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杰西卡,回家吃饭吧 【原载《小说 月报·原创版》2012年第5期]


□ 川 妮

  钟 诚

  到美国上学的第一天,我谁也不认识,坐在课堂上,两眼一抹黑。女老师的蓝眼睛清澈而忧伤,但她讲的课听得我稀里糊涂。我压根就对老师讲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

  股权期权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想成为华尔街的精英。我唯一的理想是当厨师。在这样一个幸福指数普遍降低的年代,我希望用美味增加入的幸福感。

  一个从小爱吃,除了吃一无所长的男孩,长大了喜欢当厨师再正常不过,根本算不得离经叛道。但老钟跟我妈反应之激烈,差一点被我气疯。他们在烹饪学校看到我的时候,一副大白天见了鬼的样子,表情之夸张。我是学厨师,又不是K粉。至于吗?

  从烹饪学校出来,老钟恶狠狠地把我推进汽车后座上,他站在汽车外面,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很不屑地说,当厨师?亏你想得出来。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我忍不住说,我就不明白了,不偷不抢,不坑不骗,靠辛辛苦苦的劳动挣清清白白的钱。当厨师丢的是哪门子人?我倒很想问老钟,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算不算丢人?但是,当着我妈,我什么都没说。

  你脑袋长包了?从小到大我怎么教育你的?白给你讲了那么多道理。你能不能正常一点!我懒得跟你说!老钟咆哮起来,脸涨成了紫色,就像涂了一层面具,把那张真正的脸掩盖了起来。

  我也懒得跟老钟说。他那一套不择手段升官发财成为人上人的道理,把我耳朵都听出了老茧。我早就告诉过他,我对他那一套不感兴趣,我不想一天到晚削尖了脑袋到处钻营,我胆小,说谎会脸红,过不了提心吊胆的日子,干不了风险太大的职业,老钟推崇的当官和发财,那是两大高风险行业,根本不适合我。我只想踏踏实实干我喜欢的事,本本分分挣一份干净的钱。老钟才不会听我说什么。他在我面前装惯了权威。我们没有办法沟通,我们之间的代沟好比一条鸿沟。

  早些时候,我跟我妈还有一些话说。自从老钟当了副厅长,我妈就变成了老钟的应声虫。我跟我妈也没什么可说了。老钟发火的时候,我妈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他们两个在别的地方貌合神离,管教起我来倒是配合默契。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要让我干个体面的行当。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看不起劳动,靠辛苦劳动挣钱的职业都成了不体面的行当。

  可恨的是,那些烹饪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也跟老钟一样,认为我脑袋里有包。不晓得他们从哪里知道我是厅长的儿子,看我的眼神马上不对劲,不像看人,倒像看怪物。教“刀法花刀”课的老师一本正经地问我脑袋有没有被门挤过?他的话引起一阵哄笑。他们死活不相信,一个厅长的儿子会喜欢当厨师。他们的逻辑是,别说厅长,就是科长的儿子都不会跑到烹饪学校学习怎么炒菜。这都是什么混账逻辑?可大家遵守的就是这种混账逻辑。

  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热爱不热爱,这些我最在意的感觉,在我妈跟老钟的眼里,连一堆狗屎都不如。快乐不快乐,幸福不幸福,这些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情感,我妈跟老钟从来不关心。他们只关心我出息不出息,成功不成功。十六岁中考结束的时候,我曾经很虚心地问过老钟,所谓的成功,有没有具体的指标。老钟推心置腹地说,你怎么还没明白?金钱和权力,你总得有一样。权力和金钱是男人生命中的光芒,没有了这道光,男人的生命就是暗淡的。说句最直白的话,一个不成功的男人,没有女人会跟他。女人都是飞蛾,扑着光去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杰西卡,回家吃饭吧 【原载《小说 月报·原创版》2012年第5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