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四题


□ 王春玲

  老乞丐的中华烟
  那个老乞丐确实是死了。我开始清理他留在门外的行李。破黄大衣、拆成片的纸箱子、还算干净的塑料杯,我心底甚至期盼着能有点什么意外的发现。突然,从破报纸里抖出一条中华烟!老乞丐的中华烟对我并不陌生,可现在我的心里却不再有鄙夷和不屑。
  秋天的时候,为了上班方便我在市郊租了一幢二层小楼,可还没享受够清幽的环境,不愉快的事就发生了——因为一个人不请自来。确切地说是一个流浪的老乞丐寄居在了门外的墙根下。可是我租的是房子,没有连门外的地方一并租下呀,我只好把不快埋在了心里。夜半时偶尔会听到他不经意的咳嗽,晚归时常常看到他在昏黄的路灯下吞云吐雾,我心里就生出更多的鄙夷:都混到这份了,还戒不了烟!
  说实话,老乞丐是个很有礼貌的人,每次见了我都会很热情地打招呼,有时候还会帮周围人一点小忙,顺路提个垃圾袋或扫扫门口的地什么的。一来二去,路边小饭店的人也和他熟识了,就招呼他进去吃些剩饭菜,甚至还常有人给他根廉价的烟抽。老乞丐从来不多讨吃,只要有一点吃过就够了,人家再给他钱也好给他饭也罢,他都不会再要了!但是老乞丐的烟瘾很大,别人给他烟是从不拒绝的。天渐渐冷了,门外的老乞丐让我的心隐隐作痛:那么大年纪的一个人了还在外面讨饭吃,一定有无法言说的心酸事!也许他没有儿女,也许他有儿女但很不孝顺,也许他的家乡遭受了天灾……我想到了一切可能导致一个老人出门讨饭的理由。那一瞬间,我抑制不住心中对他的同情,急切地想送给他一床厚被子。可是在门口见到的一幕却使我改变了主意:老乞丐正和另一个流浪汉抽着烟,抽完后另一个乞丐起身要回他落脚的地方去,老乞丐说:“等一下,带包香烟去!烟瘾来了可不是一件舒服事!”说完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零散的香烟来,但他在递出去前,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拿起身边的破布包,取出一条香烟分出一半来递给那个流浪汉。路灯虽然昏暗,但我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香烟的牌子——“中华”!那一包烟相当于我一天的工资啊!那些小饭馆的老板或厨师们给他的香烟,都只是一些五六块一包的便宜烟,他的中华香烟是哪儿来的呢?而且是整条的。讨的?不可能!难道是偷的?抢的?骗的?我无从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想到了那些形形色色的骗子,便愈发厌恶他,每次都很冷淡地回应他的笑脸。大约是一周后吧,我下了班急匆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令人惊心的一幕发生了:一只白白的小狗呆立在马路中间,茫然不知所措,一辆大卡车直向小狗奔来,就在那一瞬间,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路边迅速跑过去一脚踢开小狗,而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汽车撞上了他,那个熟悉的身影倒在了地上,我仔细看去,没错,是那个老乞丐!
  我赶过去扶着老乞丐的脑袋,不让他口中的血水塞住气管,同时连忙打电话叫救护车,老乞丐张开嘴呻吟着对我说:“假如……我死了……记得告诉他……我不是饿死的!”很快救护车来了,大家七手八脚地帮忙把老乞丐抬上车,在关上车门的时候,老乞丐费力地抬起头来对我说:“我不是……饿死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