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翁子沟的夜(组诗)


□ 弦河(仡佬族)

弦河(仡佬族)

弱子沟的夜

父亲,那夜我梦着,回到家里

月光从村口一直把我拖到柚子树下

干枯的小水塘铺盖几片落叶

天又干了,你用大团烟雾抚平

和大叔大伯淘井的疲倦

月色趁机填满你的皱纹

你用几声咳嗽把母亲叫到身边

夜没有安宁,蛐蛐在草丛里驱赶

白昼的空虚。这时,翁子沟是无聊的

没有人能接近她的内心

她有春天的花,蕴含大水井的梦

母亲端来洗脚的水,淡黄的灯光

用一层薄如蝉翼的温柔裹着大山的脚

翁子沟,你是她的父亲,你是她的园丁

鲜嫩的叶尖,结着透明的泪珠

父亲,你用凌晨一点的心跳

企图唤醒老天爷不安的睡眠

大水井,梦

绿色和着绿色重叠

大水井,你保留最初的纯

大水井,你闪烁最初的希望

秋天的脚印沿着弯曲上路

庄稼和着山坡上的野草企图疯狂燃烧

秋天,大水井,翁子沟,你炽热的能量

把村民碾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背影伫立在大山的怀抱

像一只鹰,一匹狼,一座丰雕,一棵树

可是翁子沟没有狼,也没有丰雕

她像鹰一般盘旋在瘦弱的泥土上

她像树一般把根伸进泥土的心脏

此刻,大水井,翁子沟,坪地场

村民在你的夜里有不眠的梦

朝圣者,朝圣的路上失去神圣的向往一位老人赶着牛走上山坡

黄昏用爪牙拖出翁子沟的一丝清凉

炽热的泥土使这片土地开始浮躁

他用翁子沟的泥土生长的树枝

抽打开荒的牛屁股,影子一前一后

风,顺着小山谷直抵心脏

即使胸脯紧贴大地

一个多月了,翁子沟没有落下一滴雨

坚硬的面孔塑造铁石心肠的素描

黄昏,晚风,从翁子沟的山顶到山脚

就是一位农民的一生

没有语言,没有画卷,甚至没有声音

季节的花开花落使他抽打牛屁股的姿势

自然,优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而这个晚风显得多情,整个上山的途中

他慈祥的目光看了老天爷无数次

今夜,有的人匆忙过着日子

天干旱了,还能怎么样?日子还得继续

生活还得继续,今天种不下庄稼

总得有其他事可以做

就像生活,这里生活不了了

总会寻找下一个地方;生命也是

这一刻活不了,总有下一刻可以好好活

人生也得如此,这一刻失去了航标

下一个地方一定会出现新航标

今夜,有的人匆忙地过着日子

抽烟,喝酒,打牌,摆龙门阵

翁子沟的灯光亮了一盏,熄了一盏

又亮起新的一盏,有时候他们声音大

整个翁子沟的人都听见了

父亲,佩是子夜帕一粒黑

父亲,你是子夜的一粒黑

空洞的眼眸闪烁大水井深夜的星辰

手电筒代替多年前的蜡烛

可是今夜,父亲,你坐在雪白的石头上

烟雾渗进头发,挤出白,像两瓣月光

迷恋翁子沟的空

朝圣的路是辛苦的

你没有朝圣者的袈裟和行囊

凌晨一点,你以农民朴实的装束朝向东方

昂起平凡的头

深邃的眼眸现出大水井的空

和翁子沟的低诉。不用朝拜

如果真的有神灵,他们是不需要朝拜的

如果真的有神灵,还有什么比你的目光更虔诚

父亲,你是子夜的一粒黑

关掉手电筒后

我看见你成为凌晨一点,大水井枝上的一叶

  责任编辑 石彦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翁子沟的夜(组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