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苏格兰短裙和三叶草


□ 曾晓文

  一
  
  起初飘的只是雾,清白、绵软。似乎有人随意从空中撒下一捧,就笼罩了安省小城圣凯瑟琳。随后雨悄悄渗入,麻丝丝地点到脸上,让人生出几分惶恐的凄冷。
  有水则灵。穿越圣凯瑟琳的魏尔兰运河北牵安大略湖,南挽伊利湖,不舍昼夜,为小城灌注灵气。运河上,一艘大铁船正准备起航。船身棕红,船舱雪白。一面加拿大国旗悬在桅杆上:白底,衬着红枫叶图案。在甲板上,几个穿橙色雨衣的水手紧张地忙碌着。
  灰蒙雾雨中的色彩对我起了安慰作用,我几乎快乐了起来。
  移民多伦多快两年了,我一直没有固定工作。虽说在国内教过心理学,但在加拿大因英语口语水平不够高,当不了心理医师,只好到食品加工厂打工,每小时赚8加元。两个月前,我妈发电子邮件给我,说家里缺钱,我远走高飞了,不该坐视家人挣扎于水深火热。我妈从没学过心理学,但总能捏到我心的最软处。
  我四处找工,希望能换一份薪水高些的工作。有一天我在网上发现圣凯瑟琳新建的养老院急招清洁工,时薪15加元,就报了名。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面试通知,面试当天就被录取了。
  离开多伦多之前,食品厂的工友对我说:“你在圣凯瑟琳会被寂寞杀死的!”
  寂寞会杀人吗?大概会的,但不可能杀我,因为我从来没有繁华过。繁华过的人才忍受不了寂寞,而我从一出生就是寂寞的。再说在生存的压迫下,寂寞可以被忽略不计……
  我目送大船离开魏尔兰运河,向伊利湖驶去。生活中一个平常日子不过如此,有人登陆,有人启航,不管面临的是雾雨还是阳光。
  我住进了闹市区的一幢老式公寓楼。火柴盒形状的建筑,在雾雨中有些掩盖不住落伍的寒酸。走廊是昏暗的,墙上贴满了灭杀蟑螂的通知。看来找几只蟑螂做邻居,并非难事。
  公寓窄小,且空无一物。在没有买到床之前,我只能把棉被直接铺到地毯上。躺上去,贴身感觉是冷漠的僵硬。街灯的光无所遮拦地泻进来,把一些莫名其妙的图案投射到苍白的墙上。
  我几乎有些迫切地等待明天的到来……
  
  第二天,我去养老院报到。在走廊上,我遇到了一位金发碧眼的少女。她身穿拉拉队服装:粉红小背心,粉红超短裙,手里还攥着两束粉红彩球花,像活动着的芭比娃娃。四周似乎霎时变成了电影中黯淡的背景,只为衬托她耀眼的美丽。
  我问:“清洁管理部在哪儿?”
  “一楼最南端的那个房间。”少女微微一笑,露出一排完美得几乎让我妒忌的白牙。
  “谢谢你!”
  “不用谢!”女孩说的竟是中文。
  我惊喜地问:“你会说中文?!”
  女孩咯咯地笑起来,改用英文说,“和我的中国同学学过几句。你是新来的吗?”
  我点点头,“昨天刚搬到圣凯瑟琳。”
  “我希望你喜欢圣凯瑟琳。”她说,声调甜甜的,使圣凯瑟琳听起来像加勒比海海岸某个非常值得向往的地方。
  “你也在这儿工作吗?”
  “我当义工,给老人读报纸。我叫安吉拉,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我现在要赶到学校参加拉拉队训练。”
  安吉拉挥挥手和我说了再见。我望着她的背影,暗想“阳光少女”一词,大概是专用来形容安吉拉这样的女孩吧。
  清洁部的经理,一位体重超过两百磅的黑人大妈,发给我一套制服、一套清洁工具,我就算“走马上任”了。
  
  我常在休息室里遇见安吉拉,渐渐地和她熟悉了起来。她在节食,午餐只吃一罐酸奶和一只红苹果。她想当模特,发胖就等于扼杀前途。
  “你在这儿当义工,很高尚。”我说。
  “谈不上高尚,我的很多同学都当义工,帮助别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儿。”
  “这里的老人一定很喜欢你。”
  安吉拉点点头,又咯咯地笑起来,“他们说我有歌星般的嗓音。”
  随后她问我工作怎么样。
  “还好。不过我在这儿一星期只能上五天班,赚的钱勉强够自己用,我家里有困难,我想再找个小时工。”
  “看小孩你做不了,没经验,打扫房子,你总能做吧?”
  “我当然能!”
  “我表哥肖恩好像在找清洁工,我问问他。”安吉拉说。
  一个星期后,安吉拉兴奋地告诉我:“我表哥想请你打扫他的房子,替他割割草、种种花。”
  “那太好了!太感谢你了。”
  安吉拉耸耸肩膀,“先不要谢得太早!我表哥是个怪人,四十多岁了,还单身一人。不过你不会经常见到他,他在‘米勒号’上当水手,有时上了船,要一两个月才回家。”
  一个整日驾船在蓝天下碧水间航行的水手,足以引起我的无限联想。从记忆的镜头中摇出来的,是魏尔兰运河上红白相间的大船,和身穿橙色雨衣的水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