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墨面客(短篇小说)


□ 党益民

党益民

  明末天启年间,关中连年灾荒,久旱不雨,草木枯焦,疫病流行,饿殍遍野。史书上记载:"草木尽,人相食。"官府不但不减免税赋,赈济灾民,反而增派"新饷"、"均输"等赋役。饥民纷纷起义反抗官府,以求生路。

  第一个举起义旗的是渭北白水农民王二,他纠集数百灾民,手持刀片棍棒,斩杀贪官污吏,劫仓放粮。怕官府认出,给家人惹来麻烦,每次行动前,他们都将锅黑涂抹在脸上。所以,人称"墨面容"。

  起义军迅速壮大,官府十分惶恐,派出上万官军围剿。起义军转战渭北韩城、蒲城,宜君、洛川、白水、频阳等地,一直与官军周旋。

  第二年,也就是明崇祯元年,陕北府谷农民王嘉胤也揭竿起义。王二得知后,为摆脱官军的剿杀,领军北上,与王嘉胤会合。陕北沟壑纵横,官军不敢擅自闯入,给了王二喘息的机会。起义军经过短暂的休整后,很快就发展到六千多人。起义军羽翼渐丰,他们先攻占了黄龙山,然后南攻关中,杀贪官,破牢狱,开粮仓,沿途百姓一呼百应,饥民们尾随其后,起义队伍转眼汇集了上万人。

  紧接着,安塞的高正祥,宜川的王左桂、"飞山虎"、"大红狼",洛川的王虎、"黑煞神"也纷纷起义。官军东奔西杀,首尾不能相顾。明王朝紧急增派数万官军,诏令杨鹤为陕西三边总督,围剿起义军。杨鹤带兵多年,老谋深算,用兵诡秘,起义军哪儿是他的对手。不久,"墨面客"王二在商洛道被杨鹤诱杀,"墨面客"残部退守终南山中,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

  这年夏天,米脂农民李自成起义军从陕北三边(静边、靖边、安边)席卷而下,攻破白水马家渡。蒲城县武举王文昌率兵丁迎战,被李自成捉拿斩首,脑袋挂在城门示众半月。官军集中兵力堵截李自成,两军你来我往,在渭北展开了拉锯战。隐匿在终南山的"墨面客"们想与李闯王联络,南北夹击,攻克渭南城。他们派出一名暗探,装扮成补锅匠,游走于渭北一带,寻找李自成的队伍。

  这暗探名叫顺子,二十来岁,武家坡人。顺子原来是铁匠,并不补锅,好在补锅跟打铁差不了多少,出发前跟人学了几天就会了。顺子家的铁匠铺在武家坡算不上是最好的,但由于他们的飞镖打得好,倒有一些名气。从前,他们跟其他铁匠铺一样,打些铁锹镢头菜刀等铁器,并不打飞镖。自从父亲郑义与龙虎镖局镖头洪升拜了把兄弟,才开始替洪升打飞镖。洪升从小习武,善使飞镖,三十步之外,可扎中母鸡。兔子从身边跑过,也能一镖扎中。洪升使的飞镖与别人不同,很小,只有寸半,握在手中根本看不见,所以常常能出奇制胜。顺子的父亲郑义是个慢性子,心又很细,打出的飞镖小巧锋利,令洪升很满意。洪升在道上名声越来越大,顺子父子的飞镖也跟着远近闻名。有人慕名而来,也想让他们打飞镖,郑义不干,给多少钱也不干。他们只给洪升一人打飞镖。洪升自然很感激,"走镖"回来常到铺子来看看父子俩,有时提根羊腿,有时提只兔子,或者拿些各地的特产吃食。没事的时候,也教顺子练飞镖玩。天长日久,顺子的飞镖也甩得有模有样。打好一批飞镖,洪升还没来取,顺子就拿到后院里,往桐树上甩,那桐树常常被他扎得泪水长流,浑身刀眼,不到一年就干枯了。

  三年前,洪升"走镖"去宝鸡,带着三个镖师和七八个手脚利落的伙计,七箱银货锁在镖车里,车头插着"龙虎"镖旗。宝鸡一带绺子(土匪)挺多,但是洪升并不害怕,因为经常"走镖",跟这些人大多已经相熟。即使遇到不相熟的新绺子,他也不怕,小声对镖师下令"轮子盘头"(镖局黑话:将镖车围成一个圈,准备御敌),不到最后关头,一般不会硬碰硬"破盘"(撕破脸,动手)。先是用黑话跟绺子沟通,无外乎是说大家都在道上混,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请赏我们一碗饭吃。如果好话说尽,对方仍不罢休,那就只好抄家伙,"亮青子"(拨出刀剑)"挡风"(把对方赶跑),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鞭土"(打死人)。若打死了人,结了"梁子"(仇),日后走镖也是个麻烦。

  这次"走镖",洪升没有遇到"绺子",却遇见了追赶"墨面客"的官军。那军头看见他们押着银货,起了歹心,硬说他们是"墨面客",一声令下,让士兵包围了镖车。洪升再三解释,军头不听,非要收缴镖车,将他们缉拿回去。洪升被逼无奈,只好跟镖师们拼死"破盘"。他一刀扎中了军头的脸,"嗖嗖"甩完身上的飞镖,撂倒十几个官军,逃出一条命来。

分享:
 
更多关于“墨面客(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