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风案前夕舒芜的一封信


□ 陈学勇

胡风案前夕舒芜的一封信
陈学勇

这些年来舒芜先生陆续发表了不少致友人私函。近日读“笔会”上他的《管劲丞先生的(博士十咏)》一文,便想起前些年信手抄录的一封舒芜致管劲丞信。信今存南通图书馆,信纸为人民文学出版社20×25稿纸,钢笔竖写,写信年份可推断在1954。舒芜本人肯定未藏,那么借《山西文学》版面抄示给舒芜老先生。
劲丞先生:
前些时候接到令甥的电话,后来又接来信,都是令人喜出望外。但这些时候一直在忙,经常突击赶文章,直到今天,才能在两段工作的小间歇中抽出时间写这封信,至祈原谅!
别后我的情况大概如下: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在广西南宁迎接了解放,直到一九五三年四月.担任南宁高中校长。这中间,五0年到北京开一次会,五一年到汉口开一次会,五二年又到北京开一次会。五三年奉调来京,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现在还在。这些年中,常常打听你的消息.总没有问到。也猜想十之八九是在南通,果然猜对了。
北京旧友不少。杨先焘也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吴柔曼在师大历史系当助教(罗志甫的助教)。尤文贤(苏院国文系同学,学生会主席)在中国新闻社。都常见到。戴克光听说在政治学院教书,未遇着,但据说他还有脸谈起我,说和我是老朋友云云。黄公未曾通信,只听说是在南京大学。很想知道他的情况,望能见告。

学术战线最近日趋活跃,古典文学研究方兴未艾。我常想,这是我们贡献力量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大好时机。先生学术见解素所钦佩,许多古籍整理都可担任,来信所说《西厢记》校勘,我以为便是甚有意义之举,尚望坚持完成。我社虽已出了一种,如有更好的,也可以考虑再出。“将军其有意乎?”
记得在徐州时你做过骂胡适的旧诗,不知尚有存稿否?如有,望能抄示一份。前几天罗志甫先生还问起的。
《李白诗选》没有什么道理。另卷寄上一本,以博一笑。
我家庭是一个母亲,一个爱人,四个小孩。先生闻之,当又有“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之感了。
耑此布复,顺颂
著祺
舒芜16/2
沅芷附候

管劲丞是舒芜旧日同事,20世纪40年代后期都在江苏徐州某高校教书。信中所言“骂胡适的旧诗”,显然即指《博士十咏》,又显然是管劲丞应舒芜之嘱寄去的。今录舒芜信,或可给关注他的读者增多了解。建国初几年舒芜忙忙碌碌,还算仕途平顺吧。但是他并不眷恋乌纱,终于摆脱行政回归了酷爱的专业队伍,欣喜而踌躇。那时新中国文化的复苏和年轻学者的可爱均在信里有所反映,它染着时代气息,许多人都写过这样的信。不久中央发动胡适思想批判运动,这大概正是舒芜想起《博士十咏》的背景,说不定他当时还流露一丝先见之明的窃喜。万没料到胡风案接踵而至,舒芜此后遭际无需赘言。再往后运动连运动,悲剧越来越多。舒芜信说及,管劲丞因为一篇辩论张謇评价问题的文章,不堪侮辱,与夫人双双投水。“文革”整人,文章不过是现成的由头。没有文章,必有其他罪名,何况管劲丞当时身为部门长官。哪怕你“左”倾骂过胡适,既是知识分子,又是单位“当权派”,这本身就是十足的罪名。至于自尽,当然各有个人因素,死后再添一条共同的罪名“自绝于党和人民”,并且“死有余辜”。曾经疯行过的荒诞,对今天青年已是不可思议的遥远历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