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礼物


□ 毕 亮

  ●毕 亮

  阳台狭窄、简陋,马闳靠护栏边,倾着前胸,将手比画成取景器。远处芒果树下的男孩女孩定格在他视线里。他听不清楚他们讲的话,但从表情看,他知道他们是在争吵。他能嗅到那股不安、忧伤的青春气息。

  马闳是个摄影发烧友,但他没有专业装备。唯一那部索尼数码相机,也在某次和阿玲争吵时摔散了架。此情此景令他联想起过去跟阿玲的数次争吵、痛心,以及泪水。

  他跟阿玲认识两年多快三年,那时阿玲初来深圳,还带有清新泥土的气息,羞怯,跟陌生人讲话不到一半就脸红,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惊奇。从初识的谈话中,马闳感觉到了这一切。

  阿玲说,你是在公司上班的白领么?

  他说,我是摄影师。

  阿玲说,是真的吗?

  阿玲又说,我看你不像。

  他说,现在不是,将来会是!

  过去马闳时常谈起将来,抽着香烟、喝着啤酒,说将来如何如何。现在不了,现在他就惦记挣钱的事。

  楼下两只流浪猫呲呲的撕咬声,惊醒了马闳。他双手捂住疲惫的脸,又搓了搓,返回采光不好昏暗的客厅。

  马闳有位朋友,青岛人,是个海鲜贩子,以倒卖扇贝、花甲、扁枪鱼、梭子蟹为业。去年秋天在深圳,马闳帮那位贩海鲜的朋友一小忙,联系了四家酒楼。事情办成,后者给了他一笔酬劳,半小时前转入他银行账户。

  钱虽不多,但超出马闳预期。他很是欣喜。从银行返回城中村租屋,马闳看到路边两个胳膊黑瘦的小孩茫然地乱跑,街头苍蝇横飞,墙头角落里能见到被弃置的避孕套和针筒,小贩们将港产警匪片和黄色光碟依次摆满桌子,封套上有裸露的未成年少女,还有穿三点式的外国女郎和动物。

  马闳拨了个电话给阿玲。现在阿玲是他女朋友,在一家品牌女鞋专卖店做售货员。

  马闳说,晚上准点回家,别加班!

  阿玲说,啥日子今天?

  电话背景里是闹哄哄的杂音,“给我双36码鞋,这款”、“那款35码有吗”。马闳瞥了眼身边飞跑比麻杆还瘦的男孩,大声说,没什么,就是好日子,晚上咱俩去吃西餐。上次吃西餐是什么时候,我都不记得了……

  他的话没讲完,电话那头有人喊了两声“阿玲”。她说,知道了。没再多讲,便挂了电话。本来马闳还想交代那笔额外的收入,好让阿玲高兴,可她那里似乎生意不错,顾不上。

  阿玲是个有点婴儿肥的云南女孩,在西双版纳土生土长。她皮肤呈泥土色,笑起来两边脸颊会显出酒窝。马闳经常跟阿玲开玩笑,说那酒窝能盛二两白酒。

  两年以前,马闳在东门本色酒吧认识了阿玲,就迷恋上她的酒窝。他请她喝了两杯“血腥玛丽,’。喝到一杯半时,他们互换了手机号。自然,后来他们交往上了。两年下来,阿玲没吃减肥药,身上的肉却一坨一坨掉,脸上那点稚气的婴儿肥消失得无影无踪,眼下因睡眠不足显出浓墨重彩的黑眼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