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盘旋在藏北上空的鹰


□ 王宗仁

生活中的一些美即使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之外,也足以振撼我们的灵魂。
我要说的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藏族阿妈。
活在大千世界上,人的身躯永远无法支撑哪一方云朵。因为你不能预测那云会拧下多少吨雨水!
当年因为我的浮躁、狂傲以及狭隘,使我不能理解那位藏族阿妈的行为,留下了终生的遗憾。30年来,我常常抱怨自己,可是再也无法当面请她饶恕了。
我怎么也忘不了那具兵尸,那位搬走兵尸的身子佝偻的老阿妈。
那是我当兵后第一次进藏路上发生的事……
那个暮冬的午后,我有三个没有想到。一是没有想到我们的汽车会在桃儿九山上抛锚;二是没有想到会冷不丁地碰上一个战友的尸体;三是没有想到藏族阿妈会用牦牛驮走尸体。
当时,我是第一次驾驶汽车去西藏亚东执勤。藏北草原的辽阔、荒芜使我这个新兵大开眼界。从唐古拉山下的安多买马出发,车子不紧不慢地已经跑了半天,还没碰上过一个人。偶尔有一只藏羚羊或野驴从车窗玻璃前逃窜而过,会使人觉得仿佛到了另外一个国度。那些脸色岩石般的牧人,没有任何表情地站在路边的草坎上望我们,我真的有一种恐怖感。我手把方向盘,心里总是很矛盾,希望快一点走出这令人胆颤心惊的藏北,却又担心车速快了万一遇到什么紧急情况来不及刹车而发生意外。一个初次驾车进藏的新手行驶在世界屋脊上,确实是一种在薄冰上走路的惊恐万状的心情。
西藏的路呀,为什么这样神秘、恐惧?
世界上的许多事往往叫人大惑不解:越是怕鬼偏偏就会遇上鬼。大约是下午四点来钟,我们的车子莫名其妙地在桃儿九山上抛锚,变速箱裂缝。这种故障无法就地排除,只有等救急车来抢救了。
我和助手昝义成,还有一位乘车人——从内地探亲归队进藏的大校,三人像丢了魂一样在山腰急得团团转。我们心焦的当然是怎么把车早些修好。但是更叫人不安的是荒山郊野我们今晚怎么挨过?谁会想到,我们为车抛锚而焦急的心情很快就转移了,昝义成在车前的雪地上发现了一具尸体。
我记得很清楚,昝的那一声惊异的怪叫几乎把我的肉和骨头都吓得快脱开了。他像被杀猪刀戳了心包一样尖利地叫了一声:
“唉呀,不好!有人!”
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回问了一句:“遇见什么人了让你这么大呼小叫?”
“死人!”
于是,我和大校就看见了那具尸体。
我们很快就判断出是个兵尸,死者的军衣军裤已经被扒掉撂在一边,衣服上凝固了的血迹呈紫黑色。他没带武器,眼珠已经被挖掉,只剩两个深深的黑洞,身上有刀砍的数道伤痕。雪地上那凌乱的、密密的脚印告诉人们,他是在经过最后的挣扎死去的。
我们围着尸体转了几圈,察看着。
昝义成把那件军衣捡起给死者盖在身上。他说:“他很可能是被一伙叛匪下了枪,害死在这里的。”
大校感叹地说:“这一带很不安宁。寡不敌众,他败下来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