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与瘫痪的一次零距离接触


□ 曹乃谦

  那天,我差点出了事,差点瘫了。瘫到多严重,我现在也预想不出来,反正是,我当时感觉到,我马上就要瘫了。
  
  自出了几本书,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喂!出了书也不懂得给人几本。还得等人跟你要。这样吧,你先准备好,签好名,盖好章。哪天我就过去取。”这是比较客气的,不让你送,要来取。
  还有很不客气的,让你送:“喂!把你的书往过送几本。记住!签好名,盖好章。”
  这些人往往不说他是谁,我得猜。我如果小心翼翼问一句:“你是?……”对方马上就恼了:“到底是大作家了,连我也听不出来。”这样说完,他也还是不说他是谁。他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应该认识他并熟悉他的语音。
  把电话挂了吧,不礼貌。再继续问问“请问你是哪位”,人家会更生气。没办法,我只好跟他继续聊,多说几句,想从他的回答里得到点启发,好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我就假装想起了,说:“噢,是个你呀。时长不见了,你这会儿又是在哪儿发财?”
  他说:“到哪儿发去,哪儿也发不了。”
  我再问:“那你还是在那儿上班?”
  他说:“你可说了个对。不在那儿能去哪儿?你要不给我调调?”
  我又问:“你这会儿肯定是又搬新家了,在哪个小区?”
  他说:“还在那儿。”
  他好像是故意跟我绕。反正是,我连半点点信息也甭想从他的嘴里听出来。
  前些日,我又接了个跟我要书的电话。这次,对方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他是谁,在哪个单位工作。让我给送些书。说现在就要,同事和领导们等着看,让送上十来套。我一听,吓了一跳,说:“我家没书。”
  对方说:“你出的书家里咋能没有?”
  我解释说,我家又不是出版社也不是印刷厂,更不是书店,我家哪会有那么多书,谁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我出书是跟出版社签合同,由人家给出。按照合同,人家只给我本人五本书。这五本书我总得在我家里的书架上放一本,另四本我得放上樟脑球包装好,保存下来,我死了以后留给外孙女陈安妮。我真的不能再取出来给别人。
  对方说:“那你给过这个给过那个,是哪儿的?”
  我说是买的。先是跟出版社买了五十本,早叫人要没了。再有人要,我就得到书店去买。你不相信可以到书店打问打问,看曹乃谦是不是常来买他本人的书。你也可以跟我给过书的那些人去打问,你就会看到,我给他们的书,书后面都盖着书店的销售章。
  对方听我这样讲,想了想说,那就不要十套了,少要上几套。于是给我拉出个名单,还让签上名盖上章。我说我尽量吧。万一书店的货不全,那我就买不齐了。对方很善解人意,说尽量吧。
  我的差点儿出事,我的差点儿瘫痪,就是出在这次买书的时候。
  那天上午,我把单位的工作做完,就到了南门外的大同书城。可那儿只有我的中篇小说选《佛的孤独》和短篇小说选《最后的村庄》两种。长篇《到黑夜想你没办法》没有了,说是已经进货去了,但还没给寄过来。我说那就把那两种各样拿十本。我这是有意地多买几本,留在家里准备着有些人硬跟你要,省得到时还得来书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