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她们在伊朗长大


□ 盛 韵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出生于伊朗的画家,他的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穆斯林。“你知道,犹太教随母,伊斯兰教随父。所以我,什么也不是!”于是,这个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穆斯林的画家移民美国旧金山。也许在那个种族和文化的大熔炉里,他不会觉得自己过于尴尬突兀。
  伊朗姑娘玛赞·莎塔碧也是这样一个格格不入的存在。她在漫画体自传《我在伊朗长大》中写道:“在欧洲,我是一个异乡人;回到伊朗,我仍然是一个外国人。”
  不论从哪方面说,伊朗都是少数派。从人种上看,伊朗是中东地区唯一的雅利安人后裔,而阿拉伯人和犹太人都是闪族人后裔;从宗教上看,伊朗人信奉的是伊斯兰教中的什叶派,而主流是逊尼派。近代伊朗有过国王,他作风西化,甘当英美的傀儡,人民反对他;伊斯兰革命推翻了国王,但接下来是严格的禁令以及原教旨主义甚嚣尘上,许多人又反对;一场两伊战争,伊朗几乎没有朋友,中东地区除叙利亚之外全部支持伊拉克,美国更是站在伊拉克一方;宗教领袖霍梅尼对小说家拉什迪发出的追杀令,令伊朗与英国断交,也令伊朗成了言论自由的头号公敌;近年来,伊朗成了美国总统小布什口中的“邪恶轴心国”……
  伊朗是个矛盾的综合体,她是世界第二大石油储备国、第三大石油生产国,人民却相当贫穷;当油价高达九十至一百美元一桶时,总统内贾德却不得不把意外之财用于失业补助——在宗教领袖多生光荣的号召下,如今伊朗人口的三分之二在三十岁以下,失业率高得惊人;因为没有成熟的石油加工业,伊朗国内使用的汽油还需从印度、新加坡等国进口;二○○七年官方统计的通胀率高达19%,比起二○○六年的12%堪称狂飙突进,伊朗的内忧外患从未停止。
  《我在伊朗长大》的序言中,有这样一段话:
  人们谈起这个伟大的文明古国,总是将她与原教旨主义、狂热主义和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我作为一个在伊朗长大的伊朗人,知道这个形象远非真实。
  正因为此,创作《Persepolis:我在伊朗长大》对我来说才这么重要。我认为,不应该根据少数几个极端分子的恶劣行为而对整个国家做出评判。我也不希望人们忘记那些为了捍卫自由而在狱中失去生命、在两伊战争中丧生、在各种暴政统治下遭受折磨,或被迫离开亲人和祖国的伊朗人。
  人可以原谅,但绝不应该忘记。
  Persepolis是波斯帝国的旧都波斯波利斯。波斯波利斯的王宫历经三代大流士修建完成,穷奢极侈,却在建成后不到一百年便被亚历山大付之一炬。取名波斯波利斯的喻义很明显:王朝转瞬即逝,历史却值得铭记。
  《我在伊朗长大》不是为伊朗人而作,而是为全世界人而作。它要告诉人们身为一个伊朗人的感受。的确,这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玛赞·莎塔碧说:“我年轻的时候,会把政府的宗教狂热和我们国家的文化混为一谈。而每次要为自己的国籍而辩护也是一桩很困难的事情。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要一句话就能回答的简单问题‘你是哪国人’,换了伊朗人,就得花上一个小时解释:‘我来自伊朗,但是……’这个‘但是’是无可避免的。现在不用解释那么多了,我会说‘去读我的书吧,你就会明白我的处境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