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杰西卡,回家吃饭吧 【原载《小说 月报·原创版》2012年第5期]


□ 川 妮

  钟 诚

  到美国上学的第一天,我谁也不认识,坐在课堂上,两眼一抹黑。女老师的蓝眼睛清澈而忧伤,但她讲的课听得我稀里糊涂。我压根就对老师讲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

  股权期权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想成为华尔街的精英。我唯一的理想是当厨师。在这样一个幸福指数普遍降低的年代,我希望用美味增加入的幸福感。

  一个从小爱吃,除了吃一无所长的男孩,长大了喜欢当厨师再正常不过,根本算不得离经叛道。但老钟跟我妈反应之激烈,差一点被我气疯。他们在烹饪学校看到我的时候,一副大白天见了鬼的样子,表情之夸张。我是学厨师,又不是K粉。至于吗?

  从烹饪学校出来,老钟恶狠狠地把我推进汽车后座上,他站在汽车外面,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很不屑地说,当厨师?亏你想得出来。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我忍不住说,我就不明白了,不偷不抢,不坑不骗,靠辛辛苦苦的劳动挣清清白白的钱。当厨师丢的是哪门子人?我倒很想问老钟,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算不算丢人?但是,当着我妈,我什么都没说。

  你脑袋长包了?从小到大我怎么教育你的?白给你讲了那么多道理。你能不能正常一点!我懒得跟你说!老钟咆哮起来,脸涨成了紫色,就像涂了一层面具,把那张真正的脸掩盖了起来。

  我也懒得跟老钟说。他那一套不择手段升官发财成为人上人的道理,把我耳朵都听出了老茧。我早就告诉过他,我对他那一套不感兴趣,我不想一天到晚削尖了脑袋到处钻营,我胆小,说谎会脸红,过不了提心吊胆的日子,干不了风险太大的职业,老钟推崇的当官和发财,那是两大高风险行业,根本不适合我。我只想踏踏实实干我喜欢的事,本本分分挣一份干净的钱。老钟才不会听我说什么。他在我面前装惯了权威。我们没有办法沟通,我们之间的代沟好比一条鸿沟。

  早些时候,我跟我妈还有一些话说。自从老钟当了副厅长,我妈就变成了老钟的应声虫。我跟我妈也没什么可说了。老钟发火的时候,我妈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他们两个在别的地方貌合神离,管教起我来倒是配合默契。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要让我干个体面的行当。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看不起劳动,靠辛苦劳动挣钱的职业都成了不体面的行当。

  可恨的是,那些烹饪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也跟老钟一样,认为我脑袋里有包。不晓得他们从哪里知道我是厅长的儿子,看我的眼神马上不对劲,不像看人,倒像看怪物。教“刀法花刀”课的老师一本正经地问我脑袋有没有被门挤过?他的话引起一阵哄笑。他们死活不相信,一个厅长的儿子会喜欢当厨师。他们的逻辑是,别说厅长,就是科长的儿子都不会跑到烹饪学校学习怎么炒菜。这都是什么混账逻辑?可大家遵守的就是这种混账逻辑。

  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热爱不热爱,这些我最在意的感觉,在我妈跟老钟的眼里,连一堆狗屎都不如。快乐不快乐,幸福不幸福,这些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情感,我妈跟老钟从来不关心。他们只关心我出息不出息,成功不成功。十六岁中考结束的时候,我曾经很虚心地问过老钟,所谓的成功,有没有具体的指标。老钟推心置腹地说,你怎么还没明白?金钱和权力,你总得有一样。权力和金钱是男人生命中的光芒,没有了这道光,男人的生命就是暗淡的。说句最直白的话,一个不成功的男人,没有女人会跟他。女人都是飞蛾,扑着光去的。

  我晕!面对这样的父亲,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可以不在乎老钟的白眼球,但我不能假装看不见我妈的眼泪。我妈已经混得很惨了,她自己不觉得,她装惯了假,骗不住别人倒把自己骗住了。在外人面前端端官太太架子也就算了,在我面前还要假装幸福,大秀特秀跟老钟的恩爱。恩爱是假装得出来的吗?她跟老钟的关系,看着就叫我别扭。我替她累得慌,不忍心再叫她难过。

  还能怎么办,先出来混混吧。像周围那些不给父母丢脸的好孩子那样,到国外混几年,混个野鸡学校的洋文凭,再回去靠老钟安排一个体面的位置。所谓体面,就是少干活多拿钱,或者干脆不劳而获。他们眼里正常体面的人生,不都是这样吗?反正老钟找得到钱,那个民营医院的马院长听说我要出国,马上慷慨解囊,上赶着送钱,还生怕老钟不要他掏腰包。我心里特别不踏实,老钟跟我妈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不晓得老钟跟马院长有什么勾当。

  这些破事,想起来就觉得没意思。

  坐在我旁边的女生一直埋头涂自己的指甲,偶尔抬头看看老师,眼睛不聚光,一脸茫然。不晓得是不是跟我一样,被父母逼着到这儿混的。

  下课后,女生告诉我她叫杰西卡,一口流利的英语。我反应不过来,在我的感觉中,说一口流利英语的杰西卡,该是一个满头金发的蓝眼睛女孩才对,而我同桌的女生顶着一头黑色的短发,黄皮肤黑眼睛,一看就是同胞。我小心地问她会不会说汉语,她嘎嘎地笑了几声,立马换成了标准的普通话,硬朗的北方口音。我松了一口气,尽管出国之前老钟给我请了家教,突击了几个月英语,听和说勉强能应付。我还是喜欢说汉语。汉字从嘴里吐出来,珍珠似的,圆润光滑。而说英语的时候,我觉得满嘴都是沙子。

分享:
 
更多关于“杰西卡,回家吃饭吧 【原载《小说 月报·原创版》2012年第5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