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零海蜇潮(中篇小说)


  施介平

  一九九零年的王长发已近天命之年,自己有条不大不小的木壳船,雇了三名船工,下网捕蟹为业。四五十片网,一潮千八百斤蟹,卖得两干块钱左右,日子过得挺不错。

  可是好景不长,祸从天降,这片海域突然闹起了海蜇潮。这就像庄稼地里闹蝗灾,蝗虫过后颗粒无收。海蜇潮一来,鱼鳖虾蟹一扫而光,富海转眼成了穷海。海蜇无性繁殖能力极强,有人将它们形容为“生物原子弹”一点儿都不为过。

  望着白茫茫一片海蜇潮,王长发几乎到了绝望的境地,长此下去他不光挣不到钱啦,还要赔钱,刚刚富裕起来的他可能很快就成了穷光蛋。

  而就在这肘,他突然得到一条信息:海蜇是高蛋白低脂肪的食物,有消痰润肠改善血液循环降低血压的功效,南方人特别喜欢吃。王长发沮丧的情绪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想这说明海蜇可以换钱,说不定今年还能发大财呢…… 他旱早地在海边砌了十个水泥池,长三米,宽两米,深一米,他估摸一池子最少腌一万斤,十池十万,这样,不愁没地方腌。同时还立起了两间活动板房,买了盐,是粉碎的带青碴的那种,特成。 这举动在鲨鱼湾起到了两种反响,一是仿效他建池子的人不少,另一部分人则提出了很大的问号和感叹号:自己腌,能行吗?弄不好,连本赔上! 这担心不是没道理,这里虽然袒辈都是靠海吃饭,可从没出过这么多海蜇,更没人腌过,没干的事情就有冒险眭,冒险跟失败是孪生兄弟。人们对王长发的做法颇有争议。 王长发却不那么顾三想四:不就是个腌吗?有啥难的?会腌咸菜萝卜不会腌海蜇?他底气很足。 做完了准备工作,这时间也就半月二十臼的过去了。

  王长发驾船出海捞蜇去了,这是条四十马力,长十四米,宽三米二,载重一万五六千斤的术壳船,慢腾腾向广阔的远海驶去。随着船的不断快进,蔚蓝的海面上海蜇愈来愈多,愈来愈密,唛!浮浮游游无边无际!

  “伙计们,快操捞子!”

  随着王长发的一声呐喊,全船人立时投入了紧张的作业。两个多钟头捞满了三舱两甲板。

  船吃水已到了极限。王长发提了车速,慢慢调头,船像一头拖犁杖的老牛,沉闷闷地向岸边奔去。

  靠了岸。找出鱼筐,四人两抬杠,一趟抬七八个儿,两人抬着直接倒入化好盐水的池子里,回手再扬上一锨盐。这样腌行不行?王长发心里问,咸菜萝卜就这样腌,海蜇还能腌出什么花样来?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这样简单的操作,这一船四人一直忙到天亮。

  伙计们叉累又困,想好好睡一觉。王长发却板着脸说,“出海!”并且拉着了车,挂闸,船屁股泛起沸腾的旋涡,船轻盈地向远海冲去。

  海蜇比头天下午还密,一个挨一个,蓝晶晶的蘑菇体被朝霞映得闪烁生辉,像一颗颗浅蓝色的大宝石在海面浮游,璀璨养日。

  “别看了伙计们,快动手捞吧。”

  三名伙计只有把疲劳和困乏暂扔到一边,操起捞子,这是特为捞海蜇而做的大口径捞子,柄儿长,兜囊也大,捞起来方便容易。一次能捞三四个,但擎不起,拖到跟前挺费力地拔上来,哗啦啦倒进舱。王长发说:“这样并不快,还是一个一个数吧。”于是又改成一个一个往上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