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美国过“神仙日子”


□ 丁楚彰


1

从左到右走一圈须l刻钟,从右到左走一圈也是15分多一点。美国10N大学北边H宅区周围的这条人行道,章婆每天都要围着它走个三四遍。
其实,她很不愿意这么绕着宅区转呀转的,没什么乐趣。
应该承认,美国的环境优美,是很养眼的。可以说,这城市是真正的花园城市,居民的住宅都是别墅。住宅大多为两层小木楼,设计别具匠心,基本上是一舍一式,绝少重复,真可谓玲珑别致,各具特色。百幢左右的别墅形成一个住宅区,区与区之间则有可以自由出进的公园相隔。公园里有大片大片的树林和草场,当然还有池塘、休闲亭、游乐场、运动场。运动场除了篮球场网球场足球场之外,最著特色的便是高尔夫球场,绿油油的草坪像地毯,而且是几座球场联在一起,连绵一两平方公里,也是一处风景。有的草场则让草自然疯长,形成一处原始景观。整个城市就是由这样的一片片住宅区、一块块公园组成的。可以说,叫城市不如叫别墅度假村。与绚丽旖旎的地面相映的,则是纯净多彩的天空。美国天空的云彩让人觉得与地面特近,伸手可摘似的,而且图案美丽,富于变化。章婆来美前,街坊们曾说她到美国是上天堂过神仙日子,她初来的几天,认为他们说得有点像。因为美国不仅是风景美丽,吃的东西也是非同一般。
她一到美国,女儿女婿便拿出许多美国水果给她吃。苹果桃子是中国也有的,可美国的苹果桃子不知怎的就特别好吃。至于那跟葡萄一样的美国红提,更是美味绝伦,让人觉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在国内吃牛肉最烦塞牙齿,美国的牛肉却像豆腐一样容易咬烂;鲈鱼不仅味道极其鲜美,而且没什么骨刺。
人往往是这样,好多事物是初接触时觉得新鲜、意外,从而产生惊讶甚至亢奋,随着时间的推移,见多了,就有些见怪不怪,慢慢习以为常了。章婆就是如此,在美国住了个把星期,便觉得那些美景变得一般化了;水果的味道也变平淡了。与此同时,也发现了美国的不足,西餐方法烧烤出的鱼肉,比中餐做法的味道差远了。
随着新鲜逝去,兴奋消退,本来闲逸的生活就更难熬了。她要女儿女婿多让她做点家务事。女儿女婿都说没什么家务事。也的确没什么家务事,美国的空气比较洁净,窗桌一个星期不抹,也没什么灰尘。地毯也只须一个星期吸一次尘,都是女婿亲自动手,说是吸尘器不好侍弄,不准岳母操持。洗衣有洗衣机和烘干机。洗碗有洗碗机。炒菜呢,女儿读高中时炒菜的手艺就超过了自己,到美国几年,更是菜艺大进,女婿孙子都吃惯了她炒的菜,自己根本插不上手。只有择菜洗菜切菜她可以插手,那也是举手之劳,半个小时就可完成。而且,每天只需准备一个正餐。因为早餐已经西化,全家都是喝牛奶吃面包,用不着生火;中餐,女婿女儿都是在学校吃后接着工作,孙子也在幼儿园吃,她一个人在家好凑合,不是吃面包就是吃现饭;只有晚餐需要规规矩矩地弄一顿,那也是女儿掌勺。因此,她的闲暇时间很多。她又是个闲不住而且爱热闹的人,女儿女婿一上班孙子一上幼儿园,她坐在家里就觉得有点度日如年。真没想到,街坊们说的美国的神仙日子,结果竟是这样!她开始怀念在国内与街坊邻里和睦相处谈笑风生的生活了。但眼前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不能才来几天就要求回国。她只能期盼在女儿的住宅区里找到中国老乡,尤其是找到中国老人,好谈谈家常。可女儿说他们这个宅区没有中国人。没办法,她只好在家呆不住时又到外面去转悠,尽管一个人转悠也很寂寞,但比孤独地坐在家里好。

