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人性的幽微处(创作谈)


  盛琼

  201 0年初,我来到中山市南区挂职体验生活。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个职业作家,不介入当地的机关事务,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尽可能多地了解各种人的生活,深入他们的内心,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积累故事和素材。大家很快对我这个虚心好问的“闲人”,有了好感,闲暇时也来找我聊聊天。《蹊跷的病》实际上就是我跟一位司机同事的交谈而引发的。那天,他开车送我回家,一路上跟我聊得很投机。他说自己以前是流管办的,后来才改行做司机。当时,我对流管办很陌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机构,有什么样的职责。这位司机同事就结合自己的经历,讲了一些小事情。当然,这不是小说,他说得很凌乱,很概括,构不成一个故事。我也是东一句西一句地听,不知道这些将成为一篇小说的素材。

  过了一些时候,当我构思小说的时候,这位司机同事对我讲的话,突然浮现了出来。我也是在一瞬间捕捉到了故事的“眼”。没有这个“眼”,当初听来的所有素材,都像是一团乱麻,迷蒙混沌,毫无意义。但有了这个“眼”,一切就不一样了。所有的不连贯的事情,不管是听来的,看来的,还是虚构的,都串到了一起,人物、情节、细节,也在眼前变得清晰了。小说,这个纸上的虚无宫殿,就这样一砖一瓦地搭建起来。

  那么,小说的这个神奇的“眼”,到底是什么呢7

  我开始写小说的时候,对世界的认识还很稚嫩。我以为,小说,就是“呈现”,生动地、逼真地、优美地、敏锐地,最好能像显微镜的镜头一样,把生活中的每一层肌理、把世界上的每一种表情,都准确无误地呈现出来。当然,“呈现”,绝对是一种能力。传神的写实,令人信服的塑造,细腻的表达,这些都是作家的基本功。可是,写着,写着,我就发现,一个好作家,光是在“呈现”上花工夫,哪怕你的小说,真的像“显微镜”一样纤毫毕露了,但是,你还是欠缺一种东西。

  这就是小说的“眼”。这个“眼”实际上就是作家的“照耀”能力。在人性的幽微处,我们如果只懂得呈现的话,那么,我们的作品只能像照片一样,可能也会打动人,给人的心灵带来震撼,但与一个优秀的艺术品之间,尚有一定的距离。什么是“照耀”呢?它是我们对人类、对世界的理解与关怀能力。它是一种照亮人心、温暖人性的光芒。它是体现着我们的气质、血脉、精神、境界、情怀、修养的一种综合素质。它就像凡·高眼里太阳的火焰,就像莫奈眼里朦胧的雾气,它是一个艺术家深入世界、表达自己的一种独特的方式。它是灵魂的高度、同情的广度、精神的力度和艺术的强度。

  坦白地说,我的小说创作离这样的要求,还有漫长的道路需要走。不管是在“呈现”还是在“照耀”上,我都需要不断磨炼自己的功力与技艺,找到那种属于自己的独特艺术方式。不过,可喜的是,伴随着写作的深入,我对世界的理解越来越深刻,对人性的复杂越来越知晓,对人性的局限和残缺,也越来越包容。在这样一个羞谈理想的时代,我仍然坚持把一种理想主义的精神,灌注到写作中;仍然坚持让真善美的光芒,照耀我们的内心与生活。在写作中,我极力在幽暗、混沌的人性深处,挖掘一种明亮的、温暖的东西。为什么明亮呢?因为有黑暗。为什么温暖呢?因为太严寒。人世就是这样一种苦乐参半、美丑相伴、悲欣交集的混杂物。为此,我饱含眼泪,轻轻叹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