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澳行


  我生长于川北,睁眼便可看见山丘,大山束缚了纵横捭阖的想象。大海之于我,如同梦境仙界。上小学时,“波涛浩淼”、“波澜壮阔”等词语令我一头雾水,更迷惑于大海怎么可以“一眼望不到边”呢?

  我想象中的香港,无论置身何处,举目即为海涛茫茫,湛蓝的海水波光潋滟。海腥味随风飘散,船帆点点,渔歌荡漾……在香港滞留经年,许多时候我拥挤在尖沙嘴狭窄的街面上。楼宇店铺密密麻麻,人影车辆密密麻麻,人声马达声密密麻麻,除了密密麻麻还是密密麻麻。地铁从海底隧道穿行,大海被许多“密密麻麻”屏蔽或切割,支离破碎。对于这座海岛城市来说,能痛痛快快看见“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并非轻易而举。坐在巴士里所见的大海,已被林立的楼宇围困成斑斑点点,似潭,因遭受油污,早已花颜失色,宛若死水。即或站在尖沙嘴富丽堂皇的码头,依然找不到大海忧郁、深沉的蓝色。

  那日登临长洲,有幸一睹香港作为海岛城市的庐山真面。我武断地认为,长洲应该是香港最后的渔村记忆。一些香港朋友说,大澳的渔村记忆更为本色。因为那里有最为朴拙的渔民居所——棚屋,还有倾倒了无数中外游客的海滨日落。倘若有幸有缘,犹可看见白海豚精灵般嬉戏于碧波之间。  

  

一  

  在东涌,一坐上飞越大屿山的缆车,香港便褪尽了浮华。缆车缓缓而行,“天堑变通途”。林立的楼宇消隐了,蒸腾的市声寂灭了,窒息的拥挤舒畅了……

  大海,倏然辽阔。我终于明白,何谓“一眼望不到边”。极目四望,尽是深沉的蓝波。远远近近的岛屿,素面朝天,流露出裸浴少女般的娇羞。沐浴过数日暴雨的天空,艳阳高悬。怒放的白云,婀娜的倒影,点染于万顷碧波之上。海天交接之处,紫霞蒸腾——那是传说中的紫霞!我曾经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想象过,也曾在周星驰的影片中神思过。

  高高的大屿山山巅,云雾似白纱飘拂,山和天就这样融为一体。海风飒飒,轻描出“风起云涌”的气势;山风徐徐,淡写出“云卷云舒”的意境。晶莹的小溪,玲珑的瀑布,于大山的褶皱间低吟浅唱……

  缆车里的我们,竭力从四面八方远眺近观仰望俯瞰,只能频频发出“太棒了”、“太美了”的惊叹。猫猫、狗狗和马马三位美女端着专业相机,颇为专业地狂拍。帅哥七七,静若处子,脸上始终挂着安静的笑容。事实上,这并不狭窄的缆车里拥挤着每个人没遮没拦的笑容。也许,只有尖叫才能表达感官的震撼。兴许是大家都过了而立之年的缘故,好像没有谁忘情尖叫。淑女马马不可能尖叫,平和、恬然的猫猫不可能尖叫,安静得”楚楚堪怜”(狗狗语)的七七不可能尖叫。最有可能尖叫的狗狗,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狗狗,嘻嘻哈哈但写诗却忧伤至骨髓的狗狗,似乎忘记了尖叫。从不曾“年少轻狂”的我,自然再一次压抑了尖叫的欲望。

  非常遗憾,四十分钟的行程,我们只能与大屿山眉来眼去,擦肩而过。高远、悠长的缆绳,如同分离牛郎织女的天河。收容我们的缆车,形若洪水之后的方舟。荡漾于这山与海做成的襁褓里,我仍觉有丝丝悲凉。大屿山旷世的美丽和肃穆,我们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们无法张开双臂与其忘情拥抱,更无缘感受其仙界般的风骨,甚至嗅不到其慰灵安魂的一丝鼻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