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贺卡有贺卡的好处


□ 颜廷奎




石山兄:
新年了,写一封信问候一下老朋友,比寄一张贺卡强。当然,贺卡也有贺卡的好处,言简意赅,比如那年,我寄张贺卡写了毛泽东主席的一句诗: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算是对你文坛论战的支援。您回了一张卡,说,还是看你的冰灯去吧。是读了我的散文《不看冰灯》给我的鼓励。这样的往还,用个卡就够了。然而,有一些事,要多说几句,信就比卡方便些。
比如说,十一期《山西文学》发的你的演讲录《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我读了,觉得没什么了不得,比那些总是重复教科书上的文章,好读多了。其中无所谓褒贬,不过是一篇读书心得而已。但后来就有文侠先生的文字,把您训斥了一通。作为主编,您能把信登出来,是自信与客人的表现。而且承诺若文侠先生寄来批驳文章,会安排发表。我觉得,您这样做是对的。讨论学术,无论怎样尖刻都可以,处事待人,则应宽恕容忍。两种或数种意见,都有发表的机会,这才是学术自由的氛围。比如我,在没读你的文章时,对鲁迅无所谓什么时间读,现在觉得你说的少不读鲁迅也不见得正确。少时读读鲁迅是有好处的,至少它可给人一种浩气和风骨。少年时还是要先立身,关心民生,嫉恶如仇,才是正路,如您的性格,大约也是少年时读鲁迅受了影响。在我们多年的交往中,我之所以对您有好感,就是觉得您敢说真话,而且直言不讳,不像我,有许多话憋在心里,怕说出来得罪人。
《山西文学》自您主编后,个性突出,文风坦荡,在国内同类期刊中,是最能让我读下去的一种。愿它越办越好。祝新年好!
颜廷奎2003年12月22日廷奎兄:
收到您的信,真让我高兴。或许我是个坏人吧,特别敬重是好人的朋友,惟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不是十分的坏。不知这算毛病还是算优点。另一个不知算毛病还是算优点的,是特别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子,这或许是因为自己长的丑,惟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相貌虽丑而心灵也还美好吧。
前年春天,您来信说快退休了,想在退休之前为我出本书。读了信我很感动,真没想到,我这么个过气的作家,还有老朋友惦记着。于是很快编起那本《韩先生言行录》寄去。拖了很长时间,到你退休时还没付印,又转给您的同事刘昕小姐,去年年初终于印出来了。实在说,我并不看重这么一本书,我看重的是朋友之间的情谊。什么时候拿起这本小书,都会想起您那宽厚和善的容颜。
这几年,我基本上放弃了写作,全力以赴办《山西文学》。一来是写作三十年,出书二十余种,有天大的才气也发挥殆尽,再写多少不过是惯性运动,不写也罢。二来是,过去几十年间,因出身与性格的关系,难以见重于当道,投闲置散,乃分之宜。谁想2000年初,此间一位领导名刘巩者,不知是一时糊涂还是真的有过人之智,竟委我为《山西文学》主编。我曾想过,他若事先查一下我的档案履历,怕不会做这样孟浪的事。大学毕业三十年,我任正职负全责的,仅中学班主任一项,这样的资历,怎敢轻率委以重任呢。也正因为这样,接手后就分外的谨慎,分外的卖力,以免他人责刘先生身为厅级大员而无知人之明。知恩图报,乃书生之本分也。同时,也是要证明,我这人还是有点本事的。过去是你们不用,非是我没有做事的能力。
不料接手的第二年,省财政就断了刊物的经费,只有省委宣传部还给不多的补贴。三年来,多方筹划,艰苦支撑,到今年印数成倍的增长,由原先的两千册一跃而达七千册。受此鼓舞,不管多大困难,又增加了页码并改为书脊装订。这样大的改变,是《山西文学》创刊五十年来的头一遭。纵然如此,随着年岁的增长,仍不免有悲凉之感。年青力壮时困守家中,如今已然老迈却仆仆于风尘。当然了,更多的还是欣喜。若是没有这个机会,只怕百年后,儿孙都要笑我是无用的书生了。再过三年,我就退休了,能不能再干三年,已不存这个奢望。好在刊物已有大的改观,就是明天引退,也没有太多的遗憾了。一旦引退,也不写作了,若有哪个单位招聘门房,便去应聘,接转电话,分发报纸,看人来人去,日出日落,了此残生而已。
您愿与嫂夫人来山西一游么,趁我还有点权,放心来吧,吃住行均无虞。若有此意,请及早成行,否则只能在我家打地铺了。元旦已过,只能祝您与嫂夫人新春好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