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逃离母亲


□ 尔 蜜


想逃离母亲的念头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由来已久,自幼便潜藏在心的。
看到这个题目,你一定会说,这个人准是个忤逆,天下所有母亲都是她儿女的恩人,羊羔尚且跪乳,乌鸦尚知反哺,你怎么反过来要逃离母亲呢
我不敢隐讳自己的真情,外国有个大文豪说过,说真话就是诗。我不会写诗,我学写散文奉行的一条最高准则就是说真话道真情。不会说假话不会掩饰真情是我的天性。但愿你不会因为我说出真话而判我为“无可救药”。想逃离母亲的念头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由来已久,自幼便潜藏在心的。
母亲对我管教很严。“教不严,师之惰”,她是勤奋敬业以灵魂工程师自命自许的模范教师。进过少管所的孩子,到她班里都能乖乖地进步。孩子嘛,可塑性最强,只有不合格的先生,没有不称职的学生。妈妈常这样说。对我的设计更是高标准高难度,大有揠苗助长的主观主义情调。一个生性胆怯却又任性贪玩毫无特长的孩子,她要使之成为她理想的完美的接班人。而且她的设计一旦变成她心中的蓝图,这位不辞辛苦、不怕劳累的园丁便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地对我进行修剪打杈,幼小的我,是一株贪生贪长的小苗,喜欢长在没有园艺师编制的古草原,以蓝天白云为友,以蝴蝶、萤虫为伴,无拘无束,疯生疯长。大概幼年时期散布于我周身的力比谁都多比谁都丰富。我“为所欲为”的快乐原则百折不挠。然而,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天性不恶,我打心眼里害怕看见妈妈难过的样子,我喜欢妈妈笑眼眯离的脸,愿意偎依在妈妈的怀里听她讲故事,听她夸我“乖”于是,我按照她的意志,真地乖乖地成长起来了。我会按照她的旨意给她的朋友们有板有眼地背诵一大串毛主席诗词,什么“小小环球有几个苍蝇碰壁”,“不许放屁”等,脸儿绷着不露一丝笑容,即使赢得一阵掌声,也绝对不笑。从托儿所回家,多羡慕大院里的小朋友泥猴似地滚在一起疯打疯闹啊,可妈妈不许。我再三哀求,直到眼泪汪汪,才能打动她。然而她却有约法三章:只许在一边看着,不许跟他们疯;不许学他们骂人,不许……之后才准我当10分钟看客。但妈妈不知道尽管她以为她母亲大人比我聪明百倍,但她不知道一个小孩芽芽也会渐渐有了思想,有了不乖的主意,就是说,她的乖女儿总想按照自己的意志办事,不想被人指手划脚修来修去。找回自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变成了你让我这么做,我偏要那么做。用妈的话说:“我让你往东,你偏向西让你吃苹果,你偏吃梨”然而除了吃梨这样的事,妈妈指我向东,我最终还是无法向西。我的思想是那样稚嫩、柔弱,根本经不起“三省吾身”的锤锻,而且我的观念实质上还是传统的。母亲就是母亲,在我心中,她的权力至高无上,她的意志必须是我的行动,她的语言便是我的最高指示。所以每次与母亲的意见不一致时,都以我的失败妥协而告终。我的俄狄浦斯情结也好,埃列屈拉情结也罢,都无法改变现实生活中母亲对我的塑造。我秉赋中的“为所欲为”最终都在孟母、岳母的母爱中扭曲、变形。但我奇怪的是我检讨错误的次数越多,改正错误获得的褒奖次数越多,我的逆反心理也就越强。有几次,某种不道德的丑恶的意念竟在潜意识中膨胀冲撞,我甚至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地想,将来总有一天,我要逃离你,不再用你管。什么重点中学,什么像样的大学,赶紧找个工作自己挣钱。自己养活自己,端人家碗,受人家管,我不端你的碗,看你怎么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