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研究的兴起与文学理论的未来


□ 苏宏斌

文章编号:0257-5876(2005)09-0037-08
内容提要 文化研究的兴起使我国的文学理论显露出学科分工过细、思想体系陈旧和脱离批评实践等弊端。不过,就此宣告文学理论已经终结,必然为文化批评所取代,或者向文化批评敞开大门,进行边界的移动,则都是错误的观点。其实,文学批评必须始终以一定的哲学及文学理论为基础;宣布理论的终结,无异于宣布批评本身的终结。文化批评与文学批评是两种异质性的批评模式,因此文学理论必须将文化批评拒之门外。理论创新与批评实践相结合,才是文学理论未来的发展之路。
关键词 文化研究 文化批评 文学理论 文学批评

文化研究对于文学理论的冲击和挑战,是我国当前文艺学领域的一个热门话题。许多倡导文化研究的学者认为,文学理论应该向其敞开大门,进行边界的移动或者扩容;有的学者甚至提出文学理论作为一种“元理论”已经过时,应该为文化研究所取代。我认为,文化研究不可能也不应该取代文学理论,但文化研究的迅猛发展使传统文学理论研究显露出的重大缺陷与不足,确实需要认真对待。文学理论必须在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上进行全面的变革,才可能走出目前所面临的困境。



文化研究对于文学理论的挑战不是中国文论界特有的现象,在当今文化研究大行其道的美国批评界,这同样是一个亟待解决的理论课题。文化研究加盟文学理论研究,何以不是丰富和推进文学研究,而是反过来危及到它的生存呢?这是因为,在文化研究与现代西方所产生的各种形形色色的批评流派之间有一个根本的区别:它的出现本身是为了反抗和颠覆学院式的文学理论乃至整个现存的学科分工体制。英国的文化研究先驱阿诺德、利维斯的文学研究以及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对通俗文学和大众文化研究主要采取一种批判的态度,因而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以高雅文学和经典作品为研究对象的文学理论。到了威廉斯、霍加特、汤普逊等人那里,他们已经开始明确地主张消解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之间的二元对立和等级关系。在他们看来,大众文化包含着复杂的意识形态机制,通过探索这种机制,可以洞悉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为争夺文化霸权而形成的商谈以及斗争关系,并进一步服务于激进的“左派”政治实践。这样一来,文化研究与远离社会政治的学院式文学理论之间自然就形成了难以调和的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化研究本来就不是一个学科,而是一种反学科的知识建构和政治实践:“这里的关键不仅是跨越现存的学科疆界,而且更迫切的是拆解学科化的知识方式,对学科疆界本身提出质疑。”
正是由于文化研究对文学理论的学科性质和研究模式提出了如此尖锐的质疑,它的兴起才导致文学研究陷入了危机。从我国的情况来看,这种危机恐怕还要严峻得多。我国的文学理论尽管历史并不久远,但其学院化程度与西方相比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最突出的表现是,与西方当代文学研究主要采取理论与批评合一的方式、学者们坚持理论和批评相结合不同,我国现行的学科分工体制把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截然划分开来,使之成为两个不同的学科,这就使大多数文论研究者自觉不自觉地疏远了批评,而把自己的精力和兴趣集中于理论建构。更糟糕的是,这一理论建构几乎完全是自上而下的,它不是基于文论家个人的批评实践和阅读经验,而是直接从某个抽象的哲学体系或者命题推演和扩展而成。在这一过程中,具体的文学作品不是作为阐释和评价的对象,而是作为说明和论证作者理论观点的例证。为了保证作者观点的普遍性和权威性,这些例证又必须是已有定评的文学经典,或者是由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直接肯定过的作家和作品,这就不可避免地进一步拉大了文学理论与批评实践的距离。批评和创作具有现时性特征,对于许多作品的评价难免会出现令人棘手的争议,而那些历史上的经典已经过时间的筛选和过滤,因而似乎更能代表文学的本质特征和一般规律。由此造成的后果是,我们的许多文论著作一方面看起来体系完整、逻辑严密,似乎囊括了古今中外一切文学现象及其本质规律,具有广泛的阐释能力;另一方面却又越来越封闭和僵化,几乎引不起批评家、作家和读者的任何兴趣,结果只能由文论界自产自销,成为一种缺乏社会意义和实践功能的自言自语。在我看来,文论家自身对于文学理论的这种困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把文学理论推向社会的重要人选恰恰是文论家本人,只有当他在具体的批评实践中对作品作出令人信服的阐释时,才可能切实地证明其理论的有效性。而我们的文论家们却长期沉醉于对文学经典的反复咀嚼和理论体系的仔细打磨,结果是批评锋芒日益暗淡,鉴赏能力日渐愚钝,对于当代文学实践越来越隔膜。从现有的文论著作看,许多文论家的文学修养和知识储备已经十分陈旧,他们对于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了解主要限于从“五四”到“文革”之间,而对于新时期以来的文学创作,尤其是90年代以来最新的文学动态较为陌生;对于西方文学的了解又主要限于19世纪以前,对于20世纪以来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文学抱着一种拒斥和否定的态度。这一方面是由于评价标准的僵化,另一方面是对自己贫乏的理解和欣赏力的一种掩饰。知识上的这种缺陷使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与当代文本对话的资格。长此以往,文论家们彻底蜕变为象牙塔里的“书虫”,文学理论的消亡恐怕也就为期不远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