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以割舍的爱好


□ 朱增泉


坚持业余写作,是我唯一的,也是难以割舍的爱好。支撑着我的写作、并贯穿在我作品里的,大致有三个基本要素:平民心态、历史情结和现实情怀。经常有人问我,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是什么心态在支撑着你的业余写作?我直言相告:“平民心态”。如果我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是多么大的一个“官”,心里总是放不下自己是个多么大的一个“官”,我就不必再写了,不会再写了。即使写,也只能做出些“官样文章”来,真性情往往就没有了。我对士兵,对老百姓,对朋友,从来不摆什么“官架子”。自从我在连队当基层干部,一直当到将军,我与士兵们的心一直是相通的。我过去在作战部队工作的时候,每次到连队去,往士兵堆里盘腿一坐,士兵们什么话都对我说。我是在老山前线开始学习写诗的。我那时写的都是反映前线官兵战斗生活的诗,不做作,有真情,所以年轻官兵们都喜欢我的诗。诗歌无论怎么发展变化,真正能够打动人的,还是真情。诗中最怕没有“自己”。最近这几年,我主要写散文。我写散文,水平高下且不说,我总是先将自己的心态放平,努力写出些真情来。如果用居高临下的心态去写,可能会是另一种模样。普天之下,-切文学作品,贵在“情真意切”,否则不会有多少读者,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
所谓历史情怀,主要是说,在我的散文作品里,写历史题材的东西比较多。我对历史题材感兴趣,并不是因为我精通历史的缘故。恰恰相反,正因为我的历史知识太少,历史对我才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我每到一个地方,只要碰到同某段历史有关的事物,我就会被深深吸引住,有一种强烈的好奇心要去了解它,了解之后就想说点什么,有感而发。我关于西部的许多历史散文,都是这样写出来的。我现在也在尝试,想逐渐把目光转移到现实生活中来。
眼下有一种说法,认为写“事”与写“知识”是散文之“大敌”。毫无疑问,论者看出了当下散文创作中的一个弊端。同样毫无疑问,散文作品当以写“情”者为上品。但我同时也认为,任何一种道理都不宜把它说得过于绝对化。写“事”能写出新见地,写“知识”能写出新意来,也是新时期散文的题中应有之义,不宜绝对排斥的。经验已经告诉人们,纯粹“向内”写“情”的散文,若是走到极端,写成“滥情”,也是令人厌倦的。两者都不宜走极端。何况抒情有各种方法。在散文创作实践中,“寄情山水”,“一草一木总关情”,写“情”与写“事”、写“知识”(尤其是许多“历史知识”),其实也是极难分割清楚的。新时期“大散文”的最大功绩在于:一是突破了僵化模式,二是在内容上包容并蓄。包容乃大,这一条尤其不能“反”掉。散文创作有必要讨论、改进、提高,但不能走回头路。
所谓现实情怀,主要是由于我的身份和经历,决定了我不可能走纯粹"“个人化写作”的路子。对于国家、民族、民生、时政等等问题,我常常会觉得有话要说。我有时会大声疾呼,有时又会嫉恶如仇。这在我早期的诗歌作品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和强烈。那时,有的评论家在谈到我的诗歌创作时曾说:“十年来,中国社会的艰难变革和中国人的酸甜苦辣、悲喜交加、峰回路转,都回响在他的诗中。”在我的散文作品中,这一点也是显而易见的。现在,随着年龄增长,心态已经趋向平和,虽然有时仍会觉得不吐不快,但我的诗歌和散文总体上都已趋向平实。
我坚持业余写作,受到的制约因素较多,诸如身份的制约、时间的制约、知识的制约,等等。由于我军职在身,职责在肩,可供我业余写作的时间毕竟有限。所以,我每次写东西都在赶时间,只想赶快把它写完,出手的东西往往比较粗糙。回过头去看,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有那么几篇,但不少作品我自己也并不满意。我有一个习惯,每次拿到一本刊登我作品的杂忐,往往不等看完,就会拿起笔来修改。为此经常后悔:当初为何将稿子那么草率地寄走呢?诗歌界、散文界的朋友们经常热情邀请我参加一些活动,我都不便参加,因而很少有机会能在写作上与别人作些交流。知识的欠缺,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弥补的。有了这些制约,我在写作上难有大的突破。对我来说,坚持业余写作本身是最为重要的。
现在好了,我已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除了全国政协那里还有一些事情,读书、写作的时间是比过去充裕了。但我需要有一段时间来调整自己。在这个调整期内,估计不会写得太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