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备去哪儿了


□ 小昌

  1

  李香豌走进了一家叫桃园三结义的餐馆。稍后我也走了进去。她走向左边的甬道,我怕被她发现,就躲在了关二哥铜像的右边。关二哥的头高高在上,跟垂下来的枝形吊灯只有一个头的距离。青龙偃月刀被夹在腋下,刀尖指向走进来的客人。脚下有一个水池,几十条肥硕的鱼游得没心没肺。我把自己的手指放进一个正张开的鱼嘴里,它们嘬一口,又嘬一口,最后只好吐出来,没有牙齿的嘴巴有什么用呢。

  我一边瞧着鱼,一边看李香豌从张飞的裤裆里飘然而人。她穿着长长的绿裙子,很惹眼,灯光照下来,她有点不像那个李香豌了。那只张飞的塑像体积很大,头顶住了天花板,两只大眼睛暴突出来,看样子要跟别人拼命,我想起小时候玩过的街机游戏,叫《困志》。我从来没打通关过,而且我不喜欢使用张飞。我最喜欢赵云,虽然他看起来没那么强壮,尤其他那招冲天剑,看起来帅极了。

  《三国志》的游戏扰乱了我的思绪。一个项戴金链子的男人从我身旁走过,回头(目留)了我~眼,有些不怀好意。我摸了摸左胸,那颗心脏急跳起来,就好像不是我的。男人的后脖颈上肉乎乎的,有几道清晰的沟壑,看起来就像一朵即将凋零的花。他从张飞的裤裆里走进去的时候,摸了一下从肚子上垂下来的衣角。衣角刚好挂在裤裆的正中央,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张飞的尘根,因此它的颜色已经被摸得发白,这样一来就更突兀了,也就更像了。

  我穿着一件黑色的文化衫,上面有颗切格瓦拉的苍白色头像。我还戴了一副墨镜,看关二哥的脸都是深褐色的。我这样的装束很像一个摇滚歌手吧。其实你是对的,一个月前,我还是…名正经的摇滚歌手。知道鲍勃·迪伦吗?那是我的偶像,为了能拥有像他那样的…副嗓子,我从十六岁就开始努力抽烟了。可直到现在,我一张口唱歌,还是一副张信哲的德性。从去年开始,我在酒吧里唱上了张信哲的歌,好多人都说我找到自己了,连酒吧老板也说这他妈的才是你。一个比我小十几岁的女孩儿,因此爱上了我,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她睡完觉,总会唱一首信仰之类的歌,以致后来和她分手时,她一直说再也没人给她唱那么动听的歌了,说完就哗哗流眼泪。我很久没流眼泪r,真想跟她说实话,让她快点滚,这他妈的根本不是我。我是那个在桥洞里唱着鲍勃·迪伦的小子。

  这小子却摇身一变成了一名私家侦探。没人能阻挡你成为什么,好像有个大人物说过这样的话,电许没人说过,是我自己胡说八道。不过我带着针孔摄像机在街上乱转的时候,我就想说这句话。自从我换了身份,猛地发现所有人都藏着好多秘密,我一点点把这些秘密揭开,就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这真让我兴奋。

  很多人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就像你永远不知道福尔摩斯是怎么想的。曾有人问我:“你个老小子不唱歌了,喝他妈的西北风吗?”我笑了笑跟他说:“你看我像天天喝西北风的样子吗。”我想起了那首《Blowing In The Wind》,冲那人挤了挤眼睛,给他一个坏笑,像调戏一个呆呆的姑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