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抚不平的心痛


□ 白坤峰

几十年前,瑞典地理学家喜仁龙来到了古老的北平,他带着欣喜与惊奇写道:
循着通向城头的马道拾阶而上登上古老的城墙,你就踏上了一个趣味盎然美妙无比的场所……掩映在万绿丛中,黄色屋顶闪闪发光的故宫和庙宇;覆盖蓝色和绿色琉璃瓦的华美住宅;带有前廊的朱红色房屋,半掩于百年古树下的灰色矮小平房;横跨有绮丽牌楼的繁庶的大街;一片片有牧童放羊的开阔地……这时,立于城头的哨兵吹响了尖厉的军号,民国的一天又开始了。
纵观北京城内规模巨大的建筑,无一比得上城墙那样雄伟壮观……当你渐渐熟悉这座大城之后,就会觉得城墙是最动人心魄的古迹,它广大辽阔,沉稳雄劲,有一种高屋建瓴、睥睨四邻的气派。
北京古城墙是明代建筑,它全长近38公里,下石上砖,坚固异常,高三丈五尺五寸,顶阔五丈,设十六座高大美观的城门,它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古城墙。墙内的北京古都是“世界上现存最完整,最伟大之中古都市,全部为一整体设计,对称均齐。气魄之大,举世无双。”(梁思成)老北京人很难忘记古城墙的魅力,想想吧,开阔的北京平原上,连绵着几十里的高大城墙,其间点缀着一座座挺拔伟岸的城楼、箭楼、角楼,尤其秋季,长天、白云、红叶、西山把城墙衬托得更加雄丽多姿。它是一首恢宏的史诗,描绘了几百年的沧桑风雨、风物民情;它是一首雄壮的交响乐,奏响了甘苦荣辱交织无尽的乐章;它是建筑史上的瑰宝、卓越的标本;它是中国古城最杰出的代表作,它是北京的象征……
“七七事变”之后,作家王统照在其名作《卢沟晓月》中也充满赞叹与深情地写到了卢沟桥与它背后的隐隐城堞。
老舍写《忆北平》,一提古城墙便微笑了:“那长着红酸枣的老城墙!面向积水潭,背后是城墙,坐在石上看水中的小蝌蚪或苇叶上的嫩蜻蜓,我可以快乐的坐一天……像小儿安睡在摇篮里。”
不错,那时,每一个北京人,每一个到北京的人,留给他深刻印象的、给其心理以强烈崇高感冲击的,便是这绵长雄浑的古城墙。
感谢当年东北野战军将领们的清醒,也感谢傅作义将军的深明大义,古老城墙与众多古迹才免于毁灭的厄运,北京顺理成章地成了新中国的首都。
开国之初是一个最需要建筑师的时代,那应该是一个发展与保护并重的时代,那应该是梁思成教授大显身手的时代。梁思成是中国最有成就、最有远见的古建筑学家(维新领袖梁启超的长子),他曾于1924至1927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建筑学并获博士学位,1945年作为中国代表参加了联合国大厦的设计工作,1946年,在清华大学创建了建筑系,1949年,主持共和国国徽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
他是为古建筑而存在的,当年他与妻子林徽音一起,奔走各地,为祖国的古建筑建档,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古建筑是他们的生命,今天,日本专家还感动地称他是“奈良的保护神”。梁思成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向美国提出“不轰炸奈良”的建议,奈良是日本古城,古建筑林立,况且那里有座由唐代高僧鉴真大师亲自指导设计的招提寺,它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唐代建筑,他不能想像这些灰飞烟灭。梁思成的建议受到麦克阿瑟将军的高度重视,幸免于难的奈良战后与威尼斯等城市并列为世界文化名城。梁思成自然知道日军如何屠杀中国人,他的内弟作为飞行员直接死于空战,但建筑比仇恨更重要,建筑是他的一切。他三句话不离本行,建国前,《义勇军进行曲》词作者田汉提出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改一改,因为共产党执政代表危险已过。周恩来征求大家的意见,徐悲鸿不同意,梁思成更不同意,他说:“一首歌就是一座完美的建筑,怎么可以随意变动呢。”五十年代,他曾勘察过的河北宝坻的辽代古庙被地方政府拆除了,那是中国唯一的辽代古庙,拆的原因只是用它的木头修桥。梁思成十分痛惜,那时,他已经没有说话的资格了,他无奈地长叹一声:“我也是辽代的一块木头。”
是的,他是辽代的一块木,他是明代的一块砖,他是清代的一片石,他不属于今天,只属于古建筑。
如何利用旧北京,当时有两种意见,苏联专家和华南圭、赵冬日等中国专家提出利用改造旧城,其理由,一是可以利用原有设备,省钱;二是把名扬世界的旧城作为行政中心,可以增强首都的重要性。而梁思成目光更高远,思想更精深,他重提“旧城唯上”的理论,他坚决主张在北京西区另建新城,让长安街像一条扁担,把它们挑在大地的肩上,一头是现代中国的政治心脏,另一头是古老中国的城市博物馆。“新旧两立,古今兼顾”,“平衡发展”。
他与陈占祥等建筑学家提出这个“梁陈方案”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一是旧城布局合理完美,很难再插入庞大的行政部门。“北京城之所以为艺术文物而著名,就是因为它原是有计划建设起来的壮丽城市。而现在仍然很完整地保存着,除却历史价值外,北京建筑形体,因客观存在的街道区划的秩序都有极大的艺术价值,非常完美。所以北京旧城区是保留中国古代规制,具有都市计划传统的完整艺术实物,这个特征在世界上是罕见无比的,今后我们应有自觉责任,有原则地来保护它,永远为人民保护好这有历史价值的文物环境。”二是用地不允许。城区人口密度已达每平方公里21400人,行政部门的插入,势必要大量拆迁,破坏原有环境不说,反增加了投资。历史上,辽、金、元都曾因生活发展另辟新址,明朝则是南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