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捧哏”李大爷


□ 孟 静

  文艺界流行叫老师,但“李大爷”却是最贴合相声演员李文华性格的称谓,出身铁匠家庭的他从未抛弃劳动人民的质朴真诚,因为谦卑,没人能想起他有什么缺点。尽管1985年就因喉癌退出舞台,却依然能被人民忆起。
  80年代初是相声的黄金时代,姜昆曾回忆说:“相声那样火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那时文化上刚刚放开,相声是因为特定的环境而受到欢迎。”这种“不正常”是因为人们憋了太久,急须笑得出口。北京电视台做过改革开放30周年的相声回顾,那些画面模糊的录像带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观众嘴咧到露出扁桃腺,他们笑得那么舒畅、那么由衷,只要你告诉他下面这个节目是相声,他们已经做好全副笑的准备,就像今天看国产大片只为获得“笑场”优越感的心情一样。
  李大爷没有像马季、姜昆那样生在最好的年代。他13岁就当上了学徒,日常消遣就是去隆福寺听相声。解放前进入工厂做喷漆工,一个对健康损害很严重的工种。他不修边幅,外号“小济公”。50年代初也是热火朝天的日子,他是文艺积极分子,参加各种工会组织的活动,学文化、说快板、说相声。
  起初他是逗哏,有句话是“三分捧七分逗”,这是一句客气话。观众很难单独记住一个捧哏演员,除非作为一个组合。解放前捧逗演员的演出分成是二八开,甚至一九开。捧的方式有两种:以逗哏为主的叫一头沉,俩人斗嘴、分庭抗礼的是子母哏。冯巩和刘伟、牛群搭档时就属于后者,他的捧比对方的逗更突出。
  能够安心在“捧”的位置上,生活中一定是个温和、不计较的人。因为遇到爱表现的逗哏,性格活泼的捧哏会着急。李大爷就是这样的人,他主动换到了配角位置,1960年,在马季的帮助下,说服厂领导,调入广播说唱团,那时他已经36岁。
  过于安分的捧哏演员又会变成“电线杆子”,传承下来的这些段子里,捧哏有一些固定的套话:“嘿”、“啊”、“是”、“对”、“不错”、“好嘛”、“废话”、“没听说过”、“什么乱七八糟的”……李文华自己总结说:如果用得太多,就显得语言贫乏,从而也衬托不出逗哏来,以致使整个节目为之减色。对于一个捧哏,最重要的是分寸的把握,既不能像逗哏那样洒狗血,又不能事不关己,还要了解搭档,时不时地垫几句给劲的话,最最要紧的是,捧逗哏生活中要关系好,才能保证演出时不互相拆台,相声界的合作,比谈恋爱还难。
  后来优秀的捧哏,大多走的是李大爷的路子——蔫。像天津的杨少华是蔫坏,鼓捣小动作的鬼机灵;郭德纲的搭档于谦是蔫冷,常常一句话把逗哏噎得不轻。李文华是蔫善,他比姜昆大20多岁,又有一脸沟壑的慈祥,一般对手也不敢太狠挤兑他。本身姜昆就很活跃,柳活很多,唱歌、模仿老太太,这也是因为李文华给他的空间很大。
  李文华嗓子不好,文化水平也不高,但他很注意理论总结,克制包袱的低俗无意义。在《我与乘客》中,姜昆涮他是“孕妇”,指老头为孕妇,这包袱既不可笑又没价值,在李文华的建议下去掉了,但电台录音还保留着,李文华一直引以为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