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无视的利益——基诺山寨的思考


  开发旅游本是保护一地生态环境的有效手段。但在完全由外来资本开发的基诺山寨旅游业中,当地居民正陷于“无决策、无经营、无享益”的境地。

  文I周常春刘晓丽颜晗

  基诺山寨位于西双版纳景洪市东部的基诺乡巴坡村,距景洪市28公里,西距勐养镇70公里,古老的基诺族世代繁衍生息于此。基诺族是新中国民族确认工作中最后一个受到承认的单一民族,也就是第56个民族。基诺族人口较少,大多居于基诺乡,与美丽的基诺山一起,形成了多姿多彩的基诺风情。基诺意为“舅舅的后代”,他们是从原始母系氏族部落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长期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中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形成了原始、古朴、粗犷的生活习性和性格特征。族人刻木记事,丰富的神话传说、诗歌、音乐代代相传。基诺山寨景区正是依托着基诺族独特的民族风情进行旅游开发,引来了无数神往于此的中外游客。

  被“架空”的原住民

  在与当地原住民的访谈中笔者了解到,基诺山寨的开发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并经历过3个公司,前两个公司因处理不好与村民及当地政府的关系,引起了数次纠纷,最后退出了寨子。1998年,当地政府出资并动员村民出力,修建了公路,架设了水管,随后景洪金孔雀集团进驻寨子开发了目前的山寨景区,随着景区全面对游客开放,经营效益年年提高,旺季时日接待量达1000人以上,淡季也有200人左右。

  但访谈的另一些内容展现给笔者的,并不是当地居民的生活满意度随着景区效益的好转而全面提高,而是这繁荣旅游景象背后的许多问题和隐患:当地居民既没有参与旅游开发决策,也没有参与旅游活动管理,更没有参与经营,最终也就没有权利参与利益分配。居民非但生活没得到多少改善,反而正在被逐渐边缘化。

  景洪金孔雀集团开发的景区是_个独立的区域,景区中的建筑没有原始的基诺族民房,都是招待游客的茶馆,或是可以观赏表演的游客集聚场所。每个建筑或场所间用栈道连通,山寨居民与景区间却被栈道和栅栏隔开。绝大部分游客都是被导游领着直接走进景区,观赏表演,沿着栈道来到指定的茶馆品尝普洱,观看打铁、基诺族老人嚼槟榔以及一些民间体育活动,再进入当地的染布和织布场所,观赏最原始的民间艺术,沿途买些热带水果,最后以参观民间酿酒坊结束行程。一条栈道贯通所有景点,游客只要步入景区,就都只会沿着这条线路走下去,除了在景区打工的少部分人,基诺山寨的大部分原住民鲜有接触游客的机会,家中的民族工艺品和茶叶没有出售的渠道,多数游客都被安排当天往返,并不留宿,因此家庭旅馆也开不起来。企业在当地开发旅游业,利用了当地特有的民俗文化元素,而其“封闭式”的开发模式却让原住民遭遇“架空”,以致今天山寨里的大多数家庭仍以农业为主要生计,居民们对这种模式很是不满。

  受访的23个基诺族家庭,平均人口数超过了4人,从事旅游活动的却还不到1人,家庭旅馆则根本没有。在从事旅游的人中,大多是表演歌舞、做接待、当导游、摆水果摊、替人照相等,能参与开发决策和旅游管理的一个也没有。谈及旅游给生活带来的变化时,除了承认村里的基础设施确实变好了之外,80%的人否认旅游给生活带来了改善。“旅游是公司的,我们不清楚,也管不着,卖东西也不让,我们还是农民。”-些受访居民如是说。整个寨子只有3户人家通了网络,居民们更多关心的是村寨的政务。尽管小孩子长到7、8岁就去上学,但一般都只念到初中毕业,有高中以上学历的只是少数几个人。

  由于文化层次不高,且未经专项服务行业培训就开始工作,那些少数得以从事旅游业的原住民也只能在“低层次”徘徊。能够当上餐馆老板或被称为民间艺术家,便已是个中翘楚,至于其他工作,技术含量太低,对生活的改善十分有限。在景区打零工和表演跳舞的,绝大多数是20岁上下的小伙和小姑娘,月收入只有800—1000元,笔者了解到,这样的收入根本不能补贴家用,这些年轻人每天吃饭都在家里,并不花钱,但他们不上班时会到寨子外面去玩,这时他们的收入就未必够用,有时候还得找家里要。基诺族老人每月能挣几百块,一般都是存起来养老。大家反映寨子里虽有过社保登记,说是以后会有社会保障实施,但一直没见实行,所以老人多存点钱很有必要。

  至于旅游开发的决策,比如怎样开发旅游、开发什么项目、景区风貌和项目是否与基诺族的文化相配等,居民们不仅不能参与,甚至连发言权也没有。旅游项目的利益分配中,居民零分成;景区的旅游模式又使他们没什么机会销售自家的工艺品,收益微薄。对此,居民们无处申诉。基诺族人世代生活在这里,守护着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是当地文化的象征和构成者。然而,在外来资本垄断式的开发下,他们的存在和利益竟然被完全忽视。

  当被问及是否愿意参与旅游服务时,大家都作了肯定的回答。有的说如果有资金就开餐馆,有的要加入舞蹈表演的行列,有人还提出扩大旅游规模,让游客可以在寨子里过夜,体验更多民情的设想。但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还是企业是否能放宽对当地居民参与的限制,并在制定开发策略时多考虑他们这些原住民的想法。“我们祖祖辈辈务农,生活也没有多大的改善,现在旅游进寨子了,终于有机会了,可是都不让,没办法!”一位村民这样说。经营景区的金孔雀集团就规定,除指定的几个家庭可以开茶馆或出售自家生产的茶叶外,其他居民一律不准自行做茶生意。笔者从与居民的访谈中得知,原来景区里卖普洱茶叶1公斤能卖400~500元,如果村民自家卖,顶多50元。村民们希望能由居民中有文化、有能力的“精英”参加旅游管理,也希望自己能多有些向游客卖东西的机会。他们还说,景区的舞蹈表演应该只允许土著基诺族人从事,,因为原生态的民族文化,只有真正的基诺人才懂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被无视的利益——基诺山寨的思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