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塔合曼女人的五月


□ 王 伶

十八岁的古兰丹姆向往外面的世界,向往真正的爱情。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当演员上。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当上了演员并且爱上了这部戏的导演,她的梦想或许就算实现了。
古兰丹姆真的能走到“外面”,得到“爱情”吗?古兰丹姆的妈妈——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一直像阴影一般出现在她的周围,她是否也有过青春,是否也爱过某个人?小说里隐藏着一个惊人的事实,一些已不堪回首的往事……

1

蓝蓝的五月终于到了。
冰冷的慕士塔格峰似乎一夜间消退了苍白,尖尖的额顶现出一缕透明的淡蓝。清晨,当女人们扭着丰臀,手提木桶,轻手轻脚走出石头房子,去牛圈挤奶时,忽觉脚下硬实的草地有了绵绵的松软。一看,草儿露出头来了。
挤完了奶,直起腰,吸着手指上的奶汁,眯缝起眼,呀,高原竟是一片蓝啊。蓝蓝的炊烟,蓝蓝的雾霭,还有那山涧深处塔合曼温泉的蓝,涌动着,伸展着,交融着,似少女柔美的臂,在起舞。高原笼罩在神秘的蓝色灵光里。
起早的塔吉克女人眉梢上闪过喜气。她们知道,高原最忙碌的季节到来了。这是她们一年中的期盼,当然这期盼中有不尽甘苦,又酸又甜又涩,马奶疙瘩那么迷人,其味难解。
从上年大雪封山前,男人们将羊群从草儿渐黄的夏牧场撤回家,她们便开始孕育这份期盼。她们备足了劈柴和牛粪,熏好了一堆堆肉食,封存起一羊皮袋一羊皮袋马奶,准备迎接一种新生活。整个白雪季,她们将羊儿圈在温暖的冬窝子里,让自己的男人睡在暖烘烘的炕上,不停地加着柴,不停地烧着喷香的奶茶,还有,不停地缝制一件婴儿的衣裳,一顶缀满珠子的花帽。
这个生活在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的民族,是极其重视帽子的。尤其是女人。无论城市还是乡村,也无论年老还是年少,出门在外,她们一律端正地戴着丝绒绣花帽子。这帽子是那种阔口的平顶帽,黑底红花,或黑底黄花,珠串闪烁,流苏摇曳,不知多少风情便从这帽子下流出;它更像一只轻巧的皮鼓,山风一起,就会响起欢快的鼓点。
也难怪。“塔吉克”即“王冠”或“戴王冠者”之意。现在当我们看到女人头上那矗立着的精美庄重,绝不轻易脱去的帽子,便可知那是一个怎样的象征了。塔吉克人给予女人如此“王冠”,女人们个个成了女神。
女神是能主宰人的命运的。所以,塔吉克族女人把给未出生的婴儿缝制花帽,看作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她们洗净了手,盘腿坐在毡炕上,缝啊缝,与羊儿一起咀嚼那漫长又短暂的幸福时光,与羊儿一起回顾那些已逝的或悲伤或快乐的事。
无所事事的公羊们,吃得膘肥体壮,懒懒散散,失去了自由的天空和可供它们游荡的草原,它们能做些什么呢?唯一可做的似乎只有寻欢了。
男人们也是如此。
那是些多么迷人又恐惧的夜啊,高原上的每一个羊圈都回荡着欢乐的歌,高原上的每一座石屋都跳着怪异的舞。浅浅的月色里,大地似海浪般地喧嚣,人、马、羊、石屋,奏出最华美最原始的乐章。音乐里带着色彩,色彩里藏着音乐,狂欢的帕米尔之夜啊,寂寞的帕米尔之夜。......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