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妻子的乳汁滋养了他


□ 李凯源

每天旭日初升和晚霞满天时,都有一对耄耋老人,相互搀扶着,在静谧的林阴小路上散步。老翁身材颀长,着一身合体的休闲西装,右腿微跛,拄一支香妃竹的手杖,白净的脸上戴一副玳瑁框的近视眼镜,银发梳理得一丝不乱,显示出高雅的学者风度。老媪则身材矮小粗壮,穿着随便,灰发稀疏,皱纹满面。两位老人漫步缓行,窃窃私语,说到兴致时,相互对视,眼中进发出温馨甜美的光泽,老翁莞尔颔首,老媪则爽朗大笑,俯仰拍手。两人文化气质迥异,却是亲密无间的欢乐伴侣。
丈夫家在北方农村,是方圆百里的首富,解放前在北京上大学。父亲病重时;电报催其回家完婚。女方是他家一位长工的女儿。当年这位长工曾用生命救了他们一家人,保护了财产。为报答长工的救命护财之恩,就收养他的女儿为童养媳。他从小受旧礼教传统熏陶,谨遵父命,与毫无感情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少女成婚合房。此时解放战争势如破竹,他出走投奔解放军,随军进城。从此,与家中失去联系。后来打听到,“土改”时他家被划为地主,土地家产分光,扫地出门,父亲在批斗中去世。他年轻的妻子带着多病的母亲和未见过面的儿子,住在一间茅草房里,一个人担起赡养老人、抚育孩子的重担。为了与地主家庭划清界限,他不敢往家里汇钱;多次想与妻子离婚,又因为她家三代贫农,怕影响个人仕途。就这样孤身一人在美女如云的文化界,徘徊在两难选择中,精神压抑地勉强度日。六十年代初期,天灾人祸,不少人饿死,他母亲难逃此劫,撒手人寰。妻子无依无靠,就带孩子到城市来投奔他。他这时已提拔为副厅级的文化处长,在政治形势扑朔迷离的时候,绝不敢做出抛妻弃子的举动,于是在城里租了一套平房小院,安顿妻儿住下。起初,每月发工资后回家一次送钱。后来,工作压力越来越大,就每天回家,在那并不舒畅的港湾中躲避风雨。
他女儿出世一个月,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作为文化部门的负责人,他首当其冲被当做走资派批斗。每天拖着被“坐飞机”、殴打得头破血流的疲惫身躯回家时,妻子把本该坐月子吃的红糖小米粥、煮鸡蛋端在他面前。饭后,烧热水为他擦拭身体、洗脚,说些宽心话,让他睡觉。残酷斗争的“红八月”到来时,他家的小院糊满了大字报,连窗户都封死了。一天,来了一批“红卫兵”,给丈夫剪了个阴阳头,戴上纸糊的高帽子,胸前挂上“漏划地主、反革命分子狗某某”的大牌子,拖到汽车上游街示众,从此杳无音讯。第二天,一批戴红箍的造返派来抄家,进屋就连砸带抢。这位纯朴善良、性格刚烈的妇女,被激怒了,如同爆发的火山,喷出烈焰。她跑进。厨房抄起一把菜刀,把大门挡住。左手从口袋里掏出户口本,右手举着菜刀,嘶哑着大声狂吼:“俺是三代贫农!他是走资派,可以烧他的书,抄他的东西。你们谁敢动乙下俺和孩子的东西就是反攻倒算,就是还乡团!俺杀死坏蛋是为民除害!”她的话产生了极大的震慑力,顿时静了下来。她知道文艺界的造反派苦出身的不多,就借势扬威,用刀指着一个细皮嫩肉的女人间:“你报一报,你是啥出身!”这个女人后退了。她又用刀逐个指着说:你,你,你!这帮人被她强悍的举动震住了。一个头头看这种拼命的阵势不对,招呼一声:咱们走,过几天再跟这个泼妇算账。造反派走后,她也吓得瘫坐在地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