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马村枪事(中篇)


□ 韩振远

  1

  到西马村口,婚车停下了。

  从东马村到西马村三里路,月巧觉得才坐上车又下车。婚车是玉龙从城里租的,很长很大,铮光灿亮,外观与月巧在北京打工时见过的婚车并没有区别。可惜只坐了这么一会,最多十几分钟吧。婚车后面是一辆大客车,能坐五六十号人,娘家送女的亲戚都坐在里面。前面是一辆双排座,车厢里架着火箭炮一样威风的礼炮。再往前,是一辆皮卡,几个年轻人站在上面,用手里的香烟把鞭炮点燃,扔到路边,噼噼啪啪响,路上就漫出一阵青烟,朝路旁的果树丛里钻。

  嫁妆车是辆农用机动三轮,早到了一会,也停在路边,五彩斑斓,在阳光下格外灿烂。护送嫁妆的几个堂弟站在车上,用手搂住箱子上红红绿绿的被褥。执事东升一声喊:嫁妆车先走。三轮突突憋出一股黑烟,像费了老大劲,颠簸着一车崭新物件,进了村。

  玉龙上了最前面那匹马,伴郎国强上了第二匹。伴娘兰香嫂过来扶月巧,先撩起婚纱,露出月巧脚上的红皮鞋,又附在耳边小声说:小心,别伤了肚里的娃。月巧脸上现出红晕,一时不知该怎么上这匹高大的马。马倌赶紧搬来凳子,放在月巧面前。月巧一使劲,被兰香嫂双手拥着,坐上马背。兰香嫂递上来一束花,一面镜子,说:左手拿花,右手拿镜子,这可有讲究,不能拿反了。

  兰香嫂是月巧的伴娘,村里那么多女人,只有兰香嫂配做月巧的伴娘。兰香嫂是个美人,皮肤白皙,身材苗条,可今天怎么也显不出平常的俊俏。也怪她今天没有特意收拾打扮,还穿平时的衣服,连头发都没有精心梳理,在这种场合可不就显得逊色。招呼月巧上了马,兰香嫂上了最后一匹马。四匹马都是枣红马,毛色像缎子一样发亮,全被马倌精心打扮过。额前有红绒球,项间一圈铜铃铛,两耳间用红绸挽一朵红花披下来,连鞍辔上也铺着鲜红腈纶毯。月巧坐到马背上,觉得西马村口立刻变样了,残败的土墙,杂乱的果树枝,灰头土脸的房子,好像都有了喜庆气。

  月巧不明白玉龙是怎么想的,租了马,为什么还要租汽车,这样铺排要花多少钱。她觉得有马骑就行了。其实骑马是月巧自己的主意,结婚日子是二十天前订的,当时月巧就想婚礼那天一定要骑马。晋南一带风俗,过去是新郎骑大马戴礼帽,新娘坐花轿,穿红袄。后来移风易俗,新郎新娘都推一辆自行车,挽上红绸带,权做马。这几年,新人都坐了小汽车,不管谁家办喜事,都浩浩荡荡弄一个车队,车数量越多档次越高,排场越大,主家就越体面。月巧偏偏要骑大马,她觉得骑大马才称得上办喜事。新娘随迎亲队伍离开娘家门,叫“上马”。你想想,不骑匹大马,怎么能叫“上马”。还有,伴郎、伴娘又叫“押马”的,没有马,押什么?再说现在小汽车谁没坐过,一辈子就这么一件大事,总要特别一点。玉龙不这么想,非要坐小汽车,说某某伙计答应为他出车,到时候只需租辆婚车就行了,结果两样都用上了。

  直到上马,月巧才感到怪怪的,洁白的西式婚纱,外面却斜披一条大红绸带,肩上挽一朵大红花,不停地蹭上过底粉的脸腮,手里还拿着个避邪的镜子,反正西式的,中式的,能用的行头都用上了,中西合璧,不伦不类。玉龙也是,穿西装扎领带,照样披着挽花红绸带,也不知道热不热。太阳真毒,空气好像被热闹的鼓乐鞭炮声煮沸,随着嘈杂的声音往脸上泼。骑到马上更热了,被鼓乐迎出家门后,她和兰香嫂、玉龙、国强都坐在有空调的婚车里,从婚车下来也只在树阴下站了一小会,骑上马就完全晒在太阳下,热辣的阳光照在脸上,感觉清晨刚盘好的头发都贴在脸上。谁想在这三伏天结婚,没办法呀!本来,月巧想过年期间办事,那时候,到处都是年节气氛,喜庆。可是不行,都四个月身孕,再不嫁出去就显怀了。再说,在乡村二十六岁还不嫁人,就是老姑娘,好像没人要似的,若在城里,会被人称为剩女。都怪玉龙,说是等创下家业再结婚,又控制不住,那回,合租一间房子的陕西女孩不在,玉龙来了,干柴烈火,有了第一次,后来又有过几次,就怀上了。月巧见过村里有些女人因为怀不上,上医院,找偏方,打打闹闹,寻死觅活。自己怎么这么容易,才几回就有了。月巧听人说过,伴郎、伴娘有一件事,就是教新郎、新娘干那种事。还有,老辈人出嫁,还有压箱底的春宫画儿。现在年轻人还用人教吗,早就无师自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