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柏拉图的洞穴


□ 郑小驴

  是个干冷的冬天的清晨,我还在做冬天里该做的长梦,迷糊中我摸了摸身边,已是一片冰凉,便醒了。小面不知什么时候走的,冰箱上她给我留了张便条贴,上面写着:谢谢你的电影碟,我走了。我随手撕了下来。

  那个寒冷的冬天的清晨,窗外法国梧桐树的叶子早已掉光,粗壮的枝干赤条条的,粗暴地插上灰暗的天空。我点了一支烟,心里空落落的,看那些冻不死的鸟在梧桐树上跳来跳去,不知它们要做些什么。

  我确定小面已经走了。我竟然不知她何时走的,垃圾篓里有我们共同用过的东西,提醒我她昨晚来过。是的,就在昨晚,我们还在解放路的酒吧喝了很多啤酒和一瓶劣质的伏特加,然后我们歪歪斜斜地开着那辆破现代雅绅特回家了。天知道是怎么回来的。雪一直在下,或许就在我们回来的路上,雪花也未曾停止过。车厢里还残留着一股酒气,《Beat It》尚未听完,我们可能就到家了。我们还讨论了几句MJ死亡的话题。我们都很爱MJ,他的死多少让我们感到些意外和忧伤。除此之外,我们还说过一些什么话呢?冬天的风雪覆盖大地,我们都缩着脖子,像树上那些残存的叶子,瑟瑟发抖。

  几天前,我们从开福区一路开到芙蓉区,然后转道去了岳麓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阿名,我们就住在车里,游遍整个中国。”小面抽着烟说。破雅绅特的空调早就坏了,车里冷得要命。“我看到这些可憎的房东面孔,就觉得恶心!”

  她抽烟比我还凶。冬天来临的时候,她说要找个房子住,我们找了大半个冬天了,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应该这样说,是没找到她喜欢的。她总那么挑剔。有两三回,房东主动打电话来,我以为可以谈成了,但是小面干净地回绝了。好几次我拍打着方向盘,要骂娘了。“你能别那么挑剔行不?又不是买房子,凑合着住不都一样?”她将反光镜扳正,瞅着镜子里的脸,呵出一口白雾。“我偏不。为什么不让自己舒服点。”她将拉链拉得紧紧的,密不透风的样子。我没有再说什么,坦诚地说,我之所以要认识小面,是因为我需要她,需要和她拥抱和睡觉。我甚至不知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和谁好过,喜欢我身上的什么;再者,是有点无聊,我不知道在这个寂寥的冬天,除了窝在家里,看那些索然寡味的文艺片,还能干点什么。我需要小面一个这样的人,闲来我们可以坐下来看看电影,说些无聊空洞的废话,重复点燃我们的欲望与冲动。

  “阿名,带我去岳麓山下找找吧。兴许那儿有合适又便宜的房子。”我没有拒绝她的意思。这座城市,被一条河分割成东西两边,全部被笼罩在南方冬天的阴霾下。因为寒冷,我们只能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从窗口窸窣吹进的风,吹在脸上,像蜂蜇一般地疼。“放首歌吧,无聊死了。”“放什么呢?”我一面说,一面还是将CD塞进去。我们只听MJ。过湘江的时候,我们都不说话了,路面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骑电动车的人小心翼翼地从我们身边晃过。

  “我有时看到人就恶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