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关大街的动物们


张爽

  1

  羊当然见过马。黑色的马,黄色的马,红色的马,或黑黄色的马,黄红色的马,灰白色的马。但他确实没见过白色的马,那种纯白色的马,有着一尘不染的漂亮的毛,像一道光,一道闪电……他确实没见过。他记得小时候见到过的马的样子,很温顺,静静地站在马栏里,吃草,或站着睡觉。马总是站着睡觉。那些马的样子安恬,让人禁不住想靠过去,摸摸那些黑的黄的红的或灰的毛,禁不住把脸贴到那些柔顺的毛上去,闭上眼睛,享受一下。

  小时的马主要用来拉车。马拉车的样子也好看,拉车的马一般是三匹或四匹,前面两匹或三匹马,身上挂着拉车的绳子,上坡时总是很吃力的样子,这样的马,个头一般比较小,但四蹄张开的样子很见力度,中间的那匹相对要高大威猛一些,那是驾辕的马。驾辕的马总是四平八稳,不急不慌。是个沉稳的角色。多陡的坡,多险的弯,前面拉车的马蹄子多么慌乱,只要驾辕的马稳住,坐马车的人就踏实。那样的马,想想,就让人心生敬重。

  羊还见过最忧伤的马。栏里只有两匹马,一匹老马,一匹小马。老马哀哀的,病得很重,就要死了。很多入围着它看。都知道它将不久于世。老马颤颤的,站都快站不稳了,马眼里的光也和将亡人的目光相类,浑浊、滞重、哀伤。羊看会儿老马,又看会儿小马。他吃惊地发现,小马清澈的马眼里都是泪水。它们充盈着,闪动着,不一会儿,那些眼泪就成串成串地下来了。小马哀伤的样子真是伤心极了。有人告诉羊,那匹将死的老马是小马的妈妈。羊吃惊的是,马居然也和人一样有这么充沛的情感,有这么恣肆的泪水。 马,马儿……啊!羊心底惊呼起来,自己的泪水也汹汹地出来了。

  2

  羊有多久没见过马了?

  西关的大街上,多的是汽车和自行车。上下班时 ,段,街上仿佛世界末日一般,惶惶的,乱乱的,搅成一锅粥的模样。那些钢铁也是会动的“动物”,却全然没有一点动物界的秩序,更不见一点情感。它们在羊的眼里就是一个字:乱!

  羊还是会想起记忆中的马来。记忆中的马也有不守规矩的,但相当稀少,羊七八岁的时候,见过一匹受惊的马,它从一条弯道上如裹挟着雷电的泥石流一样轰轰而来。弯道一边是高高的坝坎,一边是茂密的庄稼地。羊小时候的耳朵特别地灵敏,他第—个听到了轰隆隆的马蹄声从高处冲过来,立刻意识到有一匹马受惊了。羊心中呐喊着,也惊惧着,羊的前面有一个叫二迷糊的半傻的孩子。羊不知道他怎么和二迷糊走在一起了。马蹄声越来越近,二迷糊分明也听到了。二迷糊歪头听着那声音,越发呆了,长长的涎水从嘴角扯下,在下午的日光中,一闪一闪地泛着光泽,像是织在庄稼地里的蛛网。

  那匹马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晃过了弯道,在羊的眼里如寒光一闪的刀子。羊几乎是在下意识中完成了他的英雄壮举,他把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的二迷糊使劲推向旁边的玉米地,因为惯性,他也跟着二迷糊倒了下去,而惊马的马蹄几乎是蹭着羊的身子踏过去的。羊有短暂的一刻失去了意识,以为自己被马践踏死了。等他惊醒时,耳朵里只是马冲过去的呼呼的风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