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消逝的记忆


□ 冉令香

  入冬一周了,冬神一直躲在晴空后沉睡,艳阳弹拨起金色丝弦,也没能唤醒他的酣梦。冷风翻检着法桐叶片,“啪嗒”一声脆响,又一片叶子告别了空中流浪返回家门,依偎着树根踏踏实实来过冬了。只有透凉的雨丝织成绵绵灰网时,湿漉漉的法桐叶才有“噗、噗”坠地的沉重和悲壮。如今,坦然享受着艳阳温情的抚摸,它们飘摇的足迹就少了怜惜目光的关注,蓬乱张扬地聚拢在冷寂的墙根、树下、转弯抹角处。

  据说,今冬北半球超乎寻常的冷,暴风雪席卷了整个欧洲大陆后,亚洲也跌入“冰窟”。今冬是几十年来最冷的,同事这么说,好友惠也这么说,运动鞋专卖店的小服务员也煞有介事地这样说。来回罚我跑了三趟,儿子挑挑拣拣最终才选中了这双时髦的篮球鞋。高帮、厚底,冷是不怕了,就等着下雪了。下了雪,冬天才真的到了。可这么干爽晴朗的天,哪有下雪的蛛丝马迹呢?

  静静沐浴着暖阳,总有飘忽入梦的感觉。懒散的目光循着这条熟悉的林荫道漫步。一、二、三、四……默数着路边水桶粗的法桐,百无聊赖中为它们无法预知的前途担忧,被砍掉还是被迁走?就连这年仅6岁的办公楼、食堂、9岁的学生公寓……也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区区几棵法桐谁会怜惜呢?若有幸被迁移,再度相逢时,它们冷漠闪烁的眼神还能认出我这故交老友吗?

  17年了,不曾留意过它们高大健美的躯干、蓬勃繁茂的枝桠,它们宽大的叶片如何绿了又黄,落了又生;也不曾留意过那个突然窜高了个子,迎面而来挡住视线的少年,我须仰视才见他毛绒绒的嘴唇和明亮调皮的眼睛。几年前的春节,就在操场北头的这棵法桐树下,他手里突然炸裂的鞭炮炸掉了半跟小指。成长的速度早已将童年的痛苦掩埋在记忆深处。此刻,少年欢快的脚步在林荫道上跳跃,那些低垂的叶片轻抚着他接近2米高的发梢。似乎因为那次意外,这些法桐才对身边玩耍的孩子多了些顾怜,牵牵绊绊的枝桠低垂目送着渐行渐远的身影,一缕清风就是几句叮咛。

  时光消逝的那么快,猝不及防已过了17年.一切都变了。总以为这条林荫道最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那些逐年增加的年轮最有发言权。春天它们毛绒嫩绿的叶片,在春雷的轰鸣中一抖,转眼变为成熟的翠绿,我甚至不清楚那些绿茸茸的球儿,何时坠满了枝头。只有这条林荫道的记忆最清晰。

  那是1993年7月3日,一个普通的让人忽视、甚至彻底忘却的夏日清晨。一辆辆卡车满载办公桌椅喘息着开进这片新辟的园地。一所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技校,告别了租房办学的日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园地。这条纵贯校园南北的水泥路让人欣慰,它像一条分水岭,将生活、活动区域和教学、办公、实习区域自然而然分开了。路边碗口粗的法桐树像队列整齐的卫兵一样,朝迎暮送这群风风火火的建设者

  阳光掀起滚滚的热浪,浑浊的汗水在五颜六色的脊背上流淌,杂草在镰刀锄头起落的光影里纷纷倒地,飞虫仓皇逃逸,浓郁的草腥味儿、土腥味儿混合发酵着四散飞扬。经过几天修整,枯萎的杂草堆积在法桐脚下时,足球、篮球便迫不及待地在空旷整洁的操场上翻滚飞旋起来,这条多情的林荫道上便多了些驻足欣赏的眼神,见证着,记录着校园变革的每一个足印。

  恍惚间转瞬17年,17年原来这么短暂。这条三百多米长的林荫道更短,短得微不足道,只需三分钟就可以慢悠悠地从北头步量到南头。每天来往四趟,一年365天,17年的路程有……哦,不!不!每天按10趟计算,一年就是……算不下去了,一道闪电飞掠而过,某种坍塌的碎裂声在内心轰然响起。当政策的导向决定了这所技校的命运时,此时,她如同一条季节性的河流正处于结冰期。我,一个虔诚怀旧的建设者,伤感地检索着她芯片里的储存时,发现她的记忆竞如此贫乏。

  当年的基建科长由老伴儿牵着手走过来了。那时,他风趣幽默,每天站在这条林荫道上,左手卡腰,右手夹烟卷,向左肩倾斜着脑袋,眯眼打量那高高的塔吊、时刻高蹿的混凝土砖墙。每逢有人经过,他都会满怀憧憬地对着楼茬子指指画画一番,向人们夸耀着他的倾心得意之作。闲暇时,他常把光屁股孩子高举过头顶嬉闹,在法桐叶间玩捉迷藏。那天和他出差,饭桌上得知我和他女儿同龄,便出谜语让我猜,猜不中罚我喝酒。当我皱着眉头把啤酒咽下肚时,他哈哈大笑:“黄毛丫头,这才爽快。”他爽朗的笑声犹在耳畔,像舒畅的风扫过树叶。我记得,他竟然忘了。“你知道我是谁,我可不认识你了”,我热情地问候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答复。他还不到70岁,却早巳失去了记忆,忘记了一切。人的记忆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击。不愿想起的,总在脑海里翻腾;不想忘记的,偏偏丢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这条林荫道的记忆里可存留有他欢快忙碌的身影?

  冷风扫过,“噗通通”法桐干褐色的果球儿砸在硬邦邦的水泥路上,他机械迈动的脚踩上去,碾碎了果球儿,絮状的种子随风四散。以前,他会抢先捡起来,逗孩子玩的,并认真地给你讲,法桐学名叫悬铃木,抗烟尘能力、适应能力极强,病虫少,生长迅速,是行道树之王。瞧,这雄伟阳刚的树形才像男子汉。如今,他全丢了,连自己丢了都茫然不知。叶落归根,树干又添一圈年轮。他的记忆不是凋落的树叶,而是随沉甸甸的种子融进了泥土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消逝的记忆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