2

女儿女婿这个H宅区的南面,有一溜树林。树林中间有一条小路延伸进去。美国人口少,住得也松散,加之出门就坐小汽车,路上很少能看见行人,上班时节就更是如此。不过,早晚也可以看见有人跑步、散步。老美不论是跑步还是散步,都喜欢往那林中小路上钻。这天,章婆也跟着钻进了那条小路。
这片树林不深,只走了五六十米便出现了一片空地。空地纵横有两三里,满眼是裸露的岩石,间或有一些稀疏的茅草和树丛,有的岩顶上建有休闲亭。沿着石间小路走一两里,便又出现了一片树林。这树林也只五六十米深,尽头也是一处住宅区。住宅和树林之间,有一大片绿草坪,上面有年轻人在踢足球。足球场的两端,还有几个水泥篮球场,也是一些年轻人在争抢,仔细一看,那些小青年大多是黄皮肤,而且在吼中国话。章婆忽然明白,这里是中国留学生聚居的地方。前天女儿曾对她说过,说是他们宅区的南边有一个研究生公寓区,差不多有一半是中国留学生在租住,有三四百人。那些留学生都是读硕士博士的,大多数结了婚有了孩子,有不少中国老人在那里帮着带孩子。还说她准备打听一下,若有北大校友的父母在那,就带她去串串门。她原以为研究生公寓区蛮远,没想到穿小路只两三里。见到了中国青年,她便更想见到中国老人。她于是沿着公寓区外围的道路寻找起来。
转到公寓的另一边,竟发现公寓与树林间的空地上,有一溜菜地,连绵着有里把路长。地垅上,栽有辣椒、茄子、西红柿等菜苗,有的好像才栽下,有的则有尺把高了;有的地垅还用树枝扎有棚架,黄瓜藤、豆藤在往上爬。突然,她发现不远处有一位黄皮肤的老头在菜地薅草,虽然女儿曾说过美国的黄种人不一定就是华人,很可能是日本南韩泰国等其它亚洲国家的人,她心中还是情不自禁地一喜,急忙赶上前去客气地说:“老爹,薅草呀!”老头回头看看,扶了扶眼镜说:“薅草。”果然是中国人,标准的普通话;他盯视一下章婆又问,“你是才来的吧?”章婆说:“来十多天了。”老头又问:“您贵姓?”章婆说:“小姓一个章字,立早章。”又反问,“你贵姓呢?”眼镜老谦逊地说:“敝姓胡。”“他是高级工程师,我们都喊他胡工。”突然在章婆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回头一看,是一位胖婆婆拿着小铲走过来了,看样子也是来侍弄菜地的。胡工指着胖婆婆介绍说:“她姓朱,朱婆。”章婆向朱婆点头一笑,又问胡工:“你们这里怎么能种菜呢?。胡工说:“这是学校做的一件好事。我们这些老爷爷老奶奶来美国探亲,一般要呆半年,有的还要呆一年。有的人有孙娃带,日子还好混一点,有的人还没孙娃,或是孙娃已经上幼儿园上学了,自己就只能闲着……”“就是有孙娃带的,”朱婆抢着补充说,“如果是俩老同来,带一个娃,空闲时间也很多。这人一闲着,就有点难受。”这话说到了章婆的痛处,连忙插嘴说:”就是!”胡工又说:“老人来带孩子是帮学生解除后顾之忧,学校是欢迎的,也就很关心老人们的痛痒,所以把这溜空草地开垦成了菜地,让大家来租种。”章婆感慨地说:“看来这美国人并不都像我们小时候听说的美帝国主义。”朱婆说“就是。”胡工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敏感,便急忙岔开话题问章婆:“你是来带孙娃的吧?”章婆叹息一声说;“哪来孙娃带哟?孙娃上幼儿园了。要是有个孙娃带,这日子又好混一点哟!”胡工说:“那你也来租块菜地种嘛。”章婆说:“我倒是想种,可我出生在城市,没下过乡,不会种菜。”胡工说:“这不是问题。我们这里都是互帮互学的。本来,这些菜地,所有的学生,日本的,中东的,欧美的,包括美国学生自己,都可以来租种,但主要还是中国学生在租,大多是租给自己的父母种。可以说,菜地是中国老人大聚会的地方,在一起又种菜又说笑,可热闹呢。你还怕没有师傅!”朱婆补充说:“其实种菜很简单,种籽撒下去自己会生,生起后注意松土、除草、施肥、灭虫就行。在国内种菜,浇水是个大负担,”他指了指地旁那接着长长胶管的水龙头说,“这里把自来水管都接到菜地了,扭开龙头拿上胶管就可以浇,轻松得很。”章婆问:“这菜地怎么租呢?”胡工说:“到公寓居委会去,出20美元的租金,就可以分到一块像我们这样30来平方米的地。”章婆又问:“不住这里的人也可以在这里租菜地种吗?”朱婆问;“怎么,你不是中国留学生的家长啊?”章婆说:“是的,不是的,也算是的,我女婿女儿在这个学校教书,我们住在H区。”朱婆说:“那你只怕不能在这里租菜地。”章婆急了,说:“我女儿女婿也是这个学校的人嘛,怎么不能租?”胡工说:“你别急,只要你想种,这个好解决。我楼上住有一对中国留学生,没租地,叫他们帮你租一块那是举手之劳。”章婆忙说:“那太好了!你一定要请他们帮这个忙。你不知道,我们那个宅区,除了我们一家,再没有一个中国人。平时,我女儿女婿一上班,孙子一上幼儿园,我一个人呆在家里,真是度日如年。”朱婆问:“你一个人,你老头没来呀?”章婆说:“哪来老头哟?死八百年了!”朱婆对胡工说:老胡,你更应该同病相怜,帮她租块地!”章婆没弄懂这话的全部意思,一心只想弄到地,便赶紧叮嘱一句说:“我反正拜托你胡工了!我这就回去拿钱来。”一动脚,突然记起女儿给她零用的一把美元好像不足20,便又说,“我今天不来明天一定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