期南方地区的文化接触与权力关系提供了重要线索。本文计划从上述简牍资料人手,重点对汉晋南方人名系统中单名、双名的使用进行分析,由此观察华夏文化对南方社会的影响。

  需要说明的是,“南方”是一个需要界定的地理概念。在自然地理上,一般以秦岭一淮河作为南北分界。具体到汉晋时期,根据《汉书·地理志》来看,南方可以分为巴蜀、楚、吴越三个文化区域,对应着长江上游、中游、下游三个地理单元。上游巴蜀“土地肥美”、“俗不愁苦”,官僚教化较早推行;中游楚地“火耕水耨”、“信巫鬼,重淫祀”;下游吴越之地则民风“好勇”、“轻死易发”。⑦本文参照这种区域观念,将考察重心放在巴蜀、楚和吴越三个区域,同时也适当涉及西南夷和南越地区。

  一、单名与双名

  南方出土的汉晋简牍资料中,包含编户民人名最多的是长沙走马楼出土的三国吴简。目前竹简仍在陆续刊布中,详尽的人名统计仍有待来日,但仅《吏民田家莂》就出现近两千个人名,数量相当庞大。这些人名主要为长沙郡临湘县编户民,具有很特别的区域抽样意义,引起一些学者关注,相关讨论涉及人名用字特征、同姓名现象等问题。①而吴简人名最显著的特征则是全部为单名,即由“姓”和一个单字的“名”构成。由于《后汉书》、《三国志》和存世汉魏石刻中显著的单名色彩,人们通常认为东汉三国是一个单名流行的时代。因此走马楼吴简单名现象所具有的学术意义,并未引起特别注意。

  问题往往存在于“常识”之中。一般认为,东汉三国时期的单名习惯肇始于西汉元始二年(公元2年)的“去二名”诏书。这年春天,皇帝下诏称自己的“箕子”之名不“合于古制”,故“去二名”,改为单名“衍”。②这件事的推动者是刚刚出任大司马不久的王莽。由于《汉书》只是摘录,不清楚是否同时发布了“令中国不得有二名”③的法令。但不少学者认为,“去二名”由此成为制度,开启了一个单名流行的时代。④不过,仔细梳理东汉石刻资料就会发现,东汉人名实际上呈现出明显的分层现象。官吏和知识阶层的确遵循着“单名十字”的制名习惯,对一般民众而言,单名、双名仍并行使用。

  最典型的资料是章帝建初二年(公元77年)的《汉侍廷里父老僤约束石券》,⑤共出现24个人名,分属于6个姓,单名、双名者各有12人。分别是:(1)于氏:于中山、于中程、于孝卿、于孝、于伯先、于伯和、于程、于季、于稚、于思;(2)单氏:单侯、单子扬、单力;(3)尹氏:尹伯通、尹明功、尹太孙;(4)錡氏:绮中都、錡初卿、錡季卿;(5)周氏:周平、周兰、周伟;(6)左氏:左巨、左中。石券中单名、双名同时存在,说明双名不会是称“字”。石券出土地是河南偃师县缑氏镇郑瑶大队南村,东汉时属河南尹缑氏县,⑥距离首都洛阳很近,正处于东汉帝国的统治腹心。按照通常认识,这里的民众应是整齐的单名,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单名与双名:汉晋南方人名的变迁及其意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