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让我叫了这么个名字


□ 马丽春

第一次来信:对名字的生死叩问

2004年2月24日上午,我收到一封快件。对这封花了二十多块钱寄来的快件,刚开始我无动于衷,以为不过是一篇普通的稿件,不经意拆开后,才发现竟是一封长达12页的信,而且是手写。一目十行地浏览着,及至看完,才知道写信人,竟是一位来自监狱的重囚,名叫李海燕。
对于自己的名字他一直心存惭愧,觉得生为男儿,却配了个女性味十足的名字。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自己并不如父母期望的那样如女孩般听话,反倒表现出了反叛的性格。
他成了第一批“发”起来的人,拥有了自己的私家轿车、高档住宅。但是好景不长,后期的经营不善又让他失去了这一切。后来便走上了黑道,犯下了难以饶恕的罪行。由于案情重大,他先后被江苏省公安厅及安徽省公安机关羁押并提审,在审讯期间,他曾在面临死亡的恐惧中熬过老刑法里的三年苦难时光(1997年10月1日新刑法实施后才废除盗窃罪死刑)。对这段时光,他在信中这样说道:
在这段时光里,我又被戴上18斤的死囚镣,一戴便是近两年的日子。也是在这段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里,我亲身体会并送走了十三个死囚犯,他们均或多或少地和我在一起关押生活过一段日子,少则月余多则半年。从他们临死前恋生和思念亲人的真情表露中,我震撼了,原来活着是美好的,珍贵的,有价值地活着更是值得敬重和珍惜的。
这期间,在狱中一个作家的帮助下,我学会了写文章,还学会了作诗,曾写过一首‘自嘲’七言绝句:海燕折翅坠苦海,生死两茫命徘徊;倘若阎君邀吾去,痛骂天公妨英才。正是在写这首七言绝句时,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和想法,这一生也许都是这个女性味十足的名字,在潜移默化中养成了我的反叛性格,而这种逆反心理最终把我送上了冒险的黑色列车,如果真的有一天,上苍饶我不死,我倒要拼出命来找出另一个李海燕,看一看她或他是如何面对人生的。
就这样,在细心留意下,两年前的一天,他无意中在我主编的栏目中,看到了一直要搜寻的与他同名的女李海燕,看到了女李海燕写的那篇名为《变数》的文章。这篇文章对他触动很大,从中他看到了一个鲜活的有生机的李海燕,几乎相同的人生经历(指经营中的坎坎坷坷),使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最初艰苦创业的时光。他在信中这样反问自己:
同样是经商,同样拥有同一个名字,为什么所持的人生态度竟有如此天壤之别呢?更何况人家还是柔弱女子,假若当时我有她十分之一正确的人生态度,也不至于在人生的轨迹上偏离太远。
这封信中透露的信息量非常大,未及看完,我就和信中提及的女李海燕通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我把信的内容简单提了一下,又读了几段给她听,她听了很感动。
不难发现,男李海燕是位有胆有识的人物,他的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使得他在狱中有充分的时间反思自己这寓意深刻的名字与自身经历的强烈反差。我不知道这世上是否真有名字学这一门学问的存在,但在民间,对名字倒有种种说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