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塔


□ 俞梁波

  小莲从小就跟祖父生活在一起。祖父始终看守着草塔的秘密。小莲朦朦胧胧地意识到,这个神秘的草塔与她的命运有着某种联系。祖父死后,小莲意外地点燃了草塔。如烟似雾的叙述,更增添了故事的神秘色彩。
  
  明天,小莲就要跟随叔叔去木城了。
  小莲在丰水河边坐了很久,她的思绪就像长了翅膀,在河的上空盘旋。祖父就葬在后山,坟边是一棵枝繁叶茂的樟树,樟树叶散发着一股幽幽清香,好像整座后山都弥漫着清香。她昨晚像个木头人似的站在那儿,不知名的鸟一阵阵地从林间掠过,夜风就像幽灵一样在草丛中跳来跳去。她看着天上的月亮,一动不动,好像就是以前的任何一个夜晚,祖父像以前一样在她几步远的地方吸着烟,他的胡须就像遍地的青草似的无边无际地长着。她爱祖父。
  叔叔住在离草塔很远的地方,那里也只有一幢房子。在小莲的印象中,叔叔是个陌生人,几年了,叔叔都没有来过草塔。祖父死的前一天,突然对小莲说,把你叔叔找来。小莲走了很远的路,流了很多的汗,然后找到了那幢房子,叔叔正在门槛上坐着,他寂寞地看着日落。小莲把祖父的话原原本本地传给了叔叔。叔叔像醒来似的站了起来,他脸上居然像花儿盛开一样灿烂。
  在黑暗的旧房子里,叔叔不停地从水缸里舀水,他喝了很多的水,仿佛他是一头牛。小莲闻到了一股阴森的气息,就在旧房子里飘来飘去,她慌忙站到了门口。叔叔终于喝饱了,他拍着鼓胀的肚皮,然后把门一带,跟小莲走了。
  一路上,小莲发现叔叔气喘得很急,身体就像一只冬眠的老鼠,又矮又胖。但是他的脸上很快乐,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他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小莲身后。
  在草塔前,叔叔站住了,好像遇见了怪兽似的,他全身都在发抖,气也不再喘了。他闭上了眼睛,就像一个瞎子一样双手在摸索着。后来,他摸到了草塔旁的一棵小杏树。他紧紧地抱住杏树,就像抱住了一根粗大的柱子似的。他睁开眼睛,像个傻子一样仰望着高耸的草塔,泪水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
  小莲也静静地站在房子门口,她在等待叔叔。门随风吱呀吱呀响着,祖父微弱的呻吟声正一阵一阵地传出来,她焦急极了,她不明白叔叔为何要跪在草塔前。
  叔叔就这样跪着,头一直碰着地,杏树叶在他的耳旁移来跳去的。他始终没有进房子,好像草塔就是房子。
  小莲进了屋,她附在祖父耳边轻声地说:叔叔来了,跪在草塔下。
  祖父从床上挣扎起来,茫然地望着门,晃动的门就像一团雾似的裹住了他的视线。祖父喘着气,一只手无力地抓着空气,浑浊的泪水掉在了被褥上。祖父说,我就要死了。
  小莲慌忙地呼唤叔叔。
  叔叔一直跪着,他的影子已经不见了。在昏暗的天色中,他好像成了另一个草塔。
  小莲开始害怕起来,她感觉叔叔已经死了,他比祖父先一步死了。祖父就要死了。她陪在祖父身边,一只手理着祖父杂乱的胡须。祖父像个孩子一样静静地躺着。小莲把灯点亮了,这时,她听到了遥远的村子里的狗叫声。一个漫长的夜晚开始了。
  祖父一直不肯闭上眼睛,他定定地看着屋顶,上面的几根木梁因长年烟熏,变成跟夜一样的颜色,墙壁也是如此,闪动着夜的诡秘的阴影。小莲把灯拨亮了一点,她倾听着灯芯微弱而动听的声响,声响仿佛掉进了喇叭里,越来越响……地面在震动,屋顶在摇晃,祖父正在上升,他越过了她的头顶,变成了一缕细烟从瓦缝间游出去了。她慌忙把灯吹灭了。
  小莲坐在了门槛上,看到叔叔已经不见了,消失得干干净净。杏树叶在地上自由地走动,丰水河中传来游鱼的响动。草塔依旧清晰地高耸着,在夜色中像一座纪念碑。小莲像呼唤叔叔的灵魂一般轻轻地叫:叔叔。草塔一阵摇晃。小莲看到了爬在草塔上的叔叔,他像是被小莲的一声呼唤吓着了,他的两只脚像被人吊了起来,左一晃,右一荡的。叔叔在挣扎。叔叔是个怪兽。
  小莲仰望着叔叔,她想叔叔马上会掉下来的,摔得粉碎。祖父说过,草塔只喜欢它喜欢的人,叔叔是个陌生人,草塔不会对他客气的。小莲心里大声地说:叔叔,你快下来,快下来呀。然而叔叔像驾驭一匹马似的驾驭草塔,草塔的摇晃持续了很久,把夜也摇碎了。小莲转而望着高远的天空,天空洁净得像不是天空了,一团远处飘过来的云正在变化着,一会儿像一只狗,一会儿像祖父长长的伸来伸去的胡须。
  小莲在草塔前坐了下来。
  草塔每年都在升高。她六岁那年的夏天,祖父在丰水河边洗净了身上的血,然后站在房子前望着房子。他一直望了很久。傍晚,祖父开始堆了,那都是些晒干的稻草,散发着一股稻子的气息,它们原先像睡着的人一样胡乱躺着。祖父把它们拎了起来,抖了抖,它们就变得挺直了。祖父一层一层地把它们压了上去。在烈日下,草包越来越高,越来越大,气息也越来越浓郁。小莲始终觉得,那股气息就像祖父放在床下的木箱,神秘而特别。祖父从来就没有打开过那只箱子,好像他根本就没看到箱子,好像箱子本来就没有似的。在小莲的寂寞童年中,箱子就像一个游戏一样引诱着她的好奇,可是,她不敢靠近,更不敢打开箱子,那把巨大的锁把箱子管得紧紧的。到小莲十岁的时候,草塔已经很高了,已经越过屋顶了,可是祖父还是用竹梯子堆着草塔。小莲有时候望着天空中的祖父,心想祖父就像一只老鹰。草塔有一天会堆到天上去的,会把太阳月亮星星它们都挡住的。今年小莲十二岁了,她已经知道无论祖父怎样堆,草塔永远也无法把太阳月亮星星挡住,草塔只是草塔。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