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家的诗歌精神


□ 李敬泽 谢有顺等


时间:2004年12月2日
地点:武汉文联文艺创作中心
主办:武汉市文联
协办:《人民文学》、《星星》诗刊、《南方文坛》
主持人:邓一光

邓一光:张执浩是这几年武汉非常活跃的青年作家,他的创作首先在诗歌领域展开,后来又转向小说,近年来创作了三部长篇小说,短篇小说更是铺天盖地。在湖北作家中,有不少作家都是从写诗歌起家的,比如陈应松等。张执浩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在创作小说的同时从来没有放弃过诗歌写作。他兼有诗人和小说家的双重身份。现在文学创作领域普遍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小说家是否应该有诗歌精神?”我想请各位专家学者们就此展开讨论。
叶舟:我首先要对张执浩先生能够在今天举行作品研讨会表示祝贺,我感到非常高兴,同时也心生嫉妒。因为张执浩的创作环境非常之好,武汉的诗人具有良好的气质,滋养出了像邓一光、刘醒龙等等一批为人厚道的作家,他们对年轻作家的帮衬和提携是做得非常好的。
作为诗人的张执浩,我所了解的非常之多。十多年来,许多人在江湖上渐渐消失了,走散了,许多人不再亲切。但张执浩的作品一直处于我的阅读范围之内。我觉得张执浩与我所想像的诗人比较一致。他离标签化、模式化的东西很远。虽然,有关他的评论时常在网上、媒体上出现,但是张执浩一直保持着他稳定宽厚的特点,他的写作一直保持肃穆庄严,与喧嚣的作家圈保持着疏离,有效地保持了他诗歌创作的质地。
我一直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这些年我们的文学创作必须回到一些伟大的“标准”内,回到美,回到良知,回到诗歌应有的基础之上,而张执浩就是在这个标准内展开自己的写作的。张执浩的创作量很大,像他这样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也很难,这样的态度也使张执浩个人逐渐边缘化起来,特别是在目前诗坛弥漫着一股中产阶级的诗歌气息的情况下。
第一次接触张执浩的作品是在一次诗歌朗诵会上。那次有人朗诵的是他当年获得“飞天”诗歌大赛头奖的作品《糖纸》。我觉得这部作品很能够体现出张执浩早期诗歌作品的特点。他的诗歌是带着甜蜜气息的,具有一定的温度,不像有些人的诗歌总是在发高烧。诗歌要有温度,但需要的是适合人体的体温。张执浩的作品符合我刚才所说的“伟大的标准”。张执浩的作品只有在保持必要的温度的基础上才能发展。他既保证了自己的创作特色,也规避了一部分不好的东西。
李俊国:张执浩的作品体现了一个小说家的诗性精神。我在分析了张执浩的短篇小说之后,得到这样一个结论:张执浩将一种深层体验的穿透力带进了小说创作中。
从总体上来看,张执浩的小说给学界提供了这样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超验写作;二是现代性转型的可能。从他的《试图与生活和解》、《天堂施工队》的表意系统来看,他所表达的是一种超验体验,而非直接生活经验的重写。中国近百年来的浪漫主义文学思潮一直在进行。从我个人的偏好来讲,我非常希望这样超验的作品能够得以发展。从鲁迅的《故事新编》中的《理水》开始,到海派作家刘纳欧、施蛰存的《魔道》,再到阿来的《尘埃落定》等等,这些作品都不是纯粹的写实,而是抽象的,带有神秘色彩的。尤其是经过新写实之后,对超验的书写,已不仅仅是诗人的写作,应该可以说是中国文学的另一种空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