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兰仙


□ 邵 丹

小兰仙
邵 丹

那几排白墙红砖的单层公房建于60年代初,明显的苏联风格,确切地说,前苏联的风格。公房拉了自来水管,在这几千年来枕河而居的小城便成了发达的象征,但自来水管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是空摆设,原因复杂,可演绎一部长篇小说,索性省略。
小兰仙家是最早分到公房的那一批。60年代初的中国,分房子不讲究贿赂,公房住进清洁工人老师商店零售员医生等,真仿佛人人平等,绝无挂碍。小兰仙的父亲刚从大城市里返回故乡,老房子早归了别人,居委会就分了他们家一套新公房。安居没几年,小兰仙的父亲便去世了,原因不详。这不详仅对我而言,因为事件发生时,我还太小,对邻里议论半懂不懂,更不感兴趣,等我长大了,偶尔有了兴趣,人们已不耐烦回忆。回忆是相当具有时效性的,很多人意识不到。再说了,人生人死是自然现象。如果生是书本的第一页,令人激动难耐呼之欲出,死则是故事的终结,一本书就此合上,何必多提。小兰仙父亲的去世由此很快成为客观事实,客观到不需分析,不需谈论,延绵不绝的话题则是小兰仙在父亲去世那阵落下了病根。
小兰仙的病在口语里是“傻了”,在医学术语里是“轻度智障”。她外表与常人无异,甚至可以独立生活,也就是说,涉及本能的,她都能应付,或许还有过人之处,比如说,她很会打扮,靠了一份原始的对美的热爱。她的毛病主要在社会关系领域,拿捏不准社会上的是是非非,做一些让世人评为“傻”的事情。小城里颇有几个傻子,而小兰仙最出名,傻都一样,但小兰仙漂亮。漂亮也有不同,小兰仙不算绝色,却因傻而更漂亮。一来因了观者的同情心,二来也因了小兰仙心思一变,气质也变了。自从小兰仙变傻之后,心思单纯,神情光滑,眼神很浅,浅到世人探索的目光刚落进去,便被溅出来,想重新进入小兰仙的眼神,又发现太浅进不去,由此而生神秘感,由此而生美感。最重要的还是小兰仙爱笑,尤其在人前。傻子成为世人焦点容易困惑,小兰仙则不,越是人多,笑得越美,越超脱。
作为与众不同的美丽傻子,小兰仙格外招人疼,念完中学,母亲就把她留在家里。小兰仙家原本全靠父亲一人收入,父亲一过世,经济一落千丈,好在母亲善经营,自己每天外出打零工,大多时间帮人看孩子洗衣服,偶尔会挑河泥,这是一份不到最后关头没人愿做的苦工。哥哥勇也偶尔帮忙挑河泥,虽然成绩一向很好,“文革”期间原本也不可惜,中学一毕业就托关系在粮站找了份工作。“文革”后期,家中勉强衣有新装,食有荤腥,夏天乘凉时,勇还喝点小酒,与邻居李叔下棋。李叔的棋艺在小城属传奇级别,勇哥小时观棋学棋,现在有机会切磋,很快棋艺飞涨,每次对弈都吸引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好事者。小兰仙也爱观棋,她看不懂棋,但她喜欢人多,她骨子里喜欢热闹的人生,总觉得每天独自做家务有些凄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