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曾是山狼海贼


□ 邓 刚


在辽东半岛的海边上,有一个粗野的行当叫“海碰子”。这也许是堪称全国乃至世界一绝的行当,凭一口气量扎进浪涛里,在水下能睁着两眼捕鱼捉蟹。据老人们讲,在他们小的时候,就有“海碰子”。没人知道“海碰子”三个字是谁发明的,没人能理解这三个字的意义,但从我出生以来,人们就是这样的叫着。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干这个粗野行当的,不是山野里的农民,不是驾船的渔人,却百分之百地是城市里的工人或市民。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海碰子对我说,什么叫海碰子?这是把你的命抛进大海里碰大运呀!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海碰子”也开始有了现代化的形象,远远看去,还挺那么威武的:剃着短短的刺锅子头(北京称寸头),戴着亮晶晶的水镜,手持锋利的渔枪,脚穿橡皮鸭蹼,赤身裸体地潜进冰冷的海底,在犬牙交错的暗礁丛里捕捉海参,海胆、鲍鱼等各种海珍品。海浪在你周围狂轰乱炸,激流拼命地把你拖向死亡的深渊,冰冷的水下犹如钢针刺骨,尖锐的礁石和贝壳就是刀枪箭簇……我敢说,任何一个“海碰子”都是山狼海贼,任何一个“海碰子”都是英雄好汉。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海碰子”子一度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到了六十年代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时,“海碰子”这个行当在饥饿中恢复。但真正发扬光大的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工厂停工,学校停学,政府机关瘫痪,整个城市的市民无所事事,于是,成千上万的闲人便涌向海边倾泄精力,使大连的“海碰子运动”轰轰烈烈,蓬勃发展。我就是在那个荒唐得自由的年月里,加入了这支“碰海”大军。
月亮最圆和最缺时,潮水退得最大。每天的潮夕相隔约五十分钟,你只要知道一次退潮时间,依此类推,就能知道全年的退潮时间。在那个年代,这个海洋知识,几乎所有大连人都了如指掌。只要大海退潮,环绕大连城市数百公里的海滩上,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赶海人,每天至少有数十万的赶海大军奔赴黄海和渤海。老人和妇女在沙滩上挖蛤蜊,在礁石上揪海菜,小伙子们因为赶海是低档水平,碰海才是高档,所以就一个接一个地扎进浪涛里捕捉各种海鲜。那个年月大连城市里的年轻人,几乎绝大多数都是能在浪涛里扎猛子的“海碰子”。海里尽管有激浪,有暗流,有凶险的刀枪箭簇般的礁石,但比危险更有魅力的是还有海珍品,所以就不怕死了。那时人类还没有将大海污染得像今天这要厉害,海里不但有海参、鲍鱼,虾蟹,还有尖齿利牙的猛鲨。为此,光不怕死是不行的,如果你没有相当的水性,没有在暗礁里灵巧躲闪的技术,没有激流猛进的速度,最终会被浪涛无情地抛弃到岸边上遍体鳞伤,或在鲨鱼的牙齿下一命呜呼。
正因为如此,真正能在这个行当里折腾的,基本上是没有文化“野人”,这些野人无论是在浪涛里拼搏,还是爬到岸上歇息,都表现出动物或类人猿的生活习性。在水下,鱼枪穿透鱼肉冒出殷红的血花时,他们升腾着捕杀的快感。在岸边,他们将活生生的海参、海螺、鲍鱼、蟹子等海物往礁石上猛力摔打,然后就生吞活剥。用枪尖挑着还在蠕动挣扎的鲍鱼在火堆上烧烤,听到鲍鱼因灼痛而发出滋滋的叫声,犹如欣赏优美的乐曲;用鱼刀将缩在贝壳中的嫩肉狠狠地剜出来,看到裸露在光天化日下的嫩肉痛苦扭动,一个个却饶有兴趣。最残忍地是撕咬活海参,像狼在撕咬着鹿的肉块。他们说这样吃最有营养,上床肯定有劲儿。然而在那个疯狂革命的年头,不正式结婚,年轻的“海碰子”是绝没有上床的机会。于是,他们就在生吞活剥之后,全体光着屁股站在礁石上,朝海里撒尿,谁撒得远谁就是冠军,把海边的女人们吓得尖叫着飞跑。没有成为冠军的就重新回到沙滩上,更加野兽般地生吞活剥起来。他们甚至吃张牙舞爪的活蟹子,咔嚓一下掰断正在因反抗而拼命舞动的蟹钳子,喀嚓喀嚓就咀嚼起来。这往往令我目瞪口